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七章 他一定要死
    “可惜啊,离三蟒之力,还差半步!”



    躺在地上,口鼻流血,浑身剧痛的林西,眼神再次失焦。



    他清晰地看到,最后四颗辟谷丹化为滚滚精气,被神奇的飞檐收取,在他和林繁二次磓撞在一起时,紫光凝聚出一滴青露,刹那滋润强大他的肉身。



    就差那么一点。



    或者说,要不是磓撞的刹那自己肉身受伤,几乎可以说,自己已经真正具有三蟒之力了。



    之所以还差那么一丝,就是因为青露化作的能量洪流,首先要分出一部分来,为他疗伤,祛除那一磓撞之下,差点撕裂的筋肉。



    林繁毕竟是武者初期巅峰的肉身,三蟒之力只多不少。即便林西现在已经具有了完整的三蟒之力,在肉身和力量上,和林繁还是有一些差距。



    而疗伤之后的青露能量,虽然依旧蕴含青露能量的九成,但是就是这疗伤用去的一成,就让林西叹息之余,几乎想爆粗口。



    此时的林繁,看到林西被自己磓得躺在地上半天不动,兴奋得朝着林西咆哮:



    “垃圾废柴,起来,你给本少起来继续磓,看最后你丫的钻不钻狗洞!”



    “嗷!不能认输嘎嘎,谁认输谁是狗|娘养的哈哈哈”



    此时,演武场上的所有林家子弟全部沸腾了。



    林西一夜之间居然身居了至少二蟒之力,特别是刚才吞食辟谷丹,力量暴增的场景,太震撼了。



    这家伙,要是当吃货就能晋级,修炼将会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情啊!



    然而,果真如此的话,他们这些欺辱过林西的子弟以及强势奴仆们,从此还能睡得着觉吗?



    “林繁好样的,赶紧的,给这废柴身上添百八十个血窟窿,让他知道,废柴和天才之间,究竟有多少个十万八千里!”



    “林繁少爷,赶紧上去踩死他,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让这废柴从此再也站不起来!”



    林繁磓伤了林西,看到林西半天没有反应,虽然信心爆棚,但是依旧心有余悸。



    林西的逆袭带给他的震撼太大了。



    一夜之间啊!



    就能偷袭撞飞他。



    这要是两夜三夜之后,会发生什么?



    会不会明天早上起来,自己就磓不过这废柴了呢?



    昨晚上遭了雷劈的林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所以,尽管林繁觉得自己此时上前虐打林西,显得有些跌份,但是,能给林西站起来的机会吗?



    轰!



    林繁面目狰狞,在诸多子弟奴仆的鼓噪之下,大踏步朝着林西而去。



    “你个废柴,装死好玩吗?你不是厉害了吗?来让本少看看,你能不能吃得住我一脚!”



    林繁大脚高抬,凝聚超越三蟒之力的力量,朝着林西的脸上踏去。



    他相信,自己这一脚下去,就算是不能直接踩死林西,也能直接将他头骨踩裂,甚至可以对他的脑海造成不可修复的创伤。



    林南见到林繁的这一脚,嘴角扯起残忍的微笑。



    “想要逆袭?你这肮脏的血脉,该死的垃圾,去死吧!”



    林东此时站在演舞台外围,背负双手凝重地看着台上的打斗。



    见到林繁一脚踏下,林西似乎还没有反应,林东表情化开,露出淡淡的微笑。



    “结束了,刚刚有些不同,或者有什么奇遇,就站出来要逆袭了。但是你太着急了,躲在暗中积蓄力量,起码进阶玄级武师,还有一些机会,现在呵呵,就这脑子,说你是废柴,都是夸你……”



    然而下一瞬,林东的眼神爆发出罕有的厉芒。



    只见躺在地上似乎没有了反应的林西,此时像是一只埋伏在草丛之中的豹子,当林繁的大脚要踩在他脸上,只差半指就要踏实的时候。



    林西一个扭曲翻身,平地挪开原地半尺,直接就让林繁的大脚轰隆一声踩在地面上,擦着林西的脸颊踏实。



    然而,就在林繁踏实地面的一刹那,挪移开半尺的林西,一个简单的翻滚,直接紧贴在林繁的小腿上,同时两只手臂,紧紧地抱住了林繁的这只小腿。



    林繁大惊,死命踢出一脚,巨大的力量,将林西直接带起,漂浮半空。



    “你这垃圾,想要控制本少的腿,本少将你一脚踢出落花镇!”



    此时的林西,死死抱着林繁的小腿不放,飞起在半空的身躯,被这一脚的力量甩得犹如一片叶子乱飞。



    林繁身居三蟒之力,以腿部爆发出去,更是强大。隐隐超出了武者初期应有的力量。



    在林繁看来,他一脚将林西甩出去,这样的力量,根本不是林西能够承受的,至少,他抱着自己小腿的双手,绝对会被动松开,而他本人,将毫无悬念地被甩到演舞台外面。



    然而接下来,林繁的脸色变了。



    他全力一脚,不仅没有将林西甩出去,林西双手传达过来的力量,让他难以置信。



    “不是吧?竟然差不多三蟒之力了,怎么可能?”



    林繁和林西第一次磓撞,他能感受到林西的力量,最多二蟒之力多一点。



    但是第二次磓撞,被自己磓得飞摔地面不起,此时竟然力量暴增,差不多有三蟒之力了。



    林繁心中,惊涛骇浪,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



    但是事实就是,他全力的,超越了三蟒之力的飞腿,竟真的没有将这该死的废柴甩出去。



    一个踉跄,林繁差点被飞起来的林西带的摔倒。



    而所有呐喊鼓噪的林家子弟,此时皆都失声,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包括眼中厉芒闪烁的林东,此时也难以平静。



    不说林繁飞腿的力量,几乎超越了三蟒之力。



    仅仅是林西的肉身的反应,那种在电光石火之间,挪移肉身,翻转紧贴,刹那抱住林繁小腿的敏捷和时机的把握,简直妙到毫巅,不同凡响,让他震撼莫名。



    林西的快速而敏捷的反应,那是战斗的本能,搏杀的天赋。



    这样一个废柴,竟然能够沉住气,在林繁一脚踏来之际,不动声色装死狗,而在林繁觉得一脚必中的刹那,又能适时展开反击。



    一个从未练过武道的垃圾废柴,这样的反应和天赋,让林东感觉到了一阵的寒意袭来。



    “不能留下他,他一定要死!”



    此时,被林西飞甩的惯性带的差点摔倒的林繁有些胆寒,更是愤怒到了极点。



    哪怕林西此时差不多有了三蟒之力,但是,也和自己有着不小的差距。



    三条碗粗的大蟒,和三条桶粗的巨蟒,那力量能一样吗?



    但是他不仅没有将林西甩开,还感觉到自己的小腿被抱得更紧。



    心中有寒意,杀意更是浓烈。



    “放不放开?不放开本少就让尝尝什么叫做黄级轻身术!”



    林西不言语,整个脑袋都紧贴着林西的腿部,连林繁落脚,自己轰然砸在地面上,浑身剧痛,都没有哼出一声。



    “大狗腿子,这些年来,你给老子添的伤疤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老子在你们手里,早就练得不知啥叫痛苦了。老子一睡着就做噩梦,梦里打不过你,但是老子咬死过你都不知道有多少回了!”



    说着,林西竟然呲牙张口,吭哧一口将林西的腿肚子咬住。



    “啊!”



    林繁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本能地就施展出来落叶飞花步。



    一旋一花起,两旋双花飞,三旋三花开。



    起如飞花,落如坠叶,不能不说,林繁的落叶飞花步,功底扎实,无论是飞花之轻盈,还是落叶之玄妙,都有了几分火候。



    黄级功法“落叶飞花步”,虽然仅仅是天、地、玄、黄四级功法之中,最低层次的功法,但是在落叶镇这种偏僻之地,已经足够吓人。



    然而此时,林繁施展出来的轻身术,却严重变形。



    因为他的一条大腿,被林西死死抱着不说,还恶狠狠地一口咬下去,深入肌理,直达腿骨。



    尖锐的疼痛,让林繁恐惧愤怒和焦躁。



    他不断地化作飞花起在半空,但是随即又被林西的肉身坠得跌落,踉跄之间,嚎叫连声。



    “林西,你特么是属狗的吗?你再不放开,老子要你的命啊——”



    林繁剧痛嚎叫,连续施展轻身术,将林西带起在空中,然后控制角度,让林西先着地。



    砰砰砰!



    林西身躯砸在演武台上的闷响不断,林家子弟们,能够分得清皮破肉绽和骨头撞击地面的声音,一个个都呲牙,心中寒意陡生。



    在他们看来,此时的林西太狠了。



    不仅是对林繁狠,咬住腿肚子就不放。而且对自己更狠。



    给了他们随便一个子弟,连续的被林繁控制着撞击地面,早就骨断筋折,松口认输了。



    但是,此时的林西,尽管被撞得浑身颤抖,皮肉开裂,鲜血迸溅,甚至可能骨头都断了不少。



    但是,他就是死死咬住林繁的腿肚子不放。



    这股悍不畏死的狠劲,让这些子弟一个个心生惧意,不敢想象,这垃圾废柴一旦活着走下演舞台,会怎样一个个向他们报复。



    “摔死他!林繁你特么没吃饭吗?飞的再高点,砸得再重点,我就不信这垃圾废柴还真能扛得住!”



    “林繁你真是……你的手断了吗?你的落叶指呢?不是说你一样修炼到三层了吗?打架忘拳了?戳死他啊!”



    然而就在此时,带着林西再次飞起的林繁,伸出一指准备戳向林西之时,忽然恐惧惨叫一声,轰隆一声和林西一起砸向地面。



    “嗷!林西你竟然喝老子的血?你你你……你真是属狗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