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喜雀 > 第134章 温暖柔软
    挽兮磨磨蹭蹭,没有立即接过刚清洗干净的云纱,鄢列这才留意到她红彤彤的脸色。

    他疑道:“你脸红什么?”

    挽兮捂住自己的脸,犹自嘴硬,“你看错了。”随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夺过了他手里的云纱。

    “好了,你快点去洗澡吧,臭死了!”

    她留了句话,拿着云纱就溜得没影儿了,鄢列摇了摇头,开始清理起自己来。

    这边挽兮走到了鄢列方才待过的石头后面,展开云纱,脸上仍旧有点儿发烧。

    左思右想,最后她解开外裳,把云纱穿在了中间。

    嗯,两全其美。

    她满意地想着,忽然肚子里发出了一声咕叫,这令她又想起了那条滑走的鱼,如果不是鄢列突然在潭边吓了她一跳,现在她就烤上香喷喷的鱼了。

    她扬声呼唤鄢列的名字,“我刚才好不容易才抓到的鱼,你得赔我。”

    鄢列没说什么,但是从水潭里上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提了两条处理好的肥美大鱼。

    挽兮顿时心情大好,两人一路往回走时,她边哼着小曲儿,边捡了一大堆树枝,鄢列也没闲着,辨认出许多种能食用的果子,各种都采摘了一些。

    “感觉我们能在这里住一辈子。”挽兮突然感慨。

    鄢列无言,过了一会儿,挽兮才听见他轻轻地“嗯”了声。

    这里森林资源丰富,两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绝对没有问题,如果不考虑他们的身份与任务,这儿倒真的是处逍遥之地。

    世外桃源,与世无争,不外乎如此。

    “让你再尝尝我的手艺。”回到土洞,挽兮撸起袖子就是干,鄢列在旁边帮她生火,两人互相配合,倒也其乐融融。

    很快,香喷喷的烤鱼就新鲜出炉了,一人一条,正正好。

    自从踏入人世以后,挽兮最不喜欢的便是挨饿,她风卷残云地吃鱼,速度极快,在她身边的鄢列同样也很快,但是动作仍旧那么优雅,叫人看不出半分仓促,仿佛天生就没有不好看的时候。

    “好吃吗?”解决了肚子,挽兮笑眯眯地盯着他,“实话实说,不许像上回在山谷里那样敷衍我。”

    “好吃。”吃人嘴软,这回与挽兮面对面,鄢列说不出违心之语,只能坦诚以告。

    挽兮作出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实则心中早就美得泡泡直冒了。

    太阳逐渐西斜,夜幕低垂,鄢列调息着,忽然听见头顶上的土洞传来一声极细微的声响,好似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他们头上。

    洞内静悄悄的,鄢列看了挽兮一眼,下午无事,她此刻蜷在火堆旁,身上盖着衣服睡得正香。

    这姑娘的修行之法似乎与众不同,平日里不怎么见她盘膝打坐,倒是总能见着她睡觉,就算受了伤亦是如此,每每睡起来,她倒是更加精神了。

    鄢列不欲打扰她,自己悄然从土洞里出去了。

    土洞外头,是与洞内的安宁全然不同的两方天地。

    鄢列环视着面前出现的守护者们,知道定是他们今日出去,行踪被一些生物看到,报告给了守护者们。

    好消息是,猿形守护者和其它在上一回战斗中受伤的守护者,今天一个都没来,想来还在养伤之中,这便让鄢列的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

    唯一不好的是,他刚刚才重新积攒起来的力量,又要被消耗掉了。

    鄢列微微叹了口气,重又取出了自己那柄平凡无奇的利刃。

    守护者见状,仰天长号,新一轮的搏斗一触即发。

    ……

    挽兮是被人推醒的,彼时她好梦正甜,正在梦里梦着与父母一家三口团聚的时光,有人摇她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她娘亲在抱她。

    于是她下意识地伸手,将娘亲反抱了回去。

    冰凉柔软的长发蹭过额头,确实很像娘亲该有的感觉,可是挽兮抱着抱着,便觉得不对劲儿起来。

    怎么娘亲的身体这么硬?身上还有淡淡的血腥之气?

    她闭着眼,又在对方身上蹭了好几下,才朦胧地睁开了睡眼的一条缝。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她就懵了。

    她的脸上缓缓浮现了疑惑的神情,恍然觉得自己还在梦中。

    鄢列看了外头一眼,竟然就这么就着她的姿势,伸出坚实的双臂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我一定还在梦中……

    挽兮心里呢喃,否则鄢列怎么会突然间来抱她?

    如此亲昵的接触,挽兮心里泛起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种感觉与心悸、慌张类似。

    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鄢列的步子非常沉稳,一如他的怀抱令人无比安心,他直接带着挽兮走出了土洞,往森林的另一个方向行去。

    走着走着,他一低头,便看到姑娘半睁着眼,似是在看他,又似是在梦里。

    他紧了紧她身上盖着的衣服,继续朝前走去,步履不停。

    挽兮是在看他,也是在梦里,半梦半醒间,她心里仍在思索着怎样才是喜欢这个问题。

    不过与此前的畏畏缩缩、犹豫不决不同了,梦里的她变得异常胆大,还对这个问题不耐烦了。

    视线落在鄢列那张容光艳艳的脸庞,又逐渐游移到了那方弧线完美的薄唇,那唇瓣色泽微红,在暗夜里,透露着某种无声的诱惑。

    挽兮朦胧的视线停滞了几秒钟,下一瞬,她搂着他肩颈的双手陡然发力,顷刻之间,柔软的触感便落在了双方的唇上。

    鄢列的步子猛地停住,全身僵硬,立在原地竟然不能再动弹一下。

    他淡色的凤目大睁,失神地对着姑娘放大的面容。

    谁都没想到他的第一反应居然会是呆住,而不是立马推开她,这就方便了挽兮继续将自己的行为进行下去。

    她的双手渐渐转移到了鄢列的后脑与颈项,触摸着他如缎银发,慢慢加深了这个吻。

    她也是第一次,在探索的同时也在学习,原来向来以桀骜冷艳形象示人的白雀大人,他的唇是温暖的、柔软的。

    这个时候,挽兮已经非常清楚自己是醒着的。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