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一九三四章 你这是什么意思?
    第一九三四章  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哈哈!”

    此时人质在手,加上宝一鸣和帅果果都推测出来,林二狗是想借着他们的空间星碟,逃出无数势力和强者的追杀劫夺。

    这说明,林二狗识时务,是个俊杰。

    “但是林二狗,本掌柜的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但是前提是,你得让我们放心啊!

    不得不说,你的肉身,吓着我们了!

    想要进入星碟,带你们走,这个没问题。

    你自己给个主意,让我们安心让你进来了吧!”

    林二狗眼神一阵犹豫,最后不得不自己想办法镇压自己。

    “我听说有镇压肉身血气的符箓,好像叫什么镇力符。

    你将镇力符随便贴在我身上,我立即就手无缚鸡之力了。

    但是,有一个条件。”

    他很是不放心地,恨恨盯了帅果果一眼。

    “你要将这个老色鬼管住。

    我的女人,和我的妹妹,他胆敢染指,立即弄死他。

    否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宝一鸣大乐,心说这话你都说了三遍了啊哈哈!

    直接在星碟舷窗上看着外面的帅果果。

    “那什么,帅供奉,你能不动林少的女人和妹妹吗?”

    此时,罗裳脸如红烧云,心如鹿撞。

    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林二狗。

    心说我都不一定答应你泡我。

    我怎么就成你女人了?

    林小蕙更是萌萌地眨巴着蓝色大眼。

    “罗姐姐,你啥时候成我嫂子了?

    我咋不知道呢?

    泡的程序,直接省略了?”

    罗裳装作生气的样子,不理睬林小蕙。

    帅果果此时,人质在他手上,比谁都淡定。

    他也知道,他和宝一鸣之间的关系,到此为止了。

    但是,他也需要以三级空间星碟,先跳跃到一个,谁都抓不住的地方啊!

    所以,他现在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至于说冲出截杀劫夺的重围之后。

    我帅果果实力最强,说话当放屁,直接抢了星碟,杀了所有人。

    嗯,是杀了所有男人,这还用考虑吗?

    我帅果果,什么时候说话算过数?

    “当然当然桀桀!

    宝掌柜我向您保证,只要咱们离开这鬼地方。

    您是我的掌柜的,我还指望着您,给我涨薪水呢。

    你说不让我动那俩女人,那咱就不动。

    您是老板,您说话!”

    宝一鸣相信他个鬼。

    他手里有毁灭光弩,三级巅峰机甲,甚至眉心都贴着一枚,足以阻挡尊境老祖神术攻击的青金树叶。

    不怕帅老鬼食言,只要进入空间星碟,自己操控其中的空间之力。将帅老鬼隔离禁锢,直接再以毁灭光弩射杀。

    所有的妖丹,还不是他一个人的?

    两个人,名义上是一伙的,但是实际上各怀鬼胎,都想着在进入星碟之后,第一时间将对方镇压。

    当然,首先要将林二狗这个不稳定因素先行镇压了。

    所以,宝一鸣直接以神术,勾出一堆的镇力符来。

    从星碟之中扔出去,飞到林二狗身前。

    “林少,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是一伙的了。

    现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势力,多少强者在守着咱们呢。

    您肉身那么厉害,您就自己将所有的镇力符,贴在四肢脊柱,以及丹田等部位吧!”

    林二狗一把抓过一堆镇力符。

    乜斜着眼睛,似乎对宝一鸣和帅果果的人品,不太放心。

    “镇力符是可以给我贴。

    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可就全都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了。

    我们这边这么有诚意。

    你们是不是也表示一下?”

    宝一鸣冷笑。

    “怎么表示?你的意思不会是,我们两个,也要以镇元符,或者是镇神符,将自己镇压了吧?

    要那样咱们大家,都别走了。

    罡元被镇压,元神被镇压,咱们谁来操控星碟逃走?”

    林二狗坚持。

    “镇元符和镇神符,你们总的选一样吧?

    老子这边,被绑架的绑架,镇压的镇压。

    你们要是一翻脸,那老子跟谁讲理去?

    不行,得给我个保证,否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林二狗越是坚持,宝一鸣本来有些不太放心的疑虑,就逐渐消除了。

    沉吟一下。

    “那这样吧!

    大家都是武修,我和帅供奉,就以武道誓言起誓。

    若有反悔,我和帅供奉,武道崩溃,心魔丛生,不得好死!

    您看这诚意,如何?”

    大家谁都知道,九沌大陆武修,有两大誓言,不是随便发的。

    一个是武道誓言,一个是天道誓言。

    最厉害的,当然是天道誓言了。

    只要立誓一方违誓,天道立即会显化在识海之中,轰灭其元神和灵魂。

    这个誓言,根本不可能解开,报应绝对不爽。

    就像林西本尊,当初和风落山战斗,对方发出的天道誓言,直接将天花王国王室,甚至军部的报复,都镇压在萌芽之中。

    谁想替风落山报仇,就必须要受到天道誓言的反噬惩罚。

    再一种誓言,就是武道誓言。

    武道誓言,以个人的武道前途为誓言的标的。

    一旦违誓,武道之心有了瑕疵,一旦修炼,就会有心魔丛生,轻则武道被废,重则身死道消。

    但是,这个誓言和天道誓言不同。

    天道誓言无解。

    武道誓言却可以解除。

    很少有人知道,这世上有一种符箓,叫做除咒符。

    这种东西,也属于一般商行不许经营的禁品。

    九沌大陆以武为尊,怎会让这种动不动就能解除了武道誓言的东西存在?

    这是对武道的践踏和羞辱,明令禁止的东西。

    但是,正因为是被禁止的东西,却总有仙符师敢于犯规,偷摸炼制这样的符箓。

    因为这样的一枚符箓,是同阶符箓利润的十倍百倍。

    还是有价无市那种。

    宝家是不允许经营这种符箓的。

    但是,总有胆大包天者,敢于暗中售卖这种东西。

    比如宝一鸣。

    他甚至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得到宝根河一行,手中有数以几十万计妖丹的消息,立即就动身劫夺。

    可见在宝一鸣的心中,什么家规,什么禁品,统统都是扯淡。

    做生意,那就是要赚钱。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杀我爹我娘的事情,不能干吗?

    所以,他的手中,恰恰就有着这种除咒符。

    而且还不止一张。

    他赌林二狗不知道这种符箓,就是知道,也相信自己手中,不会有这种禁品符箓。

    所以,他直接就以武道誓言,来忽悠林二狗。

    而至于帅果果,当然知道宝一鸣手中有这个东西。

    甚至,他这样说话从不算数的人,当初也是从宝一鸣手中,强行要来数张除咒符的。

    所以,此时的帅果果,也毫不犹豫地发出了武道誓言。

    “桀桀!

    林少,我帅果果发誓,绝对不会动你的女人,和你的妹妹!

    如有违誓,武道崩溃,心魔丛生,发狂而死!”

    武道誓言一出,林二狗似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这才将一张张镇力符,贴在自己的四肢关节处,以及脊柱和丹田部位。

    顿时之间,他浑身的血气都被镇压下来。

    这种符箓,对血气的镇压,也是有极限的。

    比如,本来能够镇压三十飞龙之力的镇力符。

    你肉身的力量,没有达到这个数值,当然是要被妥妥镇压的。

    但是,只要你的肉身之力,超过了仙符的镇压之力,那就很有可能,被以力破符,直接震碎。

    刚才林二狗惊人的肉身力量,几乎洞穿了宝家武皇境强者的三级机甲。

    根据这个机甲的防御力来说,可以推测出来。

    林二狗的肉身力量,大概在三十飞龙之力上下。

    这已经差点惊掉了宝一鸣的下巴。

    仅仅说肉身之力,就足以相当于,三星尊境强者的神通之力。

    这家伙的体术,简直逆天啊!

    而他手中最强大的镇力符,也就是这么一个档次,三级仙符。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

    宝一鸣将一堆镇力符,抛给林二狗,让他自行封印。

    身上关节点部位,都贴上这种镇力符的话。难道他身上的每一个关节点,还能都有了三十飞龙的肉身之力?

    就像一个人可以扛起一千斤东西,不代表你一条手臂,也能举起一千斤的重量。

    所以,看到林二狗满身都贴满了镇力仙符之后。

    宝一鸣大喜过望,警惕之心尽去。

    他只要将所有人,都忽悠进自己的星碟,就万事大吉了。

    大胆操控星脑,打开星碟舱门。

    “帅供奉,还犹豫什么?

    将那些人都带进来吧?”

    帅果果心中冷笑,哪里不知道宝一鸣心中的那点鬼蜮伎俩?

    装作没有警觉的样子。

    以毁灭剑光逼迫宝根河等人,都出了星舟。

    宝根河将星舟收起,罗裳搂着林小蕙,全都担惊受怕地,进入了星碟之中。

    而林二狗,也苦笑摇摇头,认命了一般,低头钻了进去。

    而最后一个,帅果果进入舱门之后。

    一只脚在外,卡着舱门不让关上。

    呲着大黄牙,乜斜瞅着宝一鸣。

    “掌柜的,要不要将星脑先关闭了,咱们人工操控好不好?”

    空间星碟的灵脑,是和拥有者的神识想连通的。

    拥有者一个念头,就可以在星碟内部,形成一个个的空间隔离,禁锢进入其中的强者。

    这是空间星碟独有的内部防御手段。

    此前,宝一鸣因为借重帅果果的实力,也向他炫耀过,自己空间星碟的不凡之处。

    所以,帅果果知道,宝一鸣不会让自己分享妖丹。

    事情都做到了这个份上,当然是谁活到最后,妖丹就是谁的。

    宝一鸣冷笑一声,立即闪身挡在星脑和帅果果之间。

    “帅供奉,你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