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荒天帝录 > 第215章 是鸳鸳也是青央珏
    “啧啧啧,这盛世之下,不仅天骄辈出,就连美美之人也是穷出不穷啊!”黄德狠小声感叹着说到,为青帝之女的姿容赞美。

    短暂的失神了一下后,陈沐风等人再次坐下,他们与青帝之女也不相识,对方即便是到来,也只是平添了宴席的气氛而已,与他们无关。

    然而几人这样想着时,正坐对着门口处的道士却见到了那央珏帝女正一路朝他们的位置走来,眉头也是微微皱了起来,他们哥几个与这帝女都不相识才是,难道是来找黄德狠?

    道士在心里想到,他也只能这么想了,黄德狠家住五帝州,而且家族古老,在帝州中声望不弱,并且与青帝所在极其靠近,二人认识,乃是理所应当之事。

    只是当道士这样想着时,却见到来到风子身前一动不动,笑盈盈地看着风子的央珏帝女,那样子明明就是见一个相熟之人一般!

    “风,这样就认不出我了?”

    陈沐风起身看着身前气质脱俗的美女子,此时看着自己的眼睛都快笑成两轮弯弯月了,可是他不记得自己何时与五帝州中的青帝之女见过,即便是这五帝州,自己也是第一次到来。

    看到身前拔高了不少的身影,央珏微微一笑,看来之前她隐藏得很好呢,以至于现在几人都认不出她了。

    “我是韵鸳,亦是青央珏哦。”央珏帝女出口,将自己曾经用过的身份道出,让得陈沐风几人呆在座位上!

    仔细盯着身前之人看了一下后,几人发现身前女子何韵鸢还真的及其相似,之前因为碍于对方的身份,他们也只是短暂的看过一眼,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似乎是怕几人不相信,央珏帝女释放了自己的气息。在感受到这熟悉的气息后,座位上的几人对视一眼,脸上都有掩饰不住地惊讶,他们没想到这个曾经与修罗天中寻求他们庇护的韵鸳竟是会是五帝之一青帝的女儿!

    就连黄德狠也是一惊,如此说来,这央珏帝女竟是隐藏了身份进入了修罗天历练,而且还没有被人识出!

    “韵鸳,真的是你啊!你可真能藏!”确认眼前之人真是韵鸳后,陈沐风也是一喜,除了洛姐姐外,韵鸳可是自己的第二个异性好朋友,虽然现在才知道对方的另外一层身份,但是他依旧有一种亲切感。

    看着与陈木沐风等人于一起有说有笑的央珏,远处的四大帝子帝女似乎明白央珏为何会来参加此次宴席了。

    他们没想到央珏竟然是为了陈沐风而来,即便不知道几人为何相识,不过看得出来央珏与几人关系极为要好,尤其是与陈沐风说话时,央珏眼中总是带有柔和。

    九黎族的黎战歌此时正与滥觞道教中的几位道主把酒言欢,看到央珏帝女与陈沐风竟然那般熟悉之后眉头也是微皱起来,陈沐风给他的感觉可不是那种风流倜傥,爱寻求浪漫的潇洒之人。反而他觉得陈沐风是那种血气方刚,有豪情之人才是。可是如今看来,这位被自己默认作最强之一的人身边却会有如此多的美人!

    司徒家的天女就算了,毕竟二人家族关系要好,乃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还有最近于帝州中所传的微生家与陈族有缘一事,以陈沐风为由拒绝其他家族的提亲。而且现在看来,这央珏帝女与其的关系也是十分要好,仔细看来,对方确实也是有些俊逸秀气,而且实力强横恐怖,但他就是觉得陈沐风这个人应是那种专注与大道修行的人才对,与男女之事总觉得沾不上边。

    与苍生渡地渡世菩萨等人坐在一起的司徒伊洛看着出现在陈沐风身边的央珏帝女,风总是会认识一些极为优秀的人,但让她唯一庆幸的是风对于男女感情极为木讷,几乎就是一窍不通,心思全都用在了天下大道和万神安危之上,如此一来,她也不用太过担心其会被人出其不意的抢走。

    “风,洗礼结束之后有什么打算,若是没有决定下来的话,不如先来帝族中,凭借你的资质,我想爹爹一定会不吝赐教的。”

    “洗礼后的打算已经决定好了,悄悄告诉你,我们要一起去盗墓!”陈沐风倾过身子,凑在韵鸳的耳朵边小声的说到,然而他不知道这在他看来于朋友间的一正常举动,在其他人眼里却是有些亲昵的味道了!

    见到风对自己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拘束,央珏双眼再次弯成两轮弯弯月。风对自己还是那么亲和就好,至于风口中所说的盗墓一事,只要他开心就好。

    宴席持续到深夜,因为洗礼的缘故,四大宗门中的最强者也渐渐离开,而央珏帝女也是在陈沐风的相送下即将离开。

    “风,你以后叫我韵鸳还是央珏啊?”来到一个老妪面前的央珏帝女朝着相送的陈沐风喊道,她想让对方知道真实的自己,故而以真实身份出现,不过在此之前她心里还是很担心的,毕竟她之前一直赢藏了自己的身份。

    “你让我怎么叫我便怎么叫。”

    “那以后你不准叫我韵鸳了,要管我叫央珏,我要用自己真正的身份和你相识。”央珏说话后在老妪的陪同下一脸高兴的离去了,她之前一直在担忧,害怕风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会变得不如以前那般待自己,不过现在看来只是她自己多虑了而已,风还是以前的风,对自己还是如好友。

    不过,她可不满足于朋友呢!原本她是打算隐藏身份与风多相处一些日子,可是现在微生家突然弄出这么个事,她可不能再等下去了。微生家的老祖可是一个通达时空大道的大人,其所说不可能无凭无据,而且父亲也说了,微生家与陈族,确切的说是与风早早年确实就已经结下了缘,而且微生家的微生琴儿可是出了名的美,如同九尾仙狐化身一般,简直就是一个小妖精,她可不敢放任其这样继续下去!

    一夜过去,参加洗礼的四大宗门间的弟子都没有睡,而是在连夜的调整自身状态,洗礼来临,一切全凭个人实力,这样的洗礼一身都不可多得,而且在现阶段,这样的洗礼能给他们带来不可替代的好处!

    湟溪的边上,一千余人看着静静流淌的湟溪大河,河水浑浊,没有大海那般无边无际,也没有大江那般波导汹涌的澎湃气势,但是静谧流淌的玄黄色河水却给所有人一种无比神秘的感觉,不自觉的便心生敬畏!

    站在陈沐风身前的道士将手伸进湟溪中,却感受到无比沉重的压力,看到道士表现出来的异样,其他人也纷纷将手伸进湟溪中,以前只是听闻,现在亲自感受,果真非凡,这湟溪流淌的河水竟然奇重无比,全然没有平时水的那种轻柔!

    “这湟溪下方埋藏着古往今来诸多陨落的大帝,为了有更多的力量在暗裔再次席卷而来出现,已经逝去的大帝让后人将尸骨封存与帝冢中,能入这帝冢的大帝身前都是道行通天之人,任意一个都是能坐镇一方的存在,即便是死去,其身躯上的大帝气机以及帝躯上的神萃都浓郁无比,其中有些太过远古的原始大帝身躯上还附有各种各样恐怖绝伦的原始帝经。

    “要知道,在远古的过去,先人们的修炼方式与我们可不一样,在远古时期,修道之人会将大道经文烙印在自己的血肉中,甚至是烙印在骨骼之上,而成就帝者即便是死去无数岁月,其躯骨上的帝经也不会消失,不过不会消失的还有其帝躯上的大帝气机。”

    “但帝冢中的大帝神萃与帝经并不是随便就能得到,相反,能得其造化的弟子绝对屈指可数,所以进入帝冢中,所有人都会十天的时间来接受中央大帝的传道,十天后所有人可根据自身实力对帝冢中的大帝投影挑战,胜者可以获得大帝骨躯上的神萃。

    “当然,并不是每一位大帝骨躯上都会留有帝经,而且留有帝经的大帝骨骸也不是任谁都能挑战的,否则即便是中央大帝亲自出手,也不一定能护住,尤其是那些古老的帝躯,即便你们中许多人都已修至天道境大圆满,可是其尸骸上散出的一缕气机就足够在瞬间震碎你们的身躯,切记贪婪,将自己葬送与帝冢中。”

    除了帝下之都中的东都主在向门中弟子介绍帝冢的情况外,其他三大宗门的领军人也是如此,虽然经过种种磨练,在场之人皆是被磨去了不少棱角,心智也成熟了不少,但是湟溪下的帝冢中封存的可是让他们都心生欲望的诸多造化,一群年少之人又怎会不心生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