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帝女太玄 > 第三十二章
    顾南野走进来看着桌上寥寥几行字,问道:“最终回还没写出来?”

    曲慕歌困扰道:“还没想好怎么收尾。侯爷,你看了我前面的稿子吗?我这次写的故事可以发出去吗?”

    顾南野说:“你想将贵妃的罪行昭告天下,发自然能发,但只是这样发出去,恐怕作用不大,如果你同意,我要借你的话本一用。”

    “做什么用?”曲慕歌惊讶极了,睁着葡萄样的大眼睛看着顾南野。

    自六月二十五日朝会上提出御驾亲征收复光明关之事,雍帝御驾已于七月初十启程,于七月底抵达光明关附近的天健城。

    只要一声令下,西岭军几日之内便能收复光明关。

    为了拉拢边防军,朝廷计划在收复光明关后在天健城开封赏大会,加之中秋节临近,届时会有热闹的军民同欢宴。

    “好宴必要配好戏,但《二妃传》讲的是宫妃之间的个人仇恨,不足以在御前献艺。若你在最终章里写皇帝御驾亲征击退虬穹敌军,并在阵前斩杀优嫔,亲手为良妃报仇,借此将皇上歌功颂德一番,就很适合在封赏大会上演出了。”

    高手啊!

    曲慕歌眼神一亮,连连点头,说:“侯爷好计策!”

    顾南野拍了拍她的头说:“写好了送过来,我这几日就安排人送去天健城。”

    曲慕歌摸摸自己的头顶,嘟囔道:“侯爷别拍我头,都长不高了。”

    曲慕歌本身是个快一米七的高个女孩儿,但时下十三岁的叶太玄只有一米五出头,每每抬头看着身材高大的顾南野,她都担心自己长不高。

    “想长个就要多动动,你天天窝在房里,必是个小矮墩。”顾南野闲赋在家多日,竟也有了逗小孩儿的闲心。

    曲慕歌自尊心受挫,暗暗决定写完《二妃传》后就加强锻炼。

    《二妃传》的最终回不仅加入了皇上御驾亲征为良妃报仇的戏码,曲慕歌还仿照《长恨歌》的个别片段,加入了良妃魂归御前,梦中与皇帝洒泪道别的感情戏。

    戏里最后一幕是皇帝抱着良妃留下的孩子,亲笔写下“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千古绝句。

    顾南野收到完结的话本时,看完有些惊叹,将最后几句诗文反复读了几遍,难得夸奖小姑娘:“文采卓然,的确如母亲所说,是可造之材。”

    他不禁有些疑惑,前世的太玄公主,有如此资质吗?他竟一点也没发现。

    曲慕歌用厚脸皮强撑着接受了顾南野的夸奖。

    曲慕歌在故事的最后夹带了点私货,她借用了诗王白居易的诗词打感情牌,是为了让皇上感动,并联想起当年与文妃之间的感情,这样等曲慕歌以后回宫,或许还能得皇上的另眼相待。

    顾南野将话本装进封好的木匣子里,并附上书信一封,安排冯虎送到天健城太守何振勇手中。

    安排了外面的事,曲慕歌请示道:“夫人让我问问侯爷的意思,中秋宴的事,您想好怎么办了吗?”

    一听这事,顾南野脸色就沉了下来。

    这几天,他为这件事跟顾夫人有些置气。

    自顾老爷被顾南野以养病的由头囚在了农庄上,顾家总有族亲到顾府或是顾家的生意上闹事。

    这些人虽都被范涉水的人拦了,但也有不少流言蜚语传到顾夫人耳中。

    顾夫人担忧儿子的名声,不想他背上“弑父”的骂名,有意借中秋节办宴,缓和同顾家族亲的关系。

    在这件事上,顾南野的立场却是十分极端,不仅拒绝和任何顾家族亲来往,还不许顾夫人将顾老爷接回顾府过中秋节。

    如此恩断义绝,如仇人一般。

    曲慕歌不禁揣测,顾家上一世是不是做了什么非常对不起顾南野的事……

    “夫人或许不理解侯爷的决定,但全是为了侯爷的名声着想才要同顾家来往。夫人这几天睡不好吃不好,侯爷就别跟夫人置气了。”

    顾南野皱了皱眉头。

    上一世他家破人亡,只剩自己一个,可以全然不在乎名声,但现在他不能让母亲被他的名声所累,还是得有所妥协。

    曲慕歌出主意道:“不如一人退一步,中秋宴不请顾家族亲,但还是把顾老爷接回府过节,这样也能堵一堵外人的口舌。”

    顾南野手指烦躁的敲了敲桌面,还是不情不愿的点了头。

    曲慕歌将消息带回给顾夫人,顾夫人愁了几天的脸色终于舒展开。

    “儿大不由娘,小野如今连我的话也听不进,倒是能听你的劝。”顾夫人有些吃味的说。

    曲慕歌抱住顾夫人的一只手,撒娇道:“那是因为我说夫人您急的吃不下饭,侯爷心疼夫人才同意的。”

    “小机灵鬼。”顾夫人点了点她的鼻头。

    而后想到一事,说:“过几日,新太守家的夫人会来家里做客,我请了几家本地望族作陪,到时候家中客人多,客人带来的孩子们,就交由你帮我接待了。”

    “啊?我不太懂人情世故,怕是办不好。”

    顾夫人说:“有什么办不好,横竖在家里,我和辛妈妈都在,若有不懂,随时来问。”

    曲慕歌只好应了此事,而后去找辛妈妈,问这次要来的客人有哪些。

    新任太守谢兆林八月初刚抵达金陵,便让自家夫人前来拜访顾夫人,足以见得对西岭侯的尊敬。

    谢太守家中有三子一女,三个儿子已经成年,都在外地当官,只有一个幼女谢知音还在身边陈欢膝下。

    谢家乃官宦世家,夫人是书香门第出身,谢知音自幼就有才名,是大家闺秀的典范。

    曲慕歌反复在“谢知音”的名字上看了几遍,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向下一页。

    被顾夫人请来作陪的有卫、梁、林三户人家的夫人。

    卫夫人是前大学士卫谦的儿媳,卫谦与顾夫人的父亲宋太傅是同窗,两家有故交。

    梁夫人是西岭军镇抚梁道定的夫人,梁道定是顾南野的下属,自然与顾家亲近。

    林夫人是围棋国手鲁宁之女、金陵书院院长的夫人,与顾夫人是闺中密友。

    都是在金陵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三家其实早在顾夫人给顾南野办接风宴时已经来过顾家,但曲慕歌那时在闹脾气,并未见过这些贵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