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萌宝已发出:薄先生请查收 > 第六十八章 重归于好,亲自下厨
    薄星宇虽然年纪尚小,可是对于情绪很敏感,一猜就猜到了事情的缘由。

    心里一惊,余希看向门外,原来在自己难过委屈的时候,他不是冷冰冰的处理公务,而是在自己的门外待着。

    余希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心脏像是被猛烈的海浪所拍打,甜和涩相互交杂。

    孩子好不容易脸上有了笑,余希做不到让他以为的父母举案齐眉只是一场笑话。

    也说不出她和薄浅川吵架的事儿,明明双方都已经是成年人了,遇到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竟然不是理智的解决,而是靠争吵?

    余希回想起客厅里的种种,鼻头一酸。

    “星宇怎么会这么想啊,爸爸妈妈怎么会无缘无故吵架,爸爸不是睡觉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完成工作,就像是我们星宇每天要做完功课才能睡觉一样,不是说想要喝水吗,走,妈妈带你去喝水。”

    余希勾了勾他的鼻尖,选择了隐瞒事情的真相。

    因为晚上喝太多的水会对肾产生负担,余希只让他喝了一小口,润润喉,就带他回自己房间睡觉。

    若不是因为想要看薄浅川要做什么,薄星宇早就睡觉了,此时余希一送他回房间,脑袋刚刚沾到枕头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先去楼下接了杯水,端着杯子,明明没有多少的重量却让余希有些无法承受。

    吞吞吐吐的走到薄浅川的书房,想到自从他住进这里之后,书房被他霸占,自己就再也没来过这片区域。

    余希咬了咬唇,对薄浅川的关心战胜了自己的骄傲,深呼一口气,告诉自己没什么。

    她这才推门而入。

    书房没有开灯,窗帘紧紧的拉上。

    营造出一种类似于密室的环境,只能够隐约的看到前方的身影,以及他不远处的点点火星子。

    即使在最疲惫的时候,他的身姿依旧挺拔,如同一棵白杨,永远屹立不倒,“怎么,还不睡。”

    有些迟疑的开口,余希打开了灯,柔和的灯光在一瞬间时有些刺眼。

    “你过来做什么?”薄浅川语气有些冲,可是明显能够看出来他的欣喜。

    余希敏锐的察觉到他周身环绕着的愉悦,仅剩的那么一丝尴尬也烟消雾散。

    他就像是一只猫,只能够顺毛。要不然随时随地都会伸出爪子给留下印痕。

    薄浅川很少抽烟,自从去医院检查过后,发现身体出了问题,周围的朋友都劝他戒烟。

    只有在烦躁到极点的时候,才会抽上那么几根,让烟草麻痹自己的情绪。

    被烟味呛到,余希走到窗边。拉开厚重的窗帘,打开窗让夜晚带着水汽的空气流通进来,冲散浓郁的烟味。

    薄浅川见她眉头微皱,想也没想的就把刚点燃的香烟掐掉,只留下一个烟头。

    “不好意思,前面对你那么凶。我以为可以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结果……”

    头一次在他的面前示弱,余希听完薄星宇的话,都能够想象出来他在门口是怎样的纠结,犹豫。离她回到卧室至少有三个多小时,他在门外等了多久?

    余希说不上来对他那些伤人的话是什么感觉,她气愤的是薄浅川说那些话的语气,那么的高高在上,把她贬低的那么卑微,全然没有考虑到她也会心痛,也会难过。

    而不是他话里的内容。

    “知道自己做错了还不改,迟早有一天要被你气死。”

    死鸭子嘴硬,得到她的道歉,薄浅川嘴上依旧不依不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没消气,若不是看到他微翘的嘴角,余希都有打退堂鼓的想法。

    机灵点闭上嘴,余希把水递过去,刚想走,就被他抓住胳膊,一个旋转,就落在了他的腿上。

    窘迫的羞红脸,想要起身,还不等她动作,薄浅川就大掌盖住了她的头,声音低沉又带有磁性,“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余希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百合花的香味,只有靠近才能够闻到。明明她从来不用百合的东西,但只要靠近她,就能够感受到。

    深吸一口,百合的香味夹杂着空气当中青草的味道,薄浅川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

    俯下头蹭了蹭她的头发,声音当中带着委屈和宠溺,“你要是能一直这么听话就好了,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我……”

    话还没有说完,薄浅川目光当中就已经恢复了清明,一个用力,就让她独自一人坐在了椅子上。

    从柜子里拿出医疗箱,温柔细心的给她解开纱布,甚至还跟小孩子一样对着她的伤口吹了吹。

    被他的动作逗笑,余希看着他头顶上的发旋,深爱的男人跪在自己的面前替自己处理伤口,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出现的温柔和他那么的不搭,越看却越觉得协调。

    拿着碘酒给她消毒,余希还不觉得有什么,就看到他额头上竟然冒出了几滴汗水。

    下意识的伸出手给他擦掉,余希声音软了下来,有点类似于吴侬软语,“你紧张什么啊,受伤的人是我,要紧张也该我紧张呀。”

    如同玉石一般被上帝精心雕刻的手上出现了一条那么狰狞的伤口,薄浅川不是没有受过伤,商场上有些人被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甚至他的胸前还有一个弹孔印。

    处理伤口的时候他都从未觉得难忍过,此时此刻,恨不得这个伤口是出现在自己身上。好让她没必要遭受这么无谓的痛苦。

    手上微微用力,就看到她绷紧了身子。

    薄浅川终于舍得抬起头来看她一眼,埋怨地说道:“现在知道疼了,我凶你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要让你自己注意点,伤口发炎了都不告诉我,以后要是右手废了,还怎么打我。”

    他的声音依旧冷冰冰的,听在余希的耳朵里却带了温度。

    余希想要憋住笑又忍不住。

    眼睛里带着浓浓的情愫,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说道:“薄浅川……”

    “干嘛。”

    处理好伤口,用干净的纱布替她包扎,薄浅川专心致志的把所有的心神都凝聚在这一只手上。

    牙齿在下唇咬出一道印痕,余希惊讶于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摇了摇头,“没事儿,就是想叫叫你,我以后会小心的,下次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诧异于她竟然也有这么小女儿的情态,薄浅川低下头,通红的耳朵却泄露了他的羞怯。

    我可以相信你吗?

    看着他,余希陷入沉思。

    没敢把这句话问出口,因为未知所以恐惧。

    人类所有的苦难都源于欺骗,可是幸福也都来源于此。

    她不敢去赌,也不敢去问。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她承认自己动了情,不想再去管薄浅川究竟有什么目的,想要从她的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就算这一切都只是为了骗她,只是为了让她沉寂在美梦之后再戳破这一切,让她跌落深渊也都无所谓。

    只要现在这一刻是幸福的,那就够了。

    闭上眼,两滴泪滑落。

    面对薄浅川好奇的目光,她清了清喉咙,笑着解释道:“因为很感动,所以才会流泪啊。就算觉得很幼稚,想笑也给我憋着,要不然你就完了。”

    以前只在幻想当中对他撒过娇,当一切成了现实,余希亦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薄浅川轻轻地搂住她的腰身,把头压在她的腿上。像是慵懒的猫咪,高傲又神秘。

    声音嗡嗡的从腿上上来,余希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隐约好像听见他说了一句话,刚想要问他是什么,就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醒过来是在陌生的环境当中,余希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第一时间是跑到卫生间。

    理智告诉她一切都是假象,自己做的一场梦。但手上崭新的纱布却明明白白的让她想起昨天晚上一切对话。

    很显然,她现在住的地方就是薄浅川的房间,不知道他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把自己送回房间,而是带了回来。

    身体没有异样,想来他还不至于禽兽到对一个身体还受着伤的女人下手。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免有些失落。

    看着镜子里面色红润,眼带春意的自己,余希趴在洗手池上,用水洗了好几遍。

    脑子里那些龌龊的想法全部被冲散,对着镜子里女人,余希拍了拍自己的脸。

    “清醒点,你可是余希啊,薄氏集团女魔头,怎么怎么可以被这些小情小爱拦住脚步。”

    做贼心虚的溜回自己的房间,余希拿出一套职业西装,配着自己的战靴,下楼的时候,再也不复在薄浅川房间里的拘谨和不安。

    薄浅川早就已经坐在了椅子上,面前的早餐也被吃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走人,装模作样的看着报纸。

    “皮蛋瘦肉粥,夫人,你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上了年纪的人,不像年轻人那么精力充沛每天晚上好眠,天还没有亮就起了床。

    端着还冒着热气的粥上了桌,余希轻轻地抿了一口,发现竟然意外的合乎自己的口味。

    眼睛一亮,点了点头,“味道很好,我还以为吴姐你只擅长做面食呢,没想到你煮粥也这么好喝。”

    说完自己的评价,余希就察觉到薄浅川的目光不再掩饰,而且还散发着莫名其妙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