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 > 第一百零二章 如果我能活下来
    平头男见面瘫哥走了过来,神色不禁一凝,程大武和程小武都被打倒了,平头男当然知道这里面有高手,现在我让面瘫哥出手,平头男一下就猜到了面瘫哥肯定是高手,立刻,他就对着面瘫哥威胁道:“你别过来,不然我不客气了。”说着,他再次用刀狠狠抵着王诗琪的脖子,他的眼里,也满是狠戾。

    面瘫哥不认识王诗琪,但他知道,这是我在乎的人,于是,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我,他在征求我的意见。

    我看了看王诗琪,她此刻也正在看着我,她的眼神充斥着坚定,显然,她已经做出了豁出去的准备,我对着她,点了下头。随即,我就对面瘫哥沉声道:“尽管动手。”我不是不在乎王诗琪的命,只是我认定,平头男会更在乎周昊的命,他不可能让周昊有什么闪失,所以我只能无情地赌一把。

    听了我的话,面瘫哥没有再客气,他快速地闪到了平头男的身前,二话不说,就对着平头男一拳打了过去。

    平头男没有躲避,而是用王诗琪做挡箭牌,他一把就将王诗琪拉到了自己的身前。

    面瘫哥出击的拳头,硬生生止住了,不过,他没停留,转瞬间,他又换了个地方,对平头男再次出手,可是,平头男又迅速拿王诗琪出来抵挡,接下来,面瘫哥出击几次,平头男就拿王诗琪当了几次。

    王诗琪被折腾的面色发白,面瘫哥也变得很无语了,他停下手来,对平头男说道:“你这样很没意思。”

    平头男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只将目光盯向了我,沉声说道:“赶紧放了周少,不然刀子无眼,我伤了这小姑娘可不好了。”

    这个平头男,显然是个聪明人,他一直拿王诗琪做挡箭牌,就是故意要让我担心王诗琪的安危,从而向他妥协。

    我很清楚,这就是一场博弈,我绝不能退,在平头男说完话后,我的目光倏然一凛,我不仅没有放了周昊,反而加大了手中的力道,我用弹簧刀死死顶住周昊的脖子,狠声道:“我数三声,你再不放了王诗琪,我就杀了周昊!”

    “三。”

    “二。”

    我一边说话,一边不停用刀挤压周昊的脖颈,周昊的脖子,都渗出了血迹,他的脸色都吓得惨白了,他浑身都开始哆嗦了。

    平头男见状,眼神也蓦然一变,他阅人不少,对于我这样一个小屁孩,他本来不在乎,但现在,他清清楚楚看到了我眼中的杀气,他的心都快跳了一拍,立刻,他就对着我大叫道:“不要!”周昊要是没命了,他罪就大了,他绝不能冒险。

    这一刻的平头男,注意力都在我身上,完全忽视了面瘫哥,面瘫哥就趁着这个机会,迅速闪到了平头男身边,对准平头男的脸部,一拳暴击了过去。

    这一拳,既快,又猛,还来得非常突然,平头男已然来不及用王诗琪做抵挡,他也不能真的杀了王诗琪,所以,他只能放开王诗琪,以最快的速度后退躲闪,这才堪堪避过了面瘫哥的雷霆一拳。

    平头男刚躲开,面瘫哥紧接着又追击而上,他冲到平头男面前,继续对着平头男暴击。

    这次,平头男没再退缩,他手持匕首,和面瘫哥对战了起来。这个人,也是一个练家子,他拿着一把匕首,杀伤力还是很大的,不过面瘫哥一点不慌,总是能巧妙避开刀刃的攻击,从容应对着。

    平头男的实力,或许比不过大小武联手,但相比大武小武单独一个人,平头男的实力还是要更加强悍一些,再加上他拿了匕首,更令他虎虎生威,他的动作招式速度敏捷度,都算很厉害了,只不过,他遇到了面瘫哥这样的对手。面瘫哥的实力,真不是一般人能看懂的,他有着完全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高强能力,即使大武小武双剑合璧,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平头男一个人,即使拿了武器,也完全斗不过面瘫哥,不到一分钟,他就被面瘫哥打倒在地了。

    平头男还想爬起来,但面瘫哥根本就没给他机会,在平头男正起身的时候,面瘫哥直接一掌劈在了平头男的后颈上,瞬间,平头男就晕了过去。

    全场的人,再次看呆了,面瘫哥一次次展现出了他不凡的一面,让人震撼至极,这个没有表情的面瘫哥,果然是一个奇人,他遇神杀神遇鬼杀鬼,所向无敌,似乎,真就没人是他的对手了。

    而周昊,他见到这一幕,眼底彻底暗淡了,他的双胞胎保镖倒了,他的恶狼团败了,现在就连他的保镖司机都倒下了,王诗琪也获得了自由,他唯一能要挟我的东西都没了,他完了。

    这一刻,周昊心如死灰。

    我的心情,和周昊正相反,看着面瘫哥救下了王诗琪,解决了平头男,我真的是狠狠松了口气,我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刚才我看起来很镇定很决然,但事实上,我心里充满了担心,也非常紧张,我很怕王诗琪有个三长两短,怕她出事,但所幸,我赌对了,在平头男眼中,周昊的命比王诗琪的命重要多了,他绝不会冒一命抵一命之险。

    稍稍缓了缓,我便开口,对着周昊不屑地说道:“这就是你的后手吗?”

    周昊败了,也可以说,一败涂地,他即使再不想承认,却也无法否认这个事实,他真是败给我了,他落到我手上了,这是最让他痛苦的事实。他顿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沙哑着声音,对我说道:“陈小天,你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你一定会死得很惨的。”周昊的语气阴森森,他再次对我发起了威胁和诅咒。

    我抓着他的头发,让他强行看着我,随即,我盯着他,目光凶狠,语气凌厉道:“都这样了,你还威胁我,你真的是无可救药。”

    说着,我猛地大喊了声:“拿袋子来!”

    立即,陆乐就拎着一个装棉被用的编织袋,朝我小跑了过来,这是我上课之前交代给他的事,本来陆乐还不知道我让他带个编织袋过来干嘛,但这一刻,他算是有点明白了。

    神色黯然的周昊,一见陆乐拿着编织袋过来,他的眼立马瞪大了,他有了一种很恐怖的预感,他的心都颤抖了起来,立刻,他就对我惶恐地问道:“陈小天,你想干嘛?”

    我冷冷一笑,说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话落,我捏紧刀柄,就朝着周昊的后脑勺,重重砸了一下。

    顿时,周昊便两眼冒金星,整个人软绵绵地瘫坐在了地上,不过他并没有晕过去,我再次用力砸了一下,他这才晕了过去。

    接着,我收起了弹簧刀,再把周昊塞进了编织袋里面。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人都有点变了脸色,眼神意味深长。

    而王诗琪,她更是脸色大变,她连忙跑到了我身前,对我焦急问道:“陈小天,你要对周昊做什么呀?”

    王诗琪的声音都有点颤了,她眼里更是充斥着担忧和恐惧,我爸死的那几天,王诗琪亲眼看到了我的痛苦,也见证了我的转变,她知道我心中存在着巨大的仇恨,为了报仇,我似乎会不顾一切。王诗琪也觉得,那么残忍杀死我爸的凶手,死一千遍一万遍都不为过,但她就怕我会为了这样一个仇人,搭上自己的性命啊,我一旦杀人,那就是犯下了死罪,所以她一直反对我私下报仇。而现在,我这个样子,真的就像要豁出去了,王诗琪觉得很害怕。

    我看着王诗琪,平静地说道:“做我必须要做的事。”

    一听这话,王诗琪更担心了,她理解我的痛和恨,但她怎么都不赞同我这么做,我把周昊弄进了编织袋,一看就是要搞出大事,她真怕我冲动。于是,她赶紧对我劝解道:“你不要做傻事啊,你以后的日子还长,你可不能犯罪啊!”说这话时,王诗琪几乎都要哭了。

    我知道,王诗琪一直在为我担心,她是真关心我,真对我好,就算是刚才,她因为我,差点没命了,她也没有丝毫怪我,她还在记挂我的安危,她就怕我出事。说实话,我感动王诗琪对我的好,可我也只能辜负她的好,杀父之仇,我必须得报。为了不让王诗琪太过担心,我对她随意敷衍了句:“放心,我有分寸。以后你保护好自己就行。”

    说完,我就把编织袋扛在了肩膀上,掠过王诗琪离开。

    王诗琪连忙转身看着我,她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再劝,因为她太清楚了,我根本不可能听她的劝,她只能盯着我的背影,满目伤悲。

    现场的其他人,都在默默地看着我,但大家都没说什么,今天这事,显然脱离了原先的轨道,这已经不是他们学生之间的小打小闹了,而是成了我和周昊之间的私人恩怨,他们管不了,也没法管。

    当我走到羽毛球馆大门口的时候,面瘫哥突然跟了上来,他也没说什么,就默默跟着我。

    我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带点歉意地说道:“你不用跟着我了。”

    面瘫哥面无表情地回道:“哦。”

    面瘫哥还是那副面瘫样,一点表情没有,但我看着他,心里却注入了各种情绪。说实话,这次为了报仇,我利用了很多人,让别人成为了我复仇的工具。对其他人,我可以不在乎,毕竟我和他们,本身就没什么瓜葛,但对面瘫哥,我却不得不动容,在大家都被周昊镇住的时候,是他站了出来,死死地护着我,也是他打倒了大武小武,力挽狂澜。没有他,我肯定就已经被周昊给废了,所以,面瘫哥等于是我的大恩人。

    而他帮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每天让他吃饱饭,只可惜,这个承诺,我似乎没办法实现了,为了报仇,我要成为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了。

    越想我越惭愧,心里五味杂陈,不自觉的,我手伸进了口袋,把我爸留下的遗产全部掏了出来,然后,我将这些钱递到了面瘫哥面前,凝重道:“这些钱,够你吃一阵子饭了。”

    面瘫哥没有接钱,而是对我说道:“我不要钱,你每天请我吃饭就可以。”

    他的头脑很简单,认定了一件事就是一件事,听他这么说,我更心酸了,我把钱强行塞进了他衣服的口袋,随即对他郑重说道:“谢谢你帮我,如果我这次我能活下来,我会请你吃一辈子饭。”说完,我才转身,大步离去。

    羽毛球馆离学校后门很近,我一出来,就直奔后门而去,这个时候,下午的课已经结束了,校园里到处都是走动的学生,我扛着编织袋,快速地走着,周昊也是有一百多斤的人,但我感觉这个编织袋一点都不重,相反,我还觉得很轻松,我的步伐一直很快。

    没多久,到了学校后门,我直接穿过后门,迅速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