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养猪大佬 > 483、老窖酒的骄傲和尊严
    岳山也比较冤枉,这个还真不能怪他。和刘飞在一起太久了,那个啥好的坏的都学了一点。

    这睁着眼睛说瞎话,而且良心永远不会受到谴责这两样就是最大的收获。

    所以,木有办法啊我的丰一飞老弟,我也不想这样刺激你的!

    丰一飞直接沉默了,遇到这样无耻的人,你还能怎么办?

    说的好像你四海集团就是一朵白莲花一样,简直想直接打死算了。

    不过,他也没办法反驳和生气。这件事,完全就是他们老窖酒自己作死,你自己不想歪门邪道,再怎么这个局也轮不到你头上。

    “呵呵,岳总真会说话。走吧,咱们进去聊。”

    “好啊,很想和丰总聊一聊。”

    有说有笑的,两个人就来到了这个如今老窖酒保存最完好的地方。

    至于外面,基本上就是一塌糊涂了。老窖酒声名狼藉,可以说耶稣都救不了了。

    你出去看看,你说一句你是老窖酒的员工,迎接你的可能是臭鸡蛋。

    咳咳,说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老窖酒老总翁廷,前几天在总部大门门口准备安抚这群暴躁的消费者。

    那个啥,也不知道是那个缺德玩意儿,一颗臭鸡蛋,那种坏了的鸡蛋直接招呼在翁廷脸上。当时,那叫一个杀伤性生化武器啊!

    不过嘛,酿酒基地这里影响不大。只不过,最近这边也停工了。

    卖不出去,你还继续酿酒?

    是不是疯了?

    两个人坐下以后,丰一飞就挑开了话题。

    “岳总说一说来意吧,想来你这个大忙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找我的。”

    一边说着,还给岳山倒了一杯茶。咳咳,岳山心里乐呵呵的想到,茶里会不会放了毒药?

    当然了,这都是乱想的。

    “丰总,你是一个聪明人。刘总一直都说,丰总你的能力很强。这些年,老窖酒要不是你稳着,也根本到不了原来的高度。

    所以,我过来的意思很明显了。我们四海集团,想要收购你们老窖酒。”

    丰一飞沉默的听着,没有丝毫的意外。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岳山来的目地,见到岳山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对方的想法。

    抬起头,看了看办公室望过去的一个巨大粮仓。这个粮仓,是专门用来储存粮食的。一次性可以储存上万吨,而这个也是老窖酒的一个标志了。

    看了一会儿,丰一飞突然道:“岳总,我老窖酒这次只所有走到现如今这个地步,是因为谁咱们大家心里都清楚。

    如果不是你们刘总设了这个局,我们如今也不会到这个地步。整个市场全部都丢了,名声也毁了,口碑更是没有。

    接下来,我们还要应对消费者协会,国家调查组成员,赔偿消费者的损失等等。

    我想说,你们四海集团把我们坑的这么惨,你觉得我会答应你们的收购吗?

    还有一个,如今老窖酒就是一堆粪便,臭不可闻而且还恶心人。你们拿过去了,那也只是一个鸡肋,为什么你们还有这样的想法?”

    丰一飞的话,让岳山愣了愣,随后直接笑了。

    “丰总,其实你们最大的错误是贪婪。这个,并不能怪我四海集团,你们没有贪婪的想法就不会这样。

    再说了,你觉得这是我四海集团造成的吗?

    不是,是你们自己造成的。而且,我方没有控告你们盗窃就算好的了。”

    丰一飞被这话梗的难受,有种想要咆哮的冲动。可惜的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至于老窖酒的收购,说句实话我们看中了你们的这个基地。同时,还有你们在海外有些地方的市场。

    而且,老窖酒被我四海集团收购,并不算辱没了它,可能会让它更加的光荣也说不定。

    丰总你好好考虑一下,如今翁廷翁总,直接把老窖酒所有事交给了你。我希望你不要意气用事,因为四海集团是它最好的归宿。

    还有,我们的价格也绝对会让你们满意的。”

    会客室陷入了安静当中,丰一飞抽着烟看着窗外沉默着。岳山也悠闲的坐在真皮沙发上喝着茶,等待丰一飞的答复。

    过了好一会儿,丰一飞这才转过头来。复杂的看了一眼岳山,随后又看了看外面。

    “岳总,你知不知道,人是很奇怪的东西。虽然说,大多时候都是利益优先,讲的也是利益。可是,任何人心里,都有一种叫做底线和骄傲的东西。

    我老窖酒,风风雨雨几十年了,尝试过最开始的小作坊,也尝试过站在大华白酒行业的巅峰。

    所以,我们心里还有骄傲。董事会的人,大多看利益。可是,我和翁总看得并不是这些。

    我们有我们的骄傲,虽然脊梁骨这次都被打断了。可是我们还是想要站着。

    说白了,无论如何,我老窖酒不可能被你们四海集团收购的。我不会答应,翁总也不会答应。

    只要我们两个人不答应,董事会的人翻不了天。我们可以被五粮集团收购,也可以和竹叶青并购,国酒收购也行。

    但是。你四海集团绝对不行。不管你出多少钱,我也要保留这一份骄傲。

    这一次,技不如人我认了。没办法,你们刘总技高一筹。可是,也并不代表我就彻底没有了斗志。你回去告诉刘总一声吧,我老窖酒感谢他的看中,也感谢他所做的一切。

    江湖路远,以后总会有打交道的日子。也许,下一次,我们可能还会卷土重来也说不定。”

    丰一飞说完这句话,就微笑的看着岳山。这一刻。岳山发现,丰一飞似乎蜕变了一样。

    可能是一瞬间的顿悟,也有可能是心胸一下子放开了。反正,和刚刚很大的不同

    。丰一飞确实有他的骄傲,翁廷也有这种骄傲。老窖酒败了就是败了,但是并不代表,我的骨头也被粉碎了。

    我的公司。可以卖给任何人,唯独你四海集团不行。因为,这是一种心里的执念。

    岳山今天过来的目的已经失败了,丰一飞拒绝的很彻底。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他和翁廷不会吧公司让四海集团收购,这是一个他们的底线。

    这种骄傲,有时候可能外人来看很是可笑。可能,看书的各位也觉得可笑。

    可是,人毕竟是有思想的。利益确实是大头,可是有时候一个人的骄傲,自尊,或者一些别的,让他可以放弃更大的利益。

    因为什么呢?

    他内心的骄傲,不允许他这样!

    夕阳西下,岳山站在车门口,再一次看了一眼里面。

    同样的,最里面丰一飞也在窗口看着岳山。见到岳山望过来,丰一飞微笑的挥了挥手。

    岳山复杂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上了他的专属座驾。

    “走吧,去机场,待会儿回公司。”

    “好的岳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