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怪谈异闻录 > 第七十七章 画
    胡千秋看着墙壁上的那五幅画,心中一动,一个念头登时涌现在他的脑海中。

    “你干嘛?”

    胡千秋快速跑下楼,源琉璃叫他,他也没有停下来搭理。

    胡千秋站在那面墙前,仔细盯着墙面看了一会,手掌也在上面摸索了一阵。

    “果然是这样。”

    “发现什么了?”

    胡千秋转头看了看跟下来的源琉璃,又指了指身前的墙壁,“你看这。”

    源琉璃顺着胡千秋手指所指的地方看清,在照片缺失的地方发现了几个小孔。

    “那应该是原本用来挂照片的钉子吧,不知道被谁连照片一起取走了。”

    胡千秋点了点头。

    “可那又说明了什么?”源琉璃有几分不解。

    “你数数看,一共有几个孔?”

    源琉璃虽然不明白胡千秋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却也还是盯着墙壁仔细地看了看,很快,她的目光就愣住了。

    这时墙面上共有五幅画,上面四幅,下面一幅,而昨天胡千秋他们看到这面墙的时候,墙上有七幅画,如今缺失了下面两幅,理应会有两个钉子留下的孔洞才对,可是在墙面上却有三个一模一样的孔并作一排,而且每一个孔都对应着上面的一幅画。

    “这是怎么回事,昨天我们看的时候明明是只有七幅画的,难道那时候这里的画就少了一幅?”

    胡千秋点了点头,“我们看到这面墙上画的时候,是在我们放完行李回这里来的时候,而那时候,林老已经不在了。”

    胡千秋摸了摸墙面,缓缓说道:“我记得缺失的那两幅画中,有一幅画,画的也是一盏精美的水晶吊灯。”

    源琉璃一听,身躯微震,那些信息顿时在她的脑海中炸开,又组合在了一起。

    包括林老在内,这栋别墅原本共有八个人,在林老死的时候消失了一幅,而如今高明翊吊死在水晶吊灯上,那幅与之相关的画也不见了踪影。

    “你是说,这些画分别对应我们几个人,而没当一个人出事,墙上的画就会少一幅?”

    胡千秋点了点头,“应该就是这样。”

    源琉璃轻咬下唇,“那另一幅不见的画又画的是什么?”

    胡千秋思索了一会,但还没来得及说话,原本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李瑞俞却突然开口。

    “这面墙有什么古怪吗?”

    虽然胡千秋和源琉璃讨论的声音不大,但他们一直站在那面墙前切切私语,还是不可避免地引起了李瑞俞地注意。

    “奇怪,我记得这面墙上的画明明有八幅的啊。”李瑞俞转头看向黄天海,“是这样的吧?”

    黄天海扶着横放在地上的梯子,探头看了看墙壁,“好像确实是这样。”

    胡千秋心中一动,赶忙追问道:“那你还记不记得昨天挂在第二排最外侧的画,画的是什么?”

    黄天海耸了耸肩,“我那时候又没怎么注意,怎么会还记得?”

    黄天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想了想,“我记得,原本挂在第二排最外面的那副画,画的是一只老虎。这和案件有什么关联吧?”

    源琉璃和胡千秋一听,同时看了对方一眼,均从对付眼里看到了震惊。

    胡千秋扯了扯嘴角,“何止是有关系。”

    如今看来,每一幅画不但对应着每一个人,而当一幅画消失的时候,与之对应的是有人会以和画中内容相关的方式死去。

    胡千秋看先黄天海和李瑞俞,“你们刚刚去找梯子,有看到袁京吗?”

    黄天海和李瑞俞同时摇了摇头,黄天海说:“别说人了,就连一个鬼影都没看见。”

    胡千秋皱了皱眉头,这可难办了。

    胡千秋抬头看了看此时正站在三楼平台的陆萱,“你也下来帮忙找吧,说不定他也出什么事情了。”

    “我不舒服,你们去找吧。”

    陆萱说完这话就回房间了,胡千秋有些无奈,却也不好强人所难,叹了口气,说道:“梯子先放一边吧,咱们分头去找,看看袁京到底去哪了。”

    李瑞俞也知道袁京突然消失,多半是出了什么意外,所以还不迟疑地点了点头,拉起黄天海往别墅外走去,“我们去外面看看。”

    胡千秋点了点头,随即想起一件事情,“你们之前出去外面找林老的时候,有注意到外面的吊桥吗?”

    李瑞俞愣了一下,抓了抓脑袋,“没注意嗯,那时候我们两个就在周围找了找,没有到吊桥那里。”

    胡千秋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没什么事了,你们去外面找吧,里面交给我们。”

    李瑞俞应了一声,就和黄天海出去了。

    看着两人背影,胡千秋又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

    胡千秋摇了摇头,“没什么,如果他说的是实话的话,那就不太好确定吊桥是在什么时候毁去的了。”

    “现在知道吊桥是什么时候毁掉的也没有意义了吧。”

    “确实是这样”胡千秋点了点头,同时看向别墅大门的方向,“我怎么感觉他们两个似乎也在隐瞒着什么。”

    源琉璃看着胡千秋的侧脸,“其实这件事情跟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你也没有必要这样劳心费力。”

    胡千秋怔了一下,转头看向源琉璃,“你之前不是还说我不肯出全力,还诬陷我说我看到他们死光才开心吗?怎么现在又劝我不要那么费心?难道你看我太劳累,心疼我了?”

    “我……”源琉璃俏脸一红,讪讪地转过头去,“我去找人了。”

    自从和源琉璃相识以来,胡千秋几乎没有见过源琉璃这样的表情,此时此刻也是有些诧异,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女人还真是难懂,比这诡谲的案件,都要复杂得多。

    胡千秋和源琉璃开始在别墅内部搜寻。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胡千秋扭转着一间房门的门把手,折腾了半天也没有反应。

    “应该是上锁了吧,换下一间吧。”

    “不!”胡千秋竖起自己的手掌示意,“昨天我也大致调查了一下这里,这个地方原先是林老的房间,而在昨天的时候,这个房间并没有上锁,还能够正常出入。”

    “难道是他们谁把房间锁上了?”

    胡千秋摇了摇头,“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