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如画尘光 > 第九章
    落梨宫,梨花纷飞,洁白的花瓣铺了一地萧瑟凄凉。

    余尽尘捧着一簇白色小花,看得失神。秋来跪在地上,泪流不止。

    “秋来从没怨过皇上,娘娘亦不怪皇上。皇上可能不知道,当初你带来的那个碧儿是北国的细作。奴婢日日防夜夜防,怕她给娘娘下毒,怕她诬陷娘娘,竟不想她是这般用途的一颗棋子。早该在皇后娘娘生辰宴上就发现的!可娘娘心软,信了她小时为求自保学过暗镖之言,可她真要是弑君又怎么击腰侧处......

    当初皇上说信娘娘,转身不认人...碧儿说一句皇上就信...娘娘真心对您您却不信...如果皇上没有去...或许...或许...”秋来哽咽着说不下去。

    “娘娘也说过,她的命是皇上的,只有皇上才能决定她的生死,所以....她怎么可能会想不开....

    真要自尽,应是皇上将娘娘打入冷宫时...是皇上赐了已有身孕的娘娘五十大板时...是你将她送去和亲的那一刻...”

    秋来双眼已通红,哭到喉咙嘶哑,从地上站起来时差点跪倒。她咬了咬牙,连“皇上”也不称了,继续说道,“娘娘说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皇上不信,但秋来信。

    娘娘为你安顿天下,劳累奔波,她一个女子干涉朝政只会招惹非议,但她说她会21世纪的知识,能帮上皇上,可你呢,安定了江山便甩了娘娘,一道圣旨打入冷宫...

    娘娘半夜常常睡不着,就问秋来皇上喜欢什么她去做。娘娘做的那些玩意儿秋来从未见过,她说那是她在21世纪的零嘴。秋来想尝一下,娘娘还不让,全部都要留给皇上,可你呢,丢在地上摔得粉碎...

    娘娘早知父亲与兄长有谋逆之意,但那毕竟是与娘娘有血缘关系的至亲啊,可娘娘说公是公、私是私,她不能把祸害之根埋在你身边,于是她甘愿做一个丧尽孝道、心狠手辣的人,可你呢,竟然拱手把她送进狼窝...

    娘娘怀着皇子,秋来担心你会加害于娘娘,便把此事藏于心中,但终究是没逃过那五十大板...

    娘娘待奴婢如亲姐妹,在梵宫一字一句地教奴婢她那个时代的话语,给奴婢讲她们那里的故事...”

    秋来最终嚎啕大哭地跑出了落梨宫...

    后话,秋来投井自尽...

    小丫鬟碧儿得知心上人早已被杀,而自己傻傻被利用还伤害了善良的贵妃娘娘,在房中自缢而亡......

    大结局(一)

    史料有三。

    《南经》记:“及帝胜而归,极恸,安贵妃于皇陵。半年不朝。临元十六年夏,帝因遗子,传位其兄裕王风尘。

    是年秋,帝服毒,遗——罪己诏...”

    《北纪》曰:“太子妃逝,随即北国亡...”

    《南·北派合集》南北派首次合作,于1934年共掘秘陵,得空棺,无所获。

    大结局(二)

    睁开眼,梨花开得灿烂,纷纷洒洒地落下。

    江如画一年前辞去公务员的工作,重新参加了高考,并顺利进入央美,在姑妈的指导下,在姑妈的指导下,她的画技很有长进。

    上周她去北方一处著名景点写生,回来后就常常做同一个梦。梦里的男子怀中抱着一位红衣姑娘,鲜血顺着衣襟滴落到尘土,开出一朵朵梨花,血红的....

    更奇怪的是,她常常在人群中会看见一个身影与梦中男子极似,便下意识地去追,却一瞬消失不见。

    三个月后,一幅男人的画像以七千万的高价拍卖出。

    一幅很普通的肖像画,男人站在古寺前,侧着身,双手负在身后,微微仰着头看天空飞舞的梨花....江如画在画作后只留了一句话...

    休息室里,江如画正打着小盹。为了这幅画,她已经连着累了好几天了。

    “画儿~”

    她留的是——爱一旦植入骨髓,命运所有的刁难都值得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