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异界小吃店 > 第055章 烤鱼
    小伙子喉结动了动,回头擦去眼泪,抱了抱拳,转身离开。

    秦飞目送他离去,希望上天善良,让每个肯努力的人得到应有的回报。

    随即,秦飞前往菜市场买鱼。

    万县烤鱼并不需要多么名贵的鱼种,普通草鱼即可。

    因草鱼什么都吃,发育快,生命力顽强,所以售价相对低廉,四五文钱一斤,十几文钱便能买上一大尾。

    若是碰到仰泳的鱼,还可能更便宜。

    但这并不代表草鱼的营养价值就比那些名贵鱼种低,据科学检测,草鱼的氨基酸含量远高于大多数鱼肉。

    秦飞便购买了一条四斤半的大草鱼,又去买了金针菇,莲藕,还有挂面。

    可能有人会问,吃烤鱼要这些做什么?其实这些恰恰是万县烤鱼的画龙点睛之笔。

    回到店铺,秦飞把门关死,毕竟这是要拿到美食大会上参赛的作品,在这之前都不得曝光。

    先开始杀鱼,一刀背拍下去,活蹦乱跳的草鱼就被拍晕了。

    这么做的好处,一来便于处理鱼鳞,二来是身为厨师的人道,可以让食材少些痛苦。

    因为秦飞获得了烤鱼的全套烹饪技巧,自然也有杀鱼的经验,运刀如电,刷刷几下就将鱼鳞刮了干净。

    随即,从鱼腹拉线剖开,去掉内脏,鱼鳃,若是喜欢吃鱼泡,倒是可以留下一起煮。

    秦飞将鱼泡丢给一旁生啃红薯的黑猫,黑猫吓了一跳,嗅了嗅,一脸嫌弃地走开了。

    猫咪不是挺喜欢吃鱼泡的么?为什么我家的猫这么喜欢啃红薯?

    秦飞想不通也就不想,继续处理鱼。

    去掉内脏后,鱼腹腔内有一层黑膜,这个一定要洗净,吃了有害健康。

    接下来,炉火生旺,因为秦飞没有制作烤架,只好徒手抓着草鱼烤。

    虽说烈火掌还不能煎鸡蛋,但耐住这点温度是没问题的。

    注意,这是专业人士的骚操作,小朋友千万不要模仿哈。

    将鱼肉翻烤一阵子,至外表焦黄,即可取出备用。

    现在开始炒料。

    万县烤鱼主要有三大口味,香辣,泡椒,豆豉。

    渝菜的灵魂是辣椒,所以秦飞决定尝试的是香辣味。

    锅里倒入适量油,下入干辣椒段和干花椒爆香,待得热油析出辣椒素,变得红艳艳时,放入葱段,蒜瓣,以及秦飞的秘制辣酱和调味料。

    炉火转小,慢慢熬制片刻,将烤干的草鱼整条放入其中,翻动炒料将整条烤鱼埋没,慢煎入味。

    原则上来说,这个步骤应该是在铁盘子下架炭火完成的,但现在很多工具不齐全,将就一下,后面再去找张铁匠做一批。

    鱼肉被油煎得滋溜作响,等入了味道,便可撒上葱花,香菜,红亮亮香喷喷的万县烤鱼便算成功了。

    色泽和气味是味觉的先锋兵,瞬间将秦飞征服,连忙用筷子撕下鱼腰的一缕精肉。

    鱼肉外表焦黄,里面还白条条的,放到炒料中蘸上一蘸,吹吹热气,送入口中。

    鱼肉的主流吃法,吃鲜吃嫩,但万县烤鱼的风格完全不同,火烤油煎,鱼肉变得非常有嚼劲。

    但这种嚼劲不属于柴,介于细腻与粗糙的平衡点,给口腔带来了十足的乐趣。

    再说说调味,辣酱赋予了鱼肉辣味,大蒜小葱和芫荽带来了香,可谓辣得厚重,香得轻盈。

    食盐不急不躁,恰到好处进行点缀,舌头都开始颤抖起来了。

    咕咚一声,秦飞咽下鱼肉,呼出一口老气,借用当年那同学的话,巴适惨老。

    黑猫也被秦飞的吃相吸引,跳到秦飞怀里,喵了一声。

    秦飞便给它撕了一缕鱼肉,黑猫嗅了嗅,喵喵奥地吃了起来。

    一条四斤多的大草鱼,一人一猫,很快吃得就只剩下鱼骨头了。

    秦飞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把整条鱼骨夹起来嗦了一遍。

    但一顿烤鱼吃完了吗?并没有。

    秦飞将金针菇,莲藕片,面条三样,放入开水中烫煮片刻,然后捞起沥干,拌入烤鱼的炒料之中。

    炒料在赋予烤鱼滋味的同时,也将鱼肉的滋味析出,拌上金针菇莲藕面条等素菜,无比美味,一点不浪费地统统送入五脏庙。

    吃完这些,秦飞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地瘫在躺椅上。

    可没过多久,响起敲门声:“秦老板,天色不早了,该开门营业了!”

    秦飞享受着美食,没注意已经到黄昏了,但他吃饱之后,不瘫上一阵子是无法恢复元气的,便对黑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握草,什么这么香?”门外人并没有走,反而敲门越发剧烈了,“秦老板,开门啊,别躲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你有本事做吃的,怎么没本事开门啊!”

    “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

    ……

    脑袋被吵得嗡嗡响,秦飞若是不开门,外面的这个家伙估计能喊一晚上,只好将烤鱼的痕迹收拾干净,开了门。

    “秦老板,你背着我们偷吃什么好东西了!”几个食客眼睛很尖,鼻子嗅来嗅去的,宛如侦探一般,寻找着蛛丝马迹。

    “在研究新菜,但是失败了。”秦飞一副遗憾的神色。

    几个食客听到这话,将信将疑,自己搬桌子去门口坐好,随即拍打着桌子,宛如一群嗷嗷待哺的小狼崽:“秦老板,我要吃火锅串串香,酸奶紫米露,炒田螺,啤酒……”

    秦飞好一番忙碌,方才将饥肠辘辘的食客们喂饱,这些人吃饱了没事做,吹着牛逼,不知怎的,又聊起了鬼故事。

    “听说咱们县里闹鬼,好多人都看见了,就那个杨柳巷子,待得夜深人静,就会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站在那儿!”

    “有这么邪乎吗?莫不是人家晾的衣服看走眼了。”

    接下来,几个食客就开始争到底是女鬼还是衣服,差点打了起来,还找秦飞评理。

    秦飞思索片刻:“我觉得应该谨慎看这个问题。”

    衣服论者顿时趾高气昂,对头,人不能太迷信。

    不料秦飞继续说到:“毕竟有可能是穿女装的男鬼。”

    ……

    小吃街上,店家们忙碌着生意,没时间管小孩,一群孩子便在空地玩着传毽子的游戏。

    结果有个小女孩力气大了些,把毽子丢进了一处昏暗的小巷。

    小女孩便进入巷子寻找,发觉毽子挂在了一棵杨柳树上,人小腿短,怎么都够不着。

    而杨柳树旁,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小女孩拉了拉白衣女子的长裙,眨巴着大眼睛:“大姐姐,我够不着,能不能帮我拿一下内个……”

    女子没有任何反应。

    但过了阵子,女子终究伸手将毽子从树上摘下,声音幽幽:“下不为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