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七十三章 天狗吞日
    第七十三章  天狗吞日



    



    汪呜……



    小土狗少气无力地抬眼看了林西一眼。



    老大,我吃撑了……汪呜呜……



    林西心痛,感觉自己欠小土狗的情,再也还不清了。



    小土狗先是在落花森之中,慕容辰几乎要将他重创擒拿的时候,一嗓子喊跑了对方。



    在解救了林霸天之后,又吐出一口狗涎,不仅让林霸天创伤痊愈,更是让林霸天突破到了气沌境初期巅峰的三层武师境界。



    此时,小土狗在慕容辰将全部修为,几乎全部的丹田真罡凝聚出一颗毁灭性的罡气玉球,林西包括落花镇在场所有人都要身陷劫难之时,悍然将罡气玉球吞噬。



    这不仅是再次救了林西一命,更是救了半座落花镇,和成千上万的人命。



    而此时,吞噬了罡气玉球的小土狗,显然还不能很好的镇压住罡气玉球的暴动。



    毕竟罡气玉球已经被慕容辰引发,处于爆炸的边缘,这种澎湃的能量爆炸,根本不是现在的小土狗能够镇压消化得了的。



    林西不怀疑,小土狗的来历,极其强大和神秘。



    就比如一口狗涎,就能让林霸天从一层武师,直接突破到三层武师巅峰。



    这样的能耐,比之自己脑海之中的青露飞檐也不遑多让,甚至要更强大一些。



    但是,显然小土狗遭遇到过不寻常的事情。



    现在处于一种记忆断片,能力封印,不在要命的危机时刻,难以激发出其神奇本领的状况之中。



    而且,林西隐约感觉到,小土狗之所以无条件跟着他,对他表现出一种赤子一般的亲昵,和他脑海之中的半座牌楼门户,有着极大的关系。



    当然,现在小土狗也难以和他进行真正的交流。究竟半座门户和小土狗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他还不得而知。



    但是起码,小土狗在短短的一两天之内,对他林西所做的一切,已经足够。



    林西不将小土狗当妖兽,而是真心将他当兄弟。



    我要更快速的强大起来,让小土狗也更加强大起来。



    可能终有一天,小土狗能够和我直接交流,我能够得知,我的奇遇,究竟是什么。



    守护小土狗,我死都不能让小土狗死。



    林西这样想,眼睛就有些湿润。



    小土狗感受到林西的怜惜伤痛,很是满足,勉力以小爪子抚摸着林西的胸膛。



    汪呜呜……



    老大不要紧张,本狗睡一觉就好……



    小小狗头一歪,在林西的怀中沉沉睡去。



    此时,无数围观的人,都安静下来,劫难因为小土狗的出手,没有发生。



    小土狗救了所有人一命,不是傻子,不是良心被狗吃了,心中都承认这个事实。



    感激是必须的。也是出自本能的。



    所有人此时,对小土狗生出的感念之情,无须怀疑其真实性。



    但是,人性就是这样复杂。



    在感念之后,一些人的眼睛开始火热。



    这样的一只小狗,不知道什么来历,却有着逆天的本事。



    一个气沌境中期四层的武师,身具的所有罡气凝聚成球状炸弹,所有的修为成为这炸弹的能量。一旦爆炸,究竟有多么可怕。



    死去的慕容辰,已经说过。



    半座落花镇消失,所有在场的人都将殒命。



    但是,就是这样一场无可阻挡的灾难,被小土狗一口给解决了。



    天狗吞日?



    那猝然降临的黑暗,是这小土狗的天赋神通吗?



    那一刹那,就连血月似乎都被吞噬了一样。



    一刹那,黑暗降临!



    是不是那一刻,就是天狗吞日神通发动的一刻?



    神通这种能力,不要说在落花镇,就是在落花州府的落花城,在飞花郡,在天花国,包括天花国王室最强大的存在,也没有谁身具这样的本领。



    那是传说之中,更强大的帝国,拥有武皇境界存在的势力,才会拥有的能力。



    这只小土狗,明显可以看出。



    他的神通不是可以随意发动的。这对他造成的伤害,目前还无法预估。



    但是,这只小土狗,一定有着强大的血脉,和传说之中的神兽,有着一些类似。



    它现在还无法随心所欲的施展这种神通,或者是因为它还年幼,血脉没有真正的觉醒。



    或者他的能力,被封印,潜藏在他的血脉之中。



    不管怎样,无论是谁,是哪个势力,只要得到这只小土狗,比之劫夺到林西的上古体术传承,都不遑多让。



    一旦这只小土狗成长起来,这个势力将会在某一个王国,甚至于辽阔无垠的帝国,乃至整个青沌域,都将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



    这样的一只小土狗,已经将一些势力的人的心点燃,劫夺这只小土狗,已经不是有可能,而是必须和必然。



    “诶……林西,好自为之吧……”



    感到无力的渠水来,此时也不知道,自己将林西的消息带回商行的总部,给林西和小土狗带来的,究竟是福音,还是祸水。



    ……



    野狼佣兵团驻地。



    林可儿叉着腰,小脚丫在地上的几个人身上狂踩,还不断地朝着他们的脸面吐口水。



    “让你们惦记我哥,追杀我哥,还想拿我当人质,威胁我哥,我踩死你,我口水淹死你……”



    秦思皇以手加额,表示看到小可儿很不淑女的一面,很难接受。



    倒是野狼佣兵团的佣兵们,对此大加赞赏,一个个鼓掌喝彩,表示认可和喜欢。



    咱们佣兵团,那是刀口舔血的组织,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没点血性,在这落花山脉怎么混?



    小竹竿更是见怪不怪。



    当初林西还废柴的时候,有林家子弟或者其他家族的子弟欺辱林西,只要被林可儿看到,那简直瞬间就会化作一只小母豹,尖利大叫不说,指甲牙齿唾沫鞋子,什么都能成为她的武器。



    当初林大厨还在的时候,敢欺辱林西的很多,林大厨也不会出面怎么样。



    但是,敢对林可儿动手,那就等于要了林大厨的命。



    谁要动小可儿一指头,林大厨就会操着那把长刀找上门去,要个说法。



    林大厨本领不济,至多也就武者初期巅峰。



    但是他炒菜厉害啊!



    落花镇第一勺,还能以食疗之法,解除了陆鑫城身中的毒素。



    这可不得了。



    谁敢保证自己不会被蛇咬一口,被下个毒什么的?



    所以,林可儿守护林西,一向是很无敌的。



    而地上的三个家伙,赫然竟是老虎佣兵团的三个气沌境一层武师。



    他们看到林西回归报仇,乔家覆灭,朗啸天惨死,知道老虎佣兵团之后将逃不过林西的杀戮。



    所以下决心要死里求生,前来野狼佣兵团,劫夺林可儿和小竹竿。



    然而,事情远不像他们想的那么美妙。



    两个气沌境一层武师,纠缠住秦思皇,第三个武师,就去绑架擒拿林可儿和小竹竿。



    但是,秦思皇悍然发威,手中喷出一张巨网,直接将三个武师给锁困擒拿,重伤之后,砸在地上等死。



    这三个武师和野狼佣兵团的佣兵们,都不知道秦思皇还有这样的一张网。



    三个气沌境武师,拼死都撕扯不开身上的网,被野狼佣兵团一众佣兵群殴打死狗,此时已经奄奄一息。



    狂踩三个气沌境武师的林可儿,脚酸了,唾沫干了,气儿也出得差不多了,可怜兮兮跑过来。



    “秦大哥,你这么厉害,救救我哥好不好,我怕我哥会被他们打死呜呜呜……”



    秦思皇无语心痛,抚摸着林可儿的头顶。



    “放心吧,你哥哥已经来了……”



    ……



    冯家。



    冯不易一口血涌上喉咙,差点喷出。



    一个踉跄,扶着虎皮交椅缓缓坐下,神魂难以归位。



    冯家所有高层、长老,全部失语,不知道该说什么。



    乔家和林西作对,现在怎么样?



    林西仁慈,留下一干老妇孺子,不然乔家活生生就给灭门了。



    野狼佣兵团的老大和林西作对,被林西一指戳死了。



    强大的第一散修和林西作对,逼得最后将浑身罡气凝聚出一颗罡气玉球来,要炸死林西,最后怎么样?



    自己被林西砍成了碎片。



    老虎佣兵团和林西作对,现在被秦思皇活捉,下场还用说吗?



    冯家处心积虑,施展全力和林西作对,接下来林西会怎么做?



    冯不易呆呆发冷,直到许久之后。



    “让六十岁老妇,八岁以下孺子准备一下吧……”



    半个时辰之后。



    冯家冯不易,跪在自己大门口,和自己家族所有武者一起求死。



    唯一一个要求,就像林西放过乔家老妇和孺子一般,给一样的待遇。



    林西答应,冯家数百口惨死在大门口。



    整个落花镇,血流成河,血月滴沥血色月光,所有人沉默。



    然后,林西让小土狗指使扑天雕飞出落花镇,随时监视各条大路,防范丘家或者不知道谁家的势力前来。



    灰蛟自告奋勇,也出去监视了,和扑天雕一起,一个守着东面,一个守着西面。



    林西抱着沉睡的小土狗,走向野狼佣兵团驻地。



    “哥?”



    “哥——”



    林可儿终于看到林西完好无伤地来到这里,燕子一样飞出去,抱着林西的胳膊,流着眼泪,再也不想松开。



    小竹竿此时过来,想说什么有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林西拍拍小竹竿的肩膀。



    “不错不错,感觉你实力有进步哈,努力吧兄弟……”



    小竹竿紧握双拳,不住点头。



    “我一定努力,不给西哥当累赘!”



    秦思皇微笑着,看着林西向他走来。



    努了努嘴:



    “喏,这几个家伙留给你处置,完了我们喝酒。”



    而就在此时,一个身影隆隆而来。



    “西哥,这几个家伙,我来收拾,完了喝酒,有我的份儿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