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惹火狂妻:邪帝,好闷骚 > 第1533章 直觉里并不相信
    不敢让她轻易死去。

    墨云苍白的笑出声来。

    步非烟不让她死,或许只是因为,她身为替罪羊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吧。

    早在一开始,步非烟就把她当成了他犯错之下最好的替罪羊。

    墨云还来不及伤春悲秋,只听见一阵熟悉脚步声由远及近,重新走了回来。

    她心底一跳,连眼角的泪水也顾不及擦,连忙闭上眼睛。

    厢房的门再次打开,步非烟端着一碗雪白的粥走了进来,他视力极好,一眼看见了墨云眼角的泪痕。

    她醒了?

    她哭过了?

    她听到他和紫阡陌的谈话了?

    步非烟的眸子瞬间一黯,反手关上门。

    他的脚步极轻,缓缓走近,就看见墨云紧闭着眼,睫毛轻轻颤抖着。

    “醒了?”

    放下手中的白粥,他的声音很浅淡,听不出喜怒。

    墨云整个人一抖,知道自己装睡瞒不过步非烟,惴惴不安的睁开眼,一张嘴,就是嘶哑的语调,“醒……了。”

    她身上的确是中了天涯花的,步非烟每喂她一次含着海角草的血,就能消弭她身体里的一部分药性,她就能醒来一会儿,这些,紫阡陌都早和她说过。

    步非烟弯下身,把她的身子抱起来,自己坐在了床榻边,让她坐在他的腿上,重新端起碗来,舀起一勺,递到她染血的唇边,“醒了,就把这个吃了。”

    “……”

    墨云半点不敢反抗,乖顺的张开唇,咽下第一口。

    厢房里安静至极,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一口一口喂着。

    直到青瓷碗见了底,他放下碗,取了巾帕给她擦拭,看着墨云明显松懈下来的小脸,他黯着眸,冷不丁开了口。

    “紫阡陌的话,你听到了多少?”

    听着步非烟的话,墨云擦嘴的动作瞬间迟缓。

    他想说什么?

    他是不是不想救她,还想让她主动答应奉献自己的鲜血,解开他身上的毒?

    “我……”墨云顿了顿,“听到衍皇子妃说,想看你会留下我的性命,还是你的性命。”

    “是么?”

    步非烟极轻极轻的回了一句,看了眼墨云的表情。

    她的表情有些不安,手指无意识的攥着自己的衣摆,虽然慌乱,却没有任何哀戚,似乎并没有撒谎。他有些放下心来,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后背,“不要多想,我有治好你的办法,紫阡陌说的话,你不要听进去。”

    这话的意思是……

    墨云有些诧异,连忙低下头,生怕步非烟看到她的表情,察觉出什么。

    步非烟这是要救她吗?

    他打算用他的血解了她的药性,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命?

    这怎么可能?

    墨云直觉里并不相信。

    可步非烟刚才那句话太过安定沉稳,让她无法当耳边风,脑子里乱糟糟的,想起了紫阡陌之前告诉她的那些话。

    紫阡陌说,不是自己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都不要相信。

    她还说,她会帮自己,让自己得到想要的。

    墨云咬紧了唇瓣。

    她想要的很简单,无非是她爱的人也能爱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