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都市无上仙王 > 第23章 你恶心到我的客户了
    高大志这样的人,别看大字不识几个,但能混到今天这身家,自然有其道理,绝非“运气”两个字能概括的!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高大志的生存哲学,简单来说就是:从不惹比自己牛逼的人,该认怂的时候,果断认怂!

    此时,得知聂浩宇就是聂国雄的儿子后,高大志果断认怂了,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趾高气扬,点头哈腰道:“聂少,是我眼瞎了,没认出您来。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我这就滚……这就滚!”

    说话的同时,一边后退,一边鞠躬。

    “滚出去可不行,高老板怎么说,也是个体面人。”聂浩宇咧嘴笑道。

    “没关系,没关系!我老高就是个土鳖!聂少让我滚,那是看的起我。哈哈~”高大志故作幽默道。

    “还是不行!让高老板就这么滚出去了,岂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说我博雅轩怠慢了贵客?”聂浩宇撇嘴道,继而话音一转,“我看这样吧,高老板还是从这里爬出去吧!”

    “什……什么?”高大志大张着嘴,有些不敢相信。

    聂浩宇脸色骤然转冷,冷笑道:“高老板,如果我没记错,刚才你就想让大师爬出去吧?既然你这么喜欢让人爬出去,那今天就当着大家的面做个示范吧!”

    “我……”高大志一脸的便秘色,恨不得冲上去,再抽张露露两巴掌。

    此时,他恨的不是陆铮,也不是聂浩宇,而是张露露!

    麻辣隔壁的!

    要不是这贱人,他老高今天又怎么会这么难堪?

    而且,这爬出去的提议,好像也是这个贱人提出来的!

    “怎么,高老板不乐意?要不要我叫人帮你?”聂浩宇脸色变得越发森冷。

    今天他是打定主意要帮陆铮找回这个场子,若是高大志不配合,他不介意给其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一个土财主而已,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别……不用,我自己来。”高大志察觉到聂浩宇眼中的冷意,连忙说道。

    他想不通聂浩宇为何如此针对他,按理说,他才是博雅轩的贵宾,每年都在博雅轩消费上千万,算是大客户了。

    即使陆铮身份尊贵,聂浩宇也应该打圆场才对,而不是单方面的针对自己!

    虽然满脑子不解,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动作。

    高大志一边趴在地上,一边在心中默念起“怂字经”,体会其中精神,他感觉自己对“怂”字又有了新的领悟。

    而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坦然爬出了博雅轩。

    张露露并没有跟着高大志一起离开,而是等高大志身影消失后,转头看向陆铮,强挤出一丝自认为妩媚的笑容:“陆铮,其实我……”

    “滚!”

    陆铮冷漠打断张露露的话,眼中满是厌恶。

    不用听,他也能猜出张露露要说什么。

    还好及时打断了,不然他能把隔夜饭吐出来。

    张露露脸色一白,泪眼朦胧道:“陆铮,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我知道错了,难道你真这么绝情,连一次机会都……”

    啪!

    一道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张露露的脸上被狠狠抽了一巴掌。

    动手的人,并不是陆铮,也不是聂浩宇,而是之前接待陆铮的店员,如今被聂浩宇任命为经理的曾雪!

    众人都转头看向曾雪,一脸的愕然。

    就是张露露也傻眼了。

    曾雪正甩着小手,刚才那一巴掌也让得她掌心发麻,见众人都盯着自己,俏脸微红地低下了头。

    “你……你凭什么打我?!”张露露怒视着曾雪,气急败坏地尖叫道。

    闻言,曾雪陡然抬起头,直视着张露露,冷冷道:“你恶心到我的客户了!他不好当面抽你,我可以!”

    “哈哈哈哈~”

    聂浩宇听到曾雪这话,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对曾雪道:“说的好!看来我没选错人,你绝对能胜任经理的这个职位!”

    陆铮一脸笑意,冲着曾雪竖起了大拇指!

    佩服!

    “你……你们!”

    张露露气得满脸通红,指了指众人,最终怨毒道:“陆铮,你给我等着!你会后悔的!”

    说完,转身朝着外面跑去。

    聂浩宇脸色一寒,给保安使了个眼色,就打算让保镖将其拦截住。

    今天这一出,说起来始作俑者乃是张露露!

    他的打算,便是让张露露和高大志一样,从这里爬出去!

    不过,却被陆铮阻止了。

    陆铮心中叹了口气,他并非是圣母心泛滥。就凭张露露之前的所作所为,他恨不得杀了她,但却不想如此折辱张露露。

    毕竟,他们曾经在一起过!

    折辱张露露,那就是否定他自己的眼光,也是变向地折辱自己。

    虽然,他之前的眼光,确实不怎么样!

    既然不能杀了张露露,也不想折辱她,那就只能任其离开。这样也好,放过了张露露这一次,陆铮以往的心结也彻底解开。

    “从今以后,就是陌生人了!希望你……不要再惹我!”陆铮望着张露露离开的方向,心中暗暗道。

    以后再遇到张露露,他也可以坦然面对,绝对不会再出现之前那般几乎失控的状况。若是张露露还敢招惹他,他也不介意辣手……

    ……

    博雅轩,三楼,贵宾室。

    “大师,没想到您这么年轻,就已经结婚了。您放心,礼物的事都包在我身上。”聂浩宇在得知陆铮是要为“岳父岳母”买礼品后,当即拍着胸脯道。

    “不用叫我什么大师,我叫陆铮,你直呼我名字就行。”陆铮摇头道。

    “那怎么行,要不……我叫你陆少吧?”聂浩宇迟疑道,感觉陆铮的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却一时想不起来了。

    “随便吧。”陆铮无所谓道。

    等美女助手沏好茶,聂浩宇又对其耳语了几句。

    美女助理闻言,不由微微一惊,看了看聂浩宇,脸上露出一抹不敢置信之色,似乎是在怀疑自己听错了。

    “去拿过来吧,你没听错!”聂浩宇摆手道。

    等美女助理出去后,聂浩宇这才看着陆铮,正色道:“大……陆少,实不相瞒,其实我有一事相求。”

    “你想让我解决你身上的问题?”陆铮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似笑非笑道。

    他可不认为,聂浩宇在楼下时那么不遗余力的帮自己,甚至不惜损失高大志这个大客户,仅仅是因为昨天从自己手中买了符?和丹药。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至于聂浩宇求的是什么,陆铮自然心中明了。

    听到陆铮这话,聂浩宇身体一震,看向陆铮的目光越发明亮起来:“陆少,既然你看出来了,我就直说好了。刚才在楼下,你应该听说了,我昨天出了车祸?”

    陆铮点了点头,继而眉头微皱。

    按理说,聂浩宇身上带着“驱邪符”,能够暂时压下其身上的问题,不应该出现车祸才对。

    等听完聂浩宇的讲述,陆铮这才了然。

    原来,昨天聂浩宇离开了陆铮的摊位后,还没出风水街,便遭遇了扒手。钱包、连同装有“驱邪符”的香囊,都被扒手偷走。

    好在那两瓶丹药,是被聂浩宇拿在手里的,而装有“护身符”的香囊,则被他放在了衣服内兜,都没被偷走。

    对此,聂浩宇倒也不怎么在意。

    他就是在这两条街上厮混的,对道上的三教九流都熟悉。这扒手竟然不开眼,敢偷他的东西。过后,他有的是办法将其揪出来!

    当务之急,还是按照陆铮的方法,将那两瓶丹药封存好最为重要。

    没有了驱邪符,之前那种如陷泥沼的感觉,再次出现在他身上。

    就在他开车路过一个事故多发区域时,突然感觉大脑一昏,而后便被一辆疾驰的大货车撞中,在路上翻滚出了几十米远。

    等停止翻滚时,他那辆法拉利加利福尼亚,早已经变成了一堆废铁。

    按理说,如此严重的车祸之下,聂浩宇是没有生存的可能的。

    然而事实却是,车报废了,聂浩宇不但活了下来,而且毫发无伤。昨天在医院里检查了一遍后,除了受到些惊吓外,根本屁事没有。

    聂浩宇回想起车祸发时,从胸口冒出的包裹住自己的金光。第一时间,便想到了从陆铮那里买的护身符。

    打开香囊一看,果然,香囊内本应该折叠整齐的“护身符”,已经变成了一撮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