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囚城之獠牙窥视 > 第一百四十章 庄央的酒会
    林瑶叹了口气说道:“谈何容易,进到内城去牧箐的实验室,简直是天方夜谭,先不说那里有多少人守护,就说我们派出多少人去,怎么去都是一个难题。”

    韩林也知道林瑶说的话很对,但一时又没有其他办法,现在他们与内城的对抗已经完全陷入被动当中。

    最重要的是乔礼还在内城的掌握当中,如果内城真的将乔礼斩首,那里城外的各个巡护队,将做出怎么样的抉择这很难判断。几个人在房间都不吭声,再次陷入沉默当中。

    韩林走后,庄央又转回房间,看着阿辉神秘的笑了一下,由身后拿出一瓶酒,对这阿辉摇晃了几下,说道:“看你心情不是很好,我带你去喝点酒,杜专那小子又弄到了好酒!”阿辉摇摇头说道:“韩林让我在房间里,不要出去,我也不想喝酒!”

    庄央收起笑容,站在房间中看着阿辉,想了一会说道:“这有什么,我去找韩林,让他加入不就好了吗?还有章道,我知道章道一闻见酒味,立马能醒过来,上次我们不是试过吗?对了,把郎严也叫上,这家伙只打由内城出来后,就开始天天泡在训练场,每天把自己累跟什么似的,何苦那!还有他那条狗,也跟发疯了一样,天天窜来跳去的。”

    庄央一直说个不停,阿辉也无法搭话,庄央说完,对着阿辉比划一个胜利的手势,把酒塞进阿辉的怀里,然后打开房间门走了出去。

    庄央走出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韩林,对韩林说道:“阿辉的情绪不是很高,而且一直不说话,我想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韩林听后眉头紧锁,他心中明白阿辉一直在担心乔礼,但这次围捕袁烈的失败对他打击应该很大。而且阿辉还不知道,是自己打死了袁烈,还打伤解芸。

    庄央又对韩林说道:“我想找几个人,陪阿辉喝点酒,这样也许他的心情能好一些,也有助于他的伤势,你说对不对?”

    韩林还在沉思,完全没有把庄央的话听进去,庄央怼了一下韩林问道:“对不对?”韩林机械的点点头,庄央很满意的对韩林点点头,然后推开门转身出去,回头对韩林说道:“准备好后,我叫你!”

    韩林心中一直在盘算,如果阿辉能激发体内的力量,而且还不会失去意识,那在和内城战斗之时,巡护队才有可能会占上风。如果想去救出乔礼,重点也是阿辉,只要阿辉能掌握体内的力量,才能更有把握救出乔礼,看来之后的行动关键都在阿辉身上了。

    庄央已经来到训练场中,这时的训练场中只有一人在练习,这个人就是郎严。庄央走进练习场后,听见一声大喝,吓的庄央停住了脚步,只见训练场中吹起一阵疾风,两道光影在训练场中飞旋,随后两道光影快速交汇,然后分开,云彩趴在地上,伸着舌头快速的喘气,而郎严也同云彩一样,趴在了地上,喘着气。

    庄央走到郎严身边对郎严说道:“有时候,我还真分不清,那个是云彩,那个是你!“

    郎严斜眼看了看庄央,没有说话,站立起来,提刀还要继续练习,云彩对着庄央发出

    低吼,庄央退后一步,说道:“一会,我和阿辉喝酒,你去不去?”

    郎严提刀扭头对庄央说道:“那里?”庄央微微一笑说道:“杜专房间!”郎严笑着点点头,飞身跳起,对着前方就是一记跳斩,训练场中又被激起一股旋风。庄央急忙退后,离开了训练场中。

    庄央又向着一队厨房走去,这是一个新建的厨房,之前的厨房已经被那场大火烧毁了。对于厨房这种地方,庄央早已是轻车熟路,而且厨房中隐藏的秘密庄央也都很清楚,每次去厨房庄央心情都很愉悦。

    路上遇见一队的队员,庄央都会热情的打招呼,庄央平时就是一个热情的人,见到谁都会多说几句,所以在一队很多人都喜欢庄央。见到人一聊天,庄央就大模大样的说道:“一会去杜专那里喝酒,记得去啊!”

    等庄央回到阿辉房间后,基本整个一队驻地,都知道今天晚上,庄央要去杜专那里喝酒,可唯独杜专一人不知道,庄央今天晚上要来自己这里喝酒。如果杜专要是听说的话,早就疯了!

    庄央带着在厨房搜刮的食物,回到阿辉房间,看阿辉还是躺在那里不动,生气的踹了阿辉一脚,说道:“你想累死老子吗?你还成大爷不是?快点过来帮老子!”

    阿辉只得,站起身来帮着庄央拿东西,庄央在阿辉手中夺过酒瓶。颇有气势的对阿辉说道:“走,我们去唤醒章道!”

    庄央推搡着阿辉走出房间,他们来到了一队住宿区,庄央走进了一个昏暗的房间,章道平平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让着昏暗的房间显然更加阴暗。阿辉停在门前没有走到房间中。

    庄央进到房间后,走到章道身边,说道:“喂!起来跟老子喝酒去,别装死!”庄央说完对着门前的阿辉坏笑一下,阿辉很是无奈,也许庄央只有在这时,才敢这样对章道说话吧!

    庄央又走进一步,当他看见真的的眼睛是睁开的,吓的退后一步,说道:“章道,章道,我们请你去喝酒!”庄央立即改变了自己的口气,显得很是谦和,但章道还是没有反应。

    庄央拿出酒瓶,送到章道面前摇晃了一下,然后把酒打开,对着酒瓶吹了口气,章道闻见酒香一下就坐了起来。庄央得意的回头看着阿辉,呵呵一笑。可这时,章道已经把他手中的酒瓶抢了过去,仰头喝了起来。

    庄央又对章道说道:“跟我走,还有更多酒等着你!”章道站了起来,跟在庄央身后,边走边喝。

    他们一行三人到杜专的住处,杜专之前的住处也已被烧毁了,这是林瑶新给杜专新分派的住处。

    庄央一脚踹开杜专的房门,耀武扬威的走进杜专的房间,杜专正在房间中休息,被吓一下有床上蹦了起来。看见这庄央,收起了满脸的怒容,勉强换上笑脸,对庄央施礼后说道:“大人,你来有什么贵干啊!”庄央斜着眼睛看了看杜专,把手中的酒瓶放在桌子上。

    杜专扭头看见阿辉,急忙上前,接过阿辉手中的食物,对阿辉说道:“我听说你受伤了,一直想去看你,但林瑶不

    同意,我心中很是担心,怎么?你现在好了吗?我还以为你这一去,哎!能见到你真的太好了!”

    杜专见到阿辉真的很高兴,一直喋喋不休起来。庄央咳嗽一声,杜专不再唠叨,垂手站在庄央身后,等到庄央的吩咐。

    阿辉感觉很是过意不去,伸手拍了一下杜专的肩膀,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章道拿着酒瓶跟着阿辉,也坐了下来。

    庄央耷拉着脸,转头对杜专说道:“准备点好酒,一会还会有人来的。动作快一些,不要怠慢了客人!”杜专狠狠的在庄央身后瞪着庄央,恨不得一口吃了庄央,但听到庄央的吩咐,还是小心的答应一声,低头走出房间。

    杜专一直都很讨厌庄央,但在一队只有庄央搭理自己,而且着火的那天晚上,要不是庄央,自己早就被烧成灰了。所以杜专心中一直很感激庄央,但没想到庄央这人蹬鼻子上脸,越来越嚣张!杜专后来想要反抗,但都被庄央制服,而且手段很残忍,在那之后,杜专就成了庄央的私人佣人。

    杜专只得拿出在内城时的样子,小心伺候着,有时杜专委屈,自己好不容易由内城逃出来,最后还是闹个伺候人,早知道这样,为什么要逃出来?

    等杜专带着自己珍藏的好酒,回到房间时,发现韩林和郎严也在,他又开始为每个人倒上酒,然后把食物装盘摆好,送到桌子上,站在一边等待庄央的吩咐。

    韩林喝了几口酒,看着阿辉,阿辉一直都是低着头,酒也不怎么喝,韩林对阿辉说道:“这里没有其他人,我想问问,你能否控制体内的力量?”阿辉一听这话,抬起头来,然后又摇摇头。

    韩林叹口气说道:“我们同内城的局势越来越不乐观了,而且乔礼队长还在内城,没有消息。我们和内城的战争是不可不勉的。”

    韩林喝了一口酒对阿辉说道:“我只是希望你,能尽快掌握体内的力量,这样我们在对面内城时,也能多一份把握。”

    阿辉听着韩林的话,低下了头,阿辉对于如何激发出体内的力量,可以说是毫无头绪。

    郎严看着阿辉说道:“阿辉,我进入内城后,我才知道,我们太弱了,必须变强,不能让内城宰割!明天开始,我会天天陪你练习,直到你能掌握那种力量!”说完郎严拿起酒一口都干了。

    一个人拍着手走到房间里,笑着对郎严说道:“好样的,以后陪阿辉练习的事,也叫我一个!”阿辉转头看见,焦离走了进来,他走到桌前抓起酒,就喝了一大口。

    庄央看着焦离问道:“你怎么来了?”焦离呵呵一笑,对庄央说道:“现在一队,还有几人不知道,这里有酒喝?”

    一阵香气飘进来,阿辉扭头一看林瑶已经坐在自己身边,林瑶露出可爱的笑容,看着阿辉说道:“从明天开始,我也会陪着阿辉练习,直到阿辉能掌握力量!”

    林瑶说完,拿起酒,对阿辉示意一下,然后一口干了,阿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林瑶拿着一瓶酒,递给阿辉,示意让他喝一口,阿辉笑着接过酒瓶,仰头喝了一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