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给我跪下
    看到王诗琪哭了,听到王诗琪这话,一直镇定淡然的陈河生,都有点猝不及防了,他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的王诗琪。

    见陈河生沉默,王诗琪情绪更激动了,她泪眼婆娑,对着陈河生继续叫道:“陈小天没死,是他,是他让你帮助我的,对不对?”

    听到这,陈河生都不禁愣了,刚才他还以为王诗琪是认出了自己,搞得他都有点慌了,没想到,王诗琪只是以为自己是陈小天派过来的,她激动得哭了出来,仅仅是因为知道陈小天没死。

    这一刻,陈河生的心情特别复杂,他因为王诗琪的眼泪动容,也被王诗琪的痴情感动,他的表情,都变得柔和了许多,没有那么冷酷了。他对着王诗琪,一本正经地问道:“你觉得陈小天有能力请动我吗?”

    王诗琪抹了下眼泪,很严肃地说道:“他有,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每次他遇到危险,都能逢凶化吉,上次在我家,你就说了,是受人之托才帮的我,一定是陈小天让你来帮我的,对不对?”

    王诗琪知道,陈小天没有武力,但陈小天有他自己的本事和能力,而眼前这个陈河生,实力显然是非常高的,王诗琪知道这是一个高手,她也相信,陈小天有能力请动陈河生这样的高手。

    陈河生见王诗琪如此笃定,他都不好反驳了,两天时间,陈河生帮过王诗琪四次,这要是用一般的理由,还真敷衍不过去,再者,王诗琪毕竟没认出自己,她只是认为陈小天没死,这样她心里也算有了念想,她也会快乐很多,就算是为了让王诗琪快乐,陈河生也不想掐断她的希望,于是,他干脆承认道:“嗯,是他。”

    一听,王诗琪忽然间欣喜若狂了,猜到是一回事,现在完全确定,又是另一回事,陈小天真的没死,这个事实,实在让王诗琪太兴奋太激动了,她的眼里,都生出了无限的光辉。

    过了好一会儿,王诗琪才从这兴奋劲中缓了过来,她双眼放光地看着陈河生,激动地问道:“你能告诉我,他遇到了什么事吗?他为什么突然消失了,为什么林晨告诉我他死了?”现在,王诗琪真想知道有关陈小天的一切。

    陈河生当然不会详细说这件事,这事一句两句根本说不清,他只能对王诗琪简略道:“他遇到了一个有生命危险的麻烦,所以特意装死隐匿了起来,他不能让人知道他还没死,你现在知道了,也千万不要泄露给其他人,对谁都不能说!”

    关于自己没死的事,陈河生本是打算瞒着所有人,因为现在他还有任务在身,他不方便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则就会有大麻烦,可现在既然已经让王诗琪知道了,他只能要求王诗琪严守秘密。

    王诗琪听了陈河生的话,心里五味杂陈,她抿了抿嘴,又对陈河生问道:“小天什么时候能来见我?”

    陈河生看着王诗琪,认真道:“他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任务在身,脱不开身,等他把任务完成了,就会过来见你。”这话,陈河生没有骗王诗琪,他的确是打算,完成任务之后,就以真面目来见王诗琪。

    王诗琪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她知道陈小天没死,这就足够了,至于陈小天什么时候来见自己,这一点她不会太执意,总之,她有的是时间等待,她甚至愿意等一辈子。

    想毕,王诗琪就对陈河生真心地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她的话刚一说完,突然,教室的门,哐当一声,被人猛地踹开了,接着,苗俊贤带着一帮人,闯了进来。

    苗俊贤一进来,就指着陈河生和王诗琪叫道:“哼,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公然躲在教室里偷情!”

    一听这话,王诗琪顿时气急了,她对着苗俊贤叫道:“你别乱说话!”

    苗俊贤凶狠道:“我这是乱说话吗?你们两人在课间偷偷摸摸躲这干嘛呢?”

    王诗琪听完,忽然就语塞了,她不知道怎么回答苗俊贤这个问题,因为她绝不能说出陈小天来。

    见状,苗俊贤又叫了起来:“被我说中了吧?”他的语气,满是笃定。

    这时,陈河生开口了,他对着苗俊贤冷声说道:“你上次是不是没接受到教训,怎么还敢找上门?”

    苗俊贤本就愤怒,听到陈河生这么说话,他更怒了,他盯着陈河生,气急败坏道:“你打了我,以为就能这么算了?老子今天就是来收拾你的!”

    说着,苗俊贤就带着他身后的十多个兄弟,朝着陈河生围剿了过来。

    陈河生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冥顽不灵。”

    接下来,教室里便不断响起哀嚎声。

    一分钟后,陈河生和王诗琪一起走出了这间教室,王诗琪略带不安地对陈河生问道:“他们不会有事?”

    陈河生淡定道:“没事,我下手有分寸。”

    说完,两人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教室上课。

    陈河生走回了后排原位子,刚一坐下,沈依诺就凑了过来,坐在了陈河生旁边。

    陈河生有点莫名地看着她,哑然道:“你靠我这么近,不嫌丢人吗?”

    沈依诺噘嘴道:“现在看你蛮顺眼的,没什么可丢人的。”说实话,到现在沈依诺也不习惯陈河生这一身农民工的装扮,不过,可能是因为对他这个人不排斥了,现在沈依诺都不在意那么多了,她也无所谓别人怎么看她。

    说完,沈依诺突然压低了声音,对陈河生八卦道:“王诗琪上课的时候,偷偷向我打听了你,刚才她又找你单独谈话,是不是你的英雄救美起了作用,她向你表白呢?”

    陈河生无语道:“你想多了。”

    沈依诺继续道:“那她找你干嘛?”

    陈河生随意敷衍道:“她家里出了点事,找我打听了下而已。”

    沈依诺扫兴道:“哦。”

    班里的人,看着陈河生和沈依诺聊天,都是一脸懵逼状,陈河生这样一个邋遢之人,先是王诗琪主动找,再是沈依诺和他坐一起,这都让大家看不懂了,特别是有些男生,觉得陈河生越看越不顺眼了,真想把他一脚踢出去。

    上午的课,很快就结束了,老师刚一走,苗俊贤就大步走进了教室里。

    此时的苗俊贤,鼻青脸肿,形象很惨,但是,他的气场却很强,他的身上都仿佛燃烧着熊熊烈焰,他的目光里,更是带了浓烈的杀气。

    班上同学一见这情况,立马就意识到了有事发生,大家都知道,苗俊贤这是要来找陈河生算账了,顿时间,大伙儿的心就激动兴奋了,尤其是那些看陈河生不顺眼的男生,更期待陈河生被虐。

    坐在陈河生旁边的沈依诺,见到苗俊贤来,难免心慌了,关键是,她那个能打架的保镖不在了,于是,她连忙对陈河生说道:“苗俊贤肯定是来找你麻烦的,你赶紧跑吧!”

    陈河生无所谓地回道:“他应该在外面埋伏了人,我跑也没用。”

    沈依诺心急道:“那该怎么办啊?”

    陈河生淡定道:“没事,看他耍什么花样。”苗俊贤一直死缠烂打,陈河生也有点不高兴了。

    沈依诺张口,正要再说什么,这时,苗俊贤已经走到了讲台上,他猛地一拍讲桌,大吼道:“都给我安静!”

    班里原本大家都在叽叽喳喳小声议论,现在被苗俊贤这么一吼,大家立刻噤了声,苗俊贤的怒火,仿佛烧着了全班人,大家全部噤若寒蝉。

    在全场寂静的时候,苗俊贤再次开口,他瞪大眼,愤怒地大吼道:“陈河生,王诗琪,沈依诺,你们三个都给我跪下!”

    现在的苗俊贤,怒火极其旺,他就跟疯了一样,被仇恨充斥着,他要报仇,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人。

    一听这话,沈依诺立即站了起来,说道:“苗俊贤,你不要太过分了。”

    苗俊贤瞪着沈依诺,狠声道:“哼,你以为你那保镖厉害就了不起吗?你有本事就再让他出来。”苗俊贤的语气,狂妄至极,他已然到了目空一切的地步。

    韩洋没在,沈依诺现在的底气都少了很多,她又不能指望这个没啥用的陈河生,所以听了苗俊贤的话,她都紧张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见三人没什么动静,苗俊贤又不耐烦地开口了,他很严厉地说道:“你们再不跪下,我可要让人把你们的腿给打断。”苗俊贤说得出,就做得到,他在气头上,就是无所顾忌。

    终于,陈河生站了起来,他看着苗俊贤,冷冷说道:“我以为教训了你一顿,你就会学乖,但你让我有点失望啊,看来不给你点深刻的教训,你是不会学乖了。”

    一番话,陈河生说得理所当然,但教室里的同学们听了,却全部惊傻眼了,因为谁都知道,这次苗俊贤是有备而来,可这个陈河生,竟然还敢说出这么欠揍的话,这简直是让人无法理解啊,大家都忍不住发出了震惊的议论声:“这个乡巴佬,哪来的底气,敢说这样的话?”

    “他怕是疯了吧!”

    “对呀,他难道不知道,苗俊贤很有背景吗?”

    “苗俊贤现在这么自信,明显他是埋伏了人啊!”

    “你们看教室外面,站了好些个魁梧大汉,这肯定是苗俊贤的人。”

    就连沈依诺,都不禁对陈河生说道:“你干嘛还要刺激他啊,你这不是找死吗?”

    而苗俊贤,他对陈河生的恨意最深,现在陈河生还敢这么说话,顿时,苗俊贤就爆了,他对着陈河生狂吼道:“陈河生,你以为自己有点三脚猫的功夫,就可以跟我抗衡了吗?告诉你,我的势力可不仅仅在学校,我还能喊来道上的大哥。”

    一句话,把苗俊贤的气势都给带了出来。

    陈河生淡然一笑,说道:“那又怎样?”话落,他就迈开脚步,朝着苗俊贤走了过去。

    苗俊贤当然知道陈河生能打,但见到陈河生朝自己靠近,他也不慌,他还很狂地对陈河生威胁道:“敢跟我横,今天老子就要玩死你。”

    说着,他马上朝教室外大喊了声:“大哥,你们可以进来了!”

    他话音一落,立刻,教室的前门后门,就闯入了一群虎背熊腰的壮汉,当他们全部涌了进来之后,领头的老大,才慢悠悠地走进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