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第1343章 女人,别动
    第1331章 女人,别动

    张晴晴很是不服气。

    她自认为自己一个在国外留学归来的精英,怎么就比不上那个姓蓝的至今还没有念完大学的丫头?

    凭什么自己和父母一家人就得毕恭毕敬的照顾蓝草?

    为什么最先认识夜殇的自己比不过一个突然之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丫头?

    张晴晴太多的不服气,让她心里憋屈到了极点,于是不由分说的端起其中的一碗燕窝喝了一口,然后把还剩下三分之二的碗放回托盘,紧接着她又端起另一碗燕窝同样喝了一大口,只留下三分之二。

    方姨盯着女儿怪异的动作,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个像女匪一样的女孩子真的是自己那个端庄优雅的女儿吗?

    “好了,妈,属于我的燕窝我已经喝了,你就把我喝剩的送去给那个丫头吧。”张晴晴得意洋洋的拍拍手,然后踩着高跟鞋大步离去。

    ‘喂,晴晴,你给我回来!’方姨气急败坏的喊自己的女儿,奈何人家理都不理她,大摇大摆的下楼去了。

    唉,这可怎么办才好?她熬制的燕窝都盛到这两个碗里了,现在,两碗都被自己的女人‘染指’过了,那她还要不要送到夜殇的房间?

    假装不知情,把这两碗张晴晴喝过的燕窝送过去?

    还是,把燕窝倒掉,重新熬过?

    不行,这两个办法都不妥当,作为这栋房子的管家,她可不敢欺骗自己的老板。

    真的不敢啊,还是实话实说吧。

    蓝草好不容易把某人哄好,让他换下浴袍穿戴整齐的回到隔壁的书房,却不见了张晴晴的身影。

    ‘老婆,人呢?’夜殇冲蓝草挑着眉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蓝草对于他顺其自然的喊自己老婆有些不太适应,于是一个白眼扫过去,‘谁是你老婆?比乱喊啊。’

    夜殇搂她入怀,亲了亲她讥诮的眉眼,笑着解释,‘你都怀了我的孩子了,不是我的老婆,那是什么?’

    “你为什么不说,我们早就把结婚证领回来了,不是法律承认的老婆,那是什么呢?”蓝草推他坚硬的胸膛,撇撇嘴反驳道。

    提起结婚证,夜殇嘴角勾了起来,戏谑的点了点蓝草的鼻尖,“傻丫头,看来你很希望我把我们已经结婚的消息对外公布啊。”

    “我才没有。”蓝草红着脸反驳。

    夜殇黑色的眸子平静的盯着她,“确定一点都没有想过?”

    他的眼神太过激烈,蓝草不敢与他对视,于是低着头说,“我是有想过,不过后来发现你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而且我没有得健忘症,还记得当初我们签署过一份生子协议,协议里就已经说明我们的婚姻虽然经过了正常程序的登记手续,是合法的,受到法律的保护,但在我和你之间却是无效的,不过是你利用我的一个道具罢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说的是跟自己有关的事,明明自己就是那份不平等协议里的女主角,可蓝草的语气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轻松。

    夜殇呢,本来应该为蓝草的自知之明感到高兴的。

    可这一刻,他竟然高兴不起来。

    他居然为蓝草说的那些话而感觉到心里不舒服。

    这丫头是什么意思?

    是觉得那份协议很好,对她很有帮助呢,还是对那份私下里签订的隐婚条款有诸多的不满?

    不过看着蓝草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夜殇自动的把答案归纳到了第一个猜测上。

    这是他了见到的结果,可他为什么一点都开心不了呢?

    难道,他从心里认定自己的妻子就是蓝草?

    呵,真么可能呢?

    一个让夜氏家族毁灭的罪魁祸首的女儿,不配做夜家的媳妇!

    他的养母,范冰晶就第一个不同意!

    见夜殇抱着自己一脸沉思的样子,蓝草心里掠过一丝苦涩,然后手指着垃圾桶说,“夜殇,你看那里,白玫瑰,张晴晴刚刚送来的时候花儿还娇艳欲滴呢,怎么一瞬间,就被毁成这个样子了呢?”

    话音落下,房门被敲响。

    “会不会是张晴晴回来了?”蓝草一边嘀咕,一边要推开夜殇去开门。

    “别动!”夜殇冷冽大手按压着蓝草的肩膀,不让她到处跑。

    他冷冽的目光扫了一眼垃圾桶里被蹂躏得惨不忍睹的白玫瑰,然后扬声说了一个字,“进!”

    方姨推开房门,忐忑的走进来,“夜少,您要的燕窝来了,可是……”

    她想诚实的承认,因为张晴晴的任性恶作剧,她辛辛苦苦做好的燕窝汤被别人喝过了。

    而这个别人就是自己的女儿。

    越想越觉得羞愧,方姨目光看向蓝草,却发现蓝草直盯着垃圾桶看。

    顺着蓝草的视线看过去,竟然看到了自己采摘的白玫瑰面目全非的躺在垃圾桶里。

    是谁把花弄成这样的?

    肯定不是蓝草,这女孩那么喜欢花,怎么会把那么好看的花给毁了呢?

    那会不会是夜殇?

    夜殇做事经常不按照常理出牌,会不会是他和蓝草吵架之后心情郁闷,然后就糟蹋白玫瑰以此泄闷闷?

    “方姨,燕窝有毒?”夜殇似笑非笑的问。

    方姨这才把忐忑的目光从垃圾桶里的白玫瑰收回来,连连摇头否认,“夜少,您可不要乱说啊,我怎么可能会把毒燕窝端给您和蓝小姐呢?”

    夜殇挑眉,语气冷冷,“不然,就是燕窝被人喝过了,你是想让我们吃别人吃过的东西吗?”

    呃?

    方姨很少见到夜殇如此这般的冷酷,一下愣住了。

    平时这个年轻人对待她和老张都是一副彬彬有礼的公子哥气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酷了?

    难道是张晴晴……

    想到这里,方姨忐忑的问,“蓝小姐,我之前有让晴晴送白玫瑰上来,该不会是她冒犯了您,把花弄成这个样子的吧?”

    看出方姨很害怕夜殇,蓝草于是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托盘,“方姨,这燕窝是您送给我喝的吧?太感谢了。”

    ‘女人,别动!’夜殇沉沉声的阻止。

    蓝草可不理会他,果断的接过托盘,“方姨好心给我们煮燕窝送上来,我们应该做的是对她说声谢谢,而不是怀疑人家在燕窝里投毒或者是偷喝了我们的燕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