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六合奇闻录 > 第二百九十三章,天阳极
    黑洞骤然出现,这是宋舜和散媓第一次见到眠宫中出现黑洞,二人都听说过杨旭的事,所以也都知道这个黑洞不简单。

    黑洞之中的人影注视着唐尧和老者,仿佛在坐山观虎斗。

    此刻的唐尧已经完全被吸收进体内的凶暴能量吞噬,那张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面容看的让人心生恐惧,可至少唐尧的目的达到了,他豁出命去所做的一切换来了此时此刻能完全压制住老者的实力,哪怕在之前就重伤的情况下,他依然完全压制住了老者。

    散媓的二叔祖是操控古灵的高手,甚至可以做到附体于古灵之上,这种秘术失传已久而且极为高级,被附体之后的古灵实力会在附体期间迅速提升,可古灵毕竟不是二叔祖本尊,就算实力有所提升也远远达不到二叔祖自身的实力,可偏偏附体于古灵之上时,二叔祖与被附体的古灵之间心意相通,古灵所遭受的攻击二叔祖也会同样感觉到,换而言之,现在唐尧力压老者古灵,这一拳一掌就像是打在了二叔祖自己身上,似点燃了其心中怒火的引线。

    作为圈子里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他怎么能容忍一个小辈踩在自己的头上。

    身上爆发强烈磁场,一瞬间便将唐尧击退,老者古灵从地上爬起来,模样却如同破碎的泥偶,身体在一片片龟裂,观战中的散媓低声道:“我二叔祖被唐尧激怒了,正不顾一切加强自己和这个古灵之间的联系,伴随二者连接的越来越强,这个古灵会接收到越来越多我二叔祖的磁场,其自身强度不足,在磁场互相冲击之下,这个古灵明显承受不住,这样下去它会不断崩溃最终灰飞烟灭。”

    “那不是很好吗,唐尧不战而胜,免得再受更重的伤。”宋舜说道。

    “哪有儿那么容易,我二叔祖实力超群,现在此古灵展现出的实力不足我二叔祖实力的十之二三,但如果我二叔祖完全被激怒放开手脚,只怕能展现出我二叔祖接近四成的实力,到时候虽然古灵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消散,可这点时间已经足够我二叔祖干掉唐尧了。”

    散媓解释的过程中,红桥那边,老者的身体已经消失了接近三分之一,可周身上下散发出的磁场却比之前强了数倍,行走之间好似一头远古妖兽般令人生畏。

    “小子,到了此时我还挺佩服你,是条敢作敢当的汉子,但你的青春和热血改变不了这个世界,这个社会从你一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你的命运,泥腿子出生永远都是泥腿子,而如我这般的人在出生之时起就能操控别人的命运,你可以带着你的执着与愿望去死了。”

    说话间老者如同君临天下般向唐尧走来,唐尧从木曜石内吸收来的凶暴能量并不算特别多,因为有老军和园本大师设下的两重禁锢的关系,木曜石中储存的大部分凶暴能量并未进入唐尧体内,所以现在的唐尧虽说变成了这副可怕的尊荣,但实际上战斗力达不到当初在尨山对付吴月的时候。

    而眼前的老者古灵的实力却不比当日的吴月要弱,如此一来,唐尧刚刚建立的些许优势转瞬之间便荡然无存。

    “医家脉书,天阳极。”

    老者的声音有些缥缈,如风中之音,从远方而来环绕在唐尧耳边,接着唐尧便觉得整个身体好似暴晒在烈日之下,皮肤上传来明显的刺痛感,但这是地下眠宫哪里会有烈日,那暴晒在唐尧身上的日光实际上是来自于老者古灵散发出的磁场。

    无光而热,无阳而痛,极阳并非真正的太阳,散媓的二叔祖所用的招数乃是医家脉书中的秘术,能以磁场刺激周围之人的身上皮肤,让人觉得好似暴晒一般,修炼之初不过是让人觉得有些刺痛,而像散媓二叔祖这样的高手却能让人的皮肤好似放在火上灼烧一般,轻则烧伤重则焚骨而亡。

    散媓太清楚这位二叔祖的手段了,天阳极不过是她二叔祖手中最次的招数,可也是这个古灵能施展出的极限招数,光这一招二叔祖就练了足足五十年之久,莫说是唐尧,就算是她在没有万毒盅的情况下也未必能顶得住这一招。

    在施展天阳极之后,老者古灵所散发出的磁场将劣势完全逆转,唐尧如同暴露在日光下的厉鬼,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能清楚地看见红色烧伤的斑痕,而且状况还在不断恶化。

    老者古灵正朝唐尧走来,两者之间的距离越近则唐尧受到的磁场压迫也越强烈,同时老者古灵自身也正在崩溃的边缘。

    它走到唐尧面前,唐尧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皮,凶暴能量固然强横,可现在却如同病猫一般发不了威,他半跪在地上弯着腰,嘴里含糊地往外滴血。

    “你说的自由就是这样吗?”老者古灵伸出手,已经支离破碎的掌心对准了唐尧的脑袋。

    唐尧晃了晃脑袋却说不出话来,就在老者的手即将触碰唐尧的一刻,一直在空中观战的黑洞忽然落下,早有准备的老者古灵迅速抬起手,天阳极散发出的磁场力量迅速从唐尧身上转移到了空中的黑洞,而稍稍喘上一口气的唐尧立刻就地一滚,很狼狈地远远躲开。

    “你一直在空中看着,我还以为你不敢下来了呢。”老者古灵开口道。

    黑洞之中的人影慢慢探出头去,那双如同妖魔般的眼睛盯着老者古灵,仿佛能透过老者看见其背后操控的二叔祖,低沉的声音响起,开口道:“你不该这样做。”

    “啥意思,我不该做什么?”二叔祖问。

    “你不该将古灵看成工具,它们也和你一样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黑洞中的人影说道。

    “古灵就是工具,难不成你觉得我不该这么对待这个古灵,想为其打抱不平吗?”二叔祖附体于老者古灵之上,因为强行增加自己和老这古灵的联系,而造成老者古灵濒临崩溃破碎,但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古灵而已,他制造的古灵不计其数,使用和操纵过的古灵更是数不胜数,在他眼中古灵只是工具。

    “他曾为我效命,曾是我麾下谋臣,我不允许你这样对待他,他生前有我庇护,死后也将得到我的保护,现在你立刻从它身上离开。”黑洞中的人影好像生气了,虽然语气没有太大变化,可声音中隐隐透出威胁之意。

    “我要是不乐意呢,你能拿我怎么样,我看你也不过是一个古灵而已,徘徊于此地,执迷于曾经的人生之中,可笑至极,当你死后被炼成古灵的一刻就代表你已经变成了别人手里的工具,你还以为自己能保护别人不成?”二叔祖冷笑道。

    “这里是我的宫殿,不管我变成了什么,是人也好,是古灵也罢,只要我还存在于这个世上就绝不允许你这样的人存在,放了它,否则我震碎你的意志。”说话间黑洞之中竟然伸出无数类似骨刺的东西,这些骨刺向外弯曲打开,如同没有膜的骨头翅膀,同时黑洞中的人影也彻底被二叔祖激怒,红桥对面的空间中明暗不定,那些墙壁上燃烧着的火光似乎随时要熄灭的样子。

    “大言不惭,该死。”

    在老者古灵说出此话之后,红桥对面所有的火光突然熄灭,顷刻间化为一片黑暗,而黑暗只是暂时的,几秒钟后突然有极强的白光亮起,老者古灵的全身仿佛变成了白色的太阳,这是天阳极施展后的结果,可就在此时,无数骨刺猛地刺来,居然直接刺穿了老者古灵的身体。

    “把它还给我。”黑洞中人影的咆哮回荡在黑暗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