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长龙车队,浩浩荡荡,把整条马路都给排满了,场面甚是壮观。

    这个夜,再也平静不了了。

    平安街,即将迎来一场大风暴。

    车队的气势,不同凡响。

    在这各式各样的车中,有一辆黑色奔驰车,车后座坐着一个人,正是昨晚率队强拆平安街却失败而归的赵恺。

    赵恺算是沈裕景的一员猛将,他掌管着沈家五百打手,可以说,赵恺的地位和实力,都相当于是一个区的老大了。

    只不过,赵恺这帮人,隐藏得很深,他们明面上,就是万弘集团的普通保安,而赵恺,他是保安队长,但,其实在暗地里,这些人就是暴力的打手。这些打手都不好浮于表面。毕竟沈裕景不是混黑的,他是商界名人,他要顾及自己的名声,不好太过张扬。

    这些年,赵恺为沈裕景处理过不少纠纷与麻烦,无论出了什么事,只要赵恺出马,就没有摆不平的,可是,一个平安街,却让赵恺吃了那么大一亏,他和他的人,被打得落花流水,这事,给赵恺心里造成了重重一击,他非常不爽。

    此刻,赵恺坐在奔驰车后座,紧紧抿着唇,一脸严肃。坐在副驾驶的副队长姜荣,忽然转过身,对着赵恺说道:“恺哥,老板把我们保安队所有人都派了出来,不会真的要跟吴先生开战吧?”姜荣对吴先生,是打从心底里忌惮。

    吴先生,南江市鼎鼎有名之人,是令许多人闻风丧胆的存在,他在十几年前是整个老城区的霸主,如今他也是统治着老城区三个区,这样的人,谁对他都会有所顾忌。

    听了姜荣的话,赵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这不很明显吗,老板是一定要拆掉平安街的,不惜任何代价。”

    姜荣苦着脸道:“可是就我们这些人,根本就斗不过吴先生吧?你昨晚也看到了,吴先生的一个属下都那么厉害,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姜荣倒不是长他人志气,而是吴先生以及他的势力,真的都太恐怖。

    沈裕景的这些打手,明处都是万弘集团的保安,他们的工资都非常高,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选出来的,而且,正式任职前,他们都还要接受严格的培训,所以他们个顶个都是好样的。可就在昨晚,赵恺亲率一百多人来到平安街,最后却被打得落荒而逃,这事姜荣都还历历在目,他是深深被震撼到了,他已然认定,自己这一方,根本惹不起吴先生的势力。

    赵恺听完,十分正色地回道:“老板今晚之所以再次发起强拆的命令,是因为他找到了一个很厉害的高手,说是能与吴先生抗衡的。”

    一听到这,姜荣眼都瞪大了,他很不可置信地问道:“靠谱吗?”姜荣所知道的吴先生,可是神话一样的人物,他的实力据说都逆天了,姜荣难以想象,老板能找到与吴先生相媲美的高手。

    赵恺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我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我听说,今天下午他一个人独闯平安街,把小姐平安救了出来,想来本事应该不小。”

    正说到这,忽然,奔驰车蓦地停了下来。

    赵恺立马问了句:“怎么回事?”

    司机茫然道:“我也不清楚,前面的车子都停了。”

    赵恺二话不说,立即下了车。一下车,他就看到,在离平安街还有五百米距离的地方,有一队人,组成了一堵人墙,拦在了路中间,挡住了前方挖掘机的路。

    赵恺知道,这肯定是吴先生的势力,于是,他立刻下令道:“全体下车。”

    顿时间,保安队的所有人,纷纷从车里走了下来。他们下车后,便向着赵恺这里聚拢而来。

    五百人全部汇合之后,赵恺就领着这帮人,朝前面大步走去。

    走到挖掘机的前面,赵恺停下了脚步,他直面那群拦路人,大声说道:“都给我让开!”赵恺的声音,响亮又霸道。

    赵恺话音一落,前面的人墙中,有一个非常彪悍的男人走了出来,他对着赵恺,狂傲地说道:“吴先生让我警告你们,赶紧撤离,否则他会让你们承受来自他的怒火。”

    说话之人,叫潘邵华,他曾是杨家的一员虎将,现在算是吴先生的人。

    潘邵华的话,具有极大的威胁性,但赵恺,并没有退缩,今晚他得到的是死命令,无论如何,他这次都要把平安街给拆除掉。于是,他对着潘邵华很强硬地说道:“你们再不让开,我就不客气了。”

    听到这,潘邵华等人,纹丝未动,他们就跟一群保卫家园的死士一般,拧成团立在路中间,死守平安街。

    潘邵华听完赵恺的话,他的脸都冷了,他对着赵恺等人,发出了阴沉沉的声音:“你们再执迷不悟,会后悔的。”

    赵恺也是一个莽夫,他不想跟潘邵华再废话,直接就下令道:“给我上。”

    说完话,赵恺一马当先,率先冲向了潘邵华等人。

    赵恺的目标,是潘邵华,他一上前,就对着潘邵华一记鞭腿踢了过去。

    赵恺在打架方面,是一个能手,或者说,他很强,他一出脚,就带出了一种无形的劲风,威力极强。

    潘邵华面色一惊,立马闪退,堪堪躲过了赵恺的攻击。

    赵恺冷笑了一下,紧接着,他又接连对着潘邵华发起了狂有力的进攻,虽说赵恺昨晚被打伤了,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战斗力,他现在还是有着非常强大的气势,每一次的攻击,他都能打出非凡的威力。

    潘邵华也不是一个菜鸟,他也很有能力,在西区,他都是出类拔萃的,只是,在赵恺发了疯似的连续攻击下,潘邵华都有点手足无措了,因为赵恺的动作,太快太猛了。

    不到两分钟,潘邵华就被干倒在地。

    而潘邵华手底下的三十多个兄弟,也被赵恺的几百兄弟,很快干趴下了。

    第一战,很迅速,也很顺利。

    没有耽搁,赵恺立即命人把倒在地上的潘邵华等人抬到一边,清除了这些障碍后,赵恺就带着五百兄弟在前面开路,后面的十多辆挖土机在后面,缓缓跟着走。

    浩大的数百人部队,霸气的挖掘机车队,就这样,在这深沉的夜中,带着澎湃的气势,朝着平安街不断地靠近。

    赵恺走在最前面,宛如将军,统领千军万马,攻向平安街,这一刻,赵恺的心,是豪迈的,他的身上,也带着自信的光芒。

    但是,当他走到平安街街头的时候,他的脚步,猛然立住了。

    站在街头,一眼望去,整条平安街空荡寂静,静得太出奇,让赵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他隐隐觉得,在这一份平静中,藏着一股肃杀之气。

    于是,赵恺直接开口,对着平安街大喊了声:“别躲躲藏藏了,都出来吧!”

    话音一落,顿时,一道霸气又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吴先生说万弘集团的人今晚会过来,我还不信,没想到你们还真敢过来!”

    这声音,震荡在空寂的平安街,带出了无尽的回音,接着,平安街街头最外面的店铺二楼,有一人猛然跳了下来,稳稳落地。

    这人,就是杨子萧。

    杨子萧一现身,平安街瞬间哄闹了,街两旁的店铺,有许许多多的人,纷纷冲了出来。

    眨眼之间,空旷的平安街,就变得人满为患,密密麻麻的人头,充斥了整条街。

    杨子萧站在最前面,他的身后,起码有五六百人。

    见到这情况,赵恺忍不住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以为,自己带来了五百人,这在人数方面,肯定就不会吃亏,但他万没想到,吴先生对平安街这么重视,竟然一下子派了这么多人过来,镇守平安街。

    赵恺的气势,顿时湮灭了,他的心都有些忐忑了。

    就在赵恺不安之时,杨子萧往这边走近了两步,他站定在赵恺面前,对着赵恺很不屑地说道:“我记得你,昨晚不到半分钟就被我干趴了,你今天竟然还敢来,是不是我昨晚下手太轻了?”说这话的时候,杨子萧的眼中放出了毒辣的光。

    赵恺一对视到杨子萧的眼神,心陡然就一颤,昨天晚上,就是杨子萧把赵恺给打倒的,所以赵恺本能的就畏惧这人,他轻轻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对着杨子萧说道:“平安街本来就是我们公司的,我们来拆除它,合理合法。”

    杨子萧目光一凛,对着赵恺狂妄道:“行,那你有本事的话,就过来拆。”

    杨子萧的语气特狂,态度很嚣张,此时的他,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气势。

    赵恺见杨子萧这么猖狂,他真的非常憋屈,可惜,自己是打不过这家伙的,这更让赵恺无奈,他咬了咬牙,随即对着杨子萧冷声道:“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无人能敌?”

    杨子萧跋扈地说道:“这倒不是,不过你们那公司,确实找不到人够我打的。”

    赵恺狠狠盯着杨子萧,厉声说道:“你别嚣张,今晚我们老板可是特意请了高手过来。”

    说完,赵恺猛地加大音量,大声喊道:“陈先生,你可以出来了!”

    一句话,马上把陈河生的身份给凸显了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集中了精力,睁大了眼,翘首等待着这个陈先生出场。

    等了几秒,周围没一点反应,整个现场万籁无声。

    正在众人莫名之际,忽然,停在最前面的一辆挖掘机,驾驶位车门打开了。随即,有一个人,从中走了下来。

    这个人,是陈河生。

    现在的陈河生,因为在工地干了半天活,他身上比昨天更脏,他的形象,比昨天更加糟糕,一看过去,他就是工地上刚搬完砖的农民工。

    在全体人的注视中,陈河生叼着抽了一半的香烟,缓缓走向了杨子萧。

    赵恺带过来的五百人,目光都齐齐盯着陈河生,见陈河生这副形象,大伙儿的心全都凉了,这人哪有一点高手的样子,这完全就是街头流浪汉啊,在大伙儿看来,这家伙跟他们的队长赵恺都有着天壤之别,更别说对战杨子萧了,于是,大家心中寄托的希望,瞬间破灭了,一点残光都不剩。

    杨子萧一方,见到陈河生,则是一脸惊奇和鄙夷,尤其是杨子萧,他完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直直盯着陈河生,表情里都是难以置信。

    等到陈河生走到赵恺身旁停下,杨子萧立即伸出手,指着陈河生,对赵恺不解地问道:“这个就是你嘴里的陈先生?”

    赵恺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杨子萧听完,忍不住都翻了个大白眼,他非常无语地讽刺道:“你他妈逗我呢,这不是开挖掘机的农民工吗?这样的货色,也配跟我打?”

    赵恺当然也清楚,陈河生这形象非常辣眼睛,但事实就是,这个陈河生就是他们董事长请来的高手,赵恺只能选择相信他。

    顿了下,赵恺就对着陈河生说了句:“陈先生,看你的了。”说完,他就退开了,留下陈河生一个人,直面杨子萧。

    杨子萧上下扫了几眼陈河生,越看,他越觉得这人实在太不堪,他很不屑地对着陈河生说了句:“兄弟,你还是好好开你的挖掘机吧,别想着打架,打架可是会受伤的。”

    杨子萧这话一说完,他身后的众人,也都情不自禁发出了嘲讽的声音:“万弘集团老总真的是没人可用了啊,竟然找个农民工过来。”

    “是啊,他们这是在想什么呢?是不是特意让农民工过来送死,好找我们碰瓷啊!”

    “哈哈,想来我们这碰瓷,那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各种讽刺的声音接踵而至,陈河生却置若罔闻,他就是一直默默抽着他的烟,一句话没说。直到烟被抽到只剩下烟头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随即,他手指轻轻一弹。

    顿时,他手中带着火光的烟头,便跟流星一样,在空中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弧度,飞行了三四十米,最后稳稳落入了平安街中的一个垃圾桶里。

    见状,全场愕然,那些叽叽喳喳的嘲讽声,戛然而止。

    在这静寂时刻,陈河生悠然开口,对着杨子萧一群人,淡定而又不失霸气地说道:“让吴先生出来跟我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