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金币即是正义 > 千金奇缘之章 第三百三十七章 你会没事的!
    左看看右看看,确认了艾罗的确没有任何的不适之后,这只猫似乎才终于放下了心,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它重新落在柜子上,摇晃着尾巴,晃荡地说道:“没有什么疼痛感的话就没事了。放心,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对此,艾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脸上也是浮现起一片灿烂而天真的微笑:“哦~~原来不会有任何问题啊?那我就放心了,我依然是那么健康活泼没有任何问题的小公会的会长~~~个鬼啊!”

    这位会长一把将这只猫抓住捧起,脸上的笑容现在也开始充斥着一种可怕的阴森感觉,带着笑容,缓缓说道:“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小猫咪~~~你给我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我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对于艾罗现在的紧张和气愤,娜帕只是略微想了想。随后,这双宝蓝色的眼睛偏向远方,缓缓说道:“嗯,真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啦。最多就是将你变成彻头彻尾的男孩子而已。对,就只有这种结果而已~~~”

    那一瞬间,艾罗的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劈中一样呆站在原地。

    他那紧抓着娜帕的手也是不由自主地松开,整张脸上都失去了血色,眼神混乱,双脚也站不稳。

    伴随着扑通一声,他甚至没有能够好好地支撑着柜台,整个人就像是失去所有的重心一样地向后摔了下去。

    这下子,倒是轮到娜帕被吓一跳了!它连忙飞到这位会长的脸蛋旁边,用尾巴不断地拍着他的脸颊:“喂?喂!冷静!冷静一点!我开个玩笑的呀!谁让你威胁我?我虽然看起来像只猫,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别真的把我当成一只猫来看待,我可不是你们人类的宠物猫,所以才故意开这么一个玩笑吓吓你而已啦!你不会变的,真的!接收了我的魔力之后你可能会有一千万种变化,但唯独是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变的!绝对!”

    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娜帕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算是稍稍安抚下这位公会会长那被瞬间粉碎的心。

    并不是这位人鱼之歌会长太过脆弱,而实在是这个话题听起来实在是太过震撼,远远超出了他所能够接受的范围。

    在过了许久,甚至是在娜帕赌咒发誓自己刚才真的仅仅只是一个玩笑之后,艾罗才算是回过神来,重新从地上爬起。

    “你下次再这样吓我……你就再也别想吃我给你调配的三餐了……”

    趴在柜台上,艾罗长长地缓了一口气,让自己那还未完全平复的情绪继续冷静一点。

    娜帕则是再次趴在了他的脑袋上,尾巴轻轻地拍着艾罗的后脑勺,说道:“谁让你没事就给我摆会长的架子?你应该庆幸自己运气好,我的力量还没有恢复。如果是在我的力量完备的时候,你突然接受了我的这些魔力,那么你就算不是立刻因为身体经受不住魔力而爆炸,就是整个人都会被我的魔力折磨的疯疯癫癫,成为一个可怕的疯子。”

    听到这里,艾罗虽然还是想表达说“这么危险的东西你就这么随随便便地往别人身上按?!”,但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最好还是不要和这只猫产生太多矛盾的好。

    “所以,你按在我脑门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这力量你本来是要放在我的帽子上的吧?所以你能否解释一下?”

    尽管这只猫一直在保证这些魔力没有问题,但艾罗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了解的多一点总没有什么坏处。

    娜帕晃了晃尾巴,见艾罗现在的态度还算诚恳,也就摇头晃脑地说道:“行,既然事情已经到这一地步了,那我就和你详细解释清楚,也让你能够放下这份子心吧。”

    “你应该知道,魔力附魔这种魔力操作吧?就是把自身拥有的魔力暂时附着在一些物体上,从而让这些物体也可以产生一定量的魔力效果。就好像之前圣饼给你的几个手下附上圣光力,还有可可那个小丫头的钢铁法杖,都是这种效果。”

    “我想要做的,也和你们人类的这种附魔技巧差不多。嗯……更加准确地说,这种技巧还是我从你们人类的身上学来的。”

    “不过,相比起你们人类可以在衣服上,法杖上,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上附魔的行为,我还是比较喜欢在一些首饰,比如说项链,戒指,挂饰,吊坠,耳坠上面进行附魔。理由嘛,则很简单,因为这样可以尽量减少魔力的损耗。毕竟在大型物体上附魔是一种很容易损耗魔力的行为嘛。”

    艾罗按着自己的脑袋,继续揉着刚才被打入小光球的那个地点,抚摸了很多次都没有感觉出有什么问题,随即问道:“所以?”

    娜帕摇了摇头,说道:“对于附魔这种事情来说,不管是你们人类还是我们魔兽,应该都不喜欢对有生命的物体进行魔力加持。”

    “道理很简单,一旦附魔的对象是有生命的物体,那么就会产生一些多多少少的魔力链接。也就是说,我们双方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互相感应。如果是在平时并肩作战的时候互相感倒还好,算得上是一种默契,但如果平时吃饭睡觉拉屎撒尿都能够互相感应到,这是不是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

    艾罗想了想,点点头:“有道理,如果我在吃饭的时候正好安排到你在方便,那我的确可能会吃不下饭。原来如此,这就是附魔这种事情最好不要附着在有生命的物体上的原因……”

    娜帕显得有些无奈地趴在艾罗的脑袋上,叹了口气道:“不管是多么亲密的伙伴,哪怕是魔法师夫妻之间恐怕也不会做出这种随随便便把自己的魔力放进对方体内的这种行为,毕竟这等同于让自己和对方完全处在几乎无时无刻都在被对方监视的情况下。我想以你们人类的矫情程度应该受不了这种感觉。嗯……你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