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再见王诗琪
    离开了万弘大酒店,陈河生就来到了陵园墓地。

    在一块墓碑之前,陈河生久久矗立着,他看着那块碑,眼神幽深,又仿佛藏着惊涛骇浪般的情绪。

    对于陈河生来说,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谁值得他无条件信任了,唯一的一个,已经死了,长埋在地底下。

    时间无声流逝,太阳渐渐往西边沉去,陈河生的影子不停移动,但他的人,却始终一动不动。

    不知觉间,几个小时过去了,天彻底黑了下来,陈河生才转身,离开了墓地。

    之后,陈河生就在南江市的大街小巷悠悠地逛着,三年了,南江的变化也挺大的,有好些地方,都让陈河生觉得无比陌生,但终归,这个城市,还是能给他带来亲切的感觉,就连扑面而来的风,似乎都带着熟悉的味道。

    逛到了一处大学城外面的小吃街,闻着街边小摊贩飘来的各种小吃香味,陈河生肚子都不自觉叫了起来,他又饿了。

    摸了摸口袋,兜里只有买车票找的两块钱,看着这两块钱,陈河生都不由地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抬眼,扫视着这条长长的小吃街,发现有一家烧饼店,生意特别好,门外的队伍都排得跟长龙一样,立即,陈河生就站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排起了队。

    陈河生倒不是跟风,主要他身上只有两块钱,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最适合充饥的东西,就是烧饼了。

    排了几分钟,终于轮到陈河生了,他掏出两块钱,递给老板,说道:“买个烧饼。”

    店老板看着陈河生,冷漠道:“烧饼三块钱一个,五块钱两个。”

    陈河生惊道:“这么贵吗?以前不都是两块钱一个吗?”在陈河生的印象里,烧饼都是两块钱一个。

    店老板无语道:“这都什么年代了,现在都是这个价,你买不买?”

    陈河生无奈道:“两块钱能不能卖我一个?”这烧饼,闻着确实香,陈河生都嘴馋了,他很想尝一尝。

    店老板闻言,斩钉截铁地拒绝道:“不行。”他家的烧饼,非常抢手,别人都是排着长队买的,老板怎么可能还让人讨价还价。

    这个时候,陈河生身后还有许多人在排队等待着,大家都是来这买烧饼的,也都清楚烧饼的价钱,像陈河生这样的人,算是很少见的。排在他身后的那些人,都忍不住叫唤了起来:“还买不买啊,不买就让开啊,我还等着买呢!”

    “是啊,一块烧饼都买不起,有这么穷吗?“

    “没钱还想吃烧饼,脸皮真够厚的。”

    “快让开啊!”

    陈河生恋恋不舍地看了几眼店里的烧饼,然后便落魄地走开了。

    三年时间,物价都上涨了,两块钱,连个烧饼都买不了,陈河生都不知道能买什么吃了,就在陈河生迷茫的时候,他身边有个长相无比甜美的女生突然喊了句:“这烧饼也叫人间美味吗?小胖,你是不是故意逗我玩呢,害我排了这么长时间的队。”

    说完,甜美女孩就把手中的烧饼丢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她的身旁,一个肥嘟嘟,被称作小胖的女孩,边吃着手中的烧饼,边回道:“我觉得挺好吃的啊,不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排队呢。”

    甜美女孩无语道:“都是吃饱了撑的!”

    说完话,甜美女孩忽然愣住了,因为,她看到陈河生正在捡着她丢掉的烧饼,大口大口吃着。

    她震惊了,她哪里想得到,这年头,竟然还有人会捡垃圾桶里的东西吃。

    愣了一会儿,她就对着胖女生问道:“小胖,那人吃的是不是我刚才丢的烧饼?”

    胖女生木讷地点点头,回道:“好像是的。”

    甜美女孩轻叹了一声,随即她就从胖女生的手里,拿过了两块烧饼,然后,她走到陈河生的身边,把烧饼递过去,并说道:“大叔,吃这个吧,是干净的。”

    陈河生抬头看着甜美女孩,他心里都不由地一暖。

    这一生,陈河生经历坎坷,受尽了各种艰难和困苦,特别是这三年,他犹如活在了人间地狱,屎他都敢吃,所以捡别人不吃的东西吃,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但这女孩子还主动给自己干净的烧饼,这让陈河生都有些意外了。

    像甜美女孩这样,又漂亮,又热心肠的人,真的不多见,陈河生没有客气,接过了烧饼,并真心地说道:“谢谢!”

    甜美女孩露出了一个无比甜美的笑容,说道:“不客气。”说完,她就拉着胖女生一起离开了。

    胖女生买了四块烧饼,被甜美女孩拿走了两块,她带点不满地说道:“你怎么把我的烧饼给流浪汉啊,太浪费了。”

    甜美女孩嘟嘟嘴道:“看他挺可怜的,你也不用每天吃这么多呀,该减减肥了。”

    伴着说话的声音,她们两个,彻底消失在了陈河生的视线。

    陈河生津津有味地吃着手中的烧饼,两个烧饼,没一会儿就被他吃光了,他摸了摸肚子,满意地喃喃道:“真香!”

    ------

    次日,早上八点,甜美女孩从一个独栋小别墅里走了出来,一出门,她就看到,一个身穿军大衣的人,正站立在她家别墅的院内。

    甜美女孩一眼就认出了,这人,就是昨天在垃圾桶里捡她烧饼吃的流浪汉,她惊愕了,立刻,她就出声问道:“大叔,你怎么在这?”

    站在甜美女孩眼前的,正是陈河生。

    陈河生见到甜美女孩,也吃了一惊,他看着甜美女孩,反问道:“你是沈依诺?”

    甜美女孩点点头,说道:“对呀,你怎么知道?”甜美女孩,就是万弘集团董事长的亲生闺女,沈依诺!

    陈河生脸皮一向是很厚的,但此刻,当他知道甜美女孩就是沈裕景的女儿沈依诺时,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挠挠头,对着沈依诺说道:“我是你爸给你找的贴身保镖,我叫陈河生。”

    沈依诺大惊道:“不会吧?”

    陈河生纳闷道:“你爸没跟你说吗?”

    沈依诺解释道:“说是说了,可他说是给我请了一个高手做保镖,你最多就是我爸手底下的农民工,他怎么会请你?”沈依诺也知道人不可貌相,但关键是,陈河生这形象,实在有点太差了,再加上昨天,她可是亲眼看到陈河生在垃圾桶里捡她吃剩下的烧饼吃。

    陈河生瘪瘪嘴,淡定地说道:“你爸就是需要一个能保护你的人,我可以满足他的要求。”陈河生的话,还带着一股子的傲气。

    沈依诺明显不相信陈河生,但要上课了,她也不想和陈河生多耽误,她直接说了句:“我先去上课了。”说着,她就跑到自己的车边。

    可是,她的专职司机没在,她立马疑惑道:“我的司机呢?”

    陈河生按了下遥控车钥匙,淡淡说道:“辞了,我兼职做你的专职司机。”说着,他就径自坐上了驾驶位。

    沈依诺这下彻底无语了,她坐进了车里,对着陈河生不敢置信地问道:“大叔,你会开车吗?”

    陈河生微微一笑,道:“当然!”

    说完,他就发动车子,离开了沈依诺的别墅。

    坐在车里,沈依诺还是一副惶惶不安的样子,她忍不住又对陈河生说道:“你开车好像不太娴熟啊?”

    陈河生镇定道:“开过几次手动挡,没开过自动挡,不过你放心,多开开就会熟练的。”

    一听这话,沈依诺都吓坏了,她漂亮的一双眼都撑大了,立即,她就对着陈河生叫道:“大叔,你别吓我啊,等下我没被坏人杀死,被你给害死的!”

    陈河生悠悠道:“你尽管放心,有我在,你就不会出什么事。”

    说着,陈河生还踩了踩油门,加快了车速。

    沈依诺的心跳也跟着加速了,她紧张得身子都僵了,直到陈河生开到了大马路,车子平稳后,她才松了口气,顿了会,她又开口道:“大叔,请问你是怎么忽悠我爸,让他聘请你做我的保镖的?”

    陈河生回道:“我说我很能打。”

    沈依诺听到这话,都笑了,她笑着说道:“他这都信吗?我爸还真是老糊涂了。”

    接着,沈依诺又问道:“那我爸给你开了多少工资?”

    陈河生没有隐瞒,老实回道:“月薪十万!”

    沈依诺难以置信道:“哇,这么多呀?”

    陈河生坦然道:“还行吧!”

    沈依诺翘了翘小鼻子,说道:“大叔,这钱我们平分,我就不在我爸面前揭穿你,怎样?”

    对沈依诺来说,她爸给她请保镖,这完全就是没必要的,她都不担心那短信的威胁,觉得那就是恐吓,没人真敢杀自己,所以,她爸请个什么层次的保镖,她倒无所谓,但她不会就这么便宜了陈河生。

    听了沈依诺的话,陈河生都惊了,他不由地问道:“我赚点辛苦钱也不容易,你可是豪门千金,干嘛还要敲诈我呀?”

    沈依诺一本正经道:“我爸是有钱,可那又不是我的钱,我爸说孩子要穷养,每月给我的生活费,就是普通人的水准,根本就不够我用,所以,你就分我一半,我保证不去我爸那揭穿你,你也白赚五万一个月,这买卖不吃亏吧?”

    陈河生总算知道了沈依诺这个豪门大小姐,为何会吃烧饼,她的身上,也没半点娇生惯养的气息,原来,她是穷养出来的,她这样的人,不会让人讨厌,但对于她的意见,陈河生还是毫不犹豫拒绝道:“不行,这是你爸给我的工资,凭什么给你。”

    沈依诺不服道:“切,明天我就让我爸把你开除!”

    不知不觉,车子就开到了南江大学。一停下车,沈依诺就对陈河生说道:“我去上课了,你回去吧!”

    话落,沈依诺立马下了车。

    陈河生也不慌不忙地下了车,锁好车子后,他就跟上了沈依诺。

    沈依诺停下脚步,对陈河生问道:“你跟着我干嘛呀?”

    陈河生认真地回道:“你爸今天就要拆平安街了,你随时都可能有危险,作为你的贴身保镖,我的职责就是随时随地保护你的安全,包括你上课的时候。”

    沈依诺知道,这肯定是她爸交代的,她算是摆脱不了陈河生了,她嘟嘟嘴,说道:“那你稍微离我远一点,别让同学知道你是我的保镖,这太丢人了。”说着,她就加快了脚步。

    陈河生无奈地抿抿嘴,默默地跟上了她。

    南江大学,是南江市最好的大学,学校占地面积非常大,里面的环境,建筑,教学设施和师资各方面都算优等,能进入这所学校的学生,要么学习好,要么家里有钱,此时,校园里面到处都充斥着青春靓丽的学生,而陈河生,胡子拉碴,一身军大衣,显然就是这学校里一道特立独行的风景线,因此,他走在路上,都是引人注目的,不少人甚至特意来围观议论他。

    对于陈河生来说,这帮大学生,就跟小孩子一样,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人的议论。他淡定地跟着沈依诺,一直跟到了她的教室门口。

    沈依诺一进教室,就找了个前排坐满了女生的位子坐下,而陈河生也毫无顾忌,跟着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教室。

    在此之前,沈裕景已经跟这南江大学的院长打好了招呼,陈河生可以在这里自由上课。

    但,刚进教室,陈河生就猛地顿住了脚步,因为,他看到了教室的第一排,坐着一个女生,她是王诗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