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一四三章 铁血.柔肠
    第一四三章  铁血.柔肠



    



    “我的小男人,你为了谁,疯狂如此,心痛如斯……”



    布飞烟心在疼,眼神复杂。



    别看凌若曦已经七老八十了,那是凡人的概念。



    布飞烟自己要比凌若曦年轻至少三十岁,但是,她根本没有底气和凌若曦相比。



    都是一层武王,都有着至少五百年的寿元,这个年纪,正是风华正茂的花样年华。



    但是,凌若曦至今还是完璧之身,而她布飞烟,早已是残花败柳。



    与凌若曦争风,布飞烟先天上就底气不足。



    此时看到林西因为凌若曦救护他受伤,而黯然心痛的样子,连醋都吃不起,只有默默注视。



    林西不知道施展了多少次的一拳十虬,将四大半步武王打成血雾。



    此时,眼睛之中的血红渐渐淡去,化作幽深而冰冷的夜空。



    看向囚困符阵之中,依旧掐着陆晓云的细颈,朝着符阵结界上狂磓硬砸的渠流金,滚滚的杀意难以遏制,周身的虚空都在扭曲呼啸。



    这个时候的渠流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天宝商行彻底覆灭,除了自己以外,无一活口,整座建筑成为废墟,所有家人因为他的贪婪在这世上消失,整个人都不对了,情绪彻底失控,要将陆晓云活生生磓死砸死。



    但是他做这样的无用功,下意识之中,竟不敢真的冲出符阵结界,和林西磓命。



    这个时候,林西一言不发,脑后长发飘曳如旗。



    一拳十虬!



    轰向符阵结界,大片的符纹炸起,将林西淹没。



    林西的嘴巴张开,滚滚符纹入口,再次触发武道飞檐,火柴人武衍凝聚身形,再次勾划神奇符阵。



    不断地轰击符阵结界,似乎有着耗之不尽的真劲。



    又来了!



    又是这样!



    疯狂之中的渠流金见此,彻底发毛。



    此前林西就是将天宝商行的守护符阵足足轰了有一个多时辰,最终将其破灭。



    此时囚困符阵也一样被轰击,渠流金知道,用不了多久,这个符阵也一样会被轰得溃散。



    “住手!林西贼子,你要不住手,老子现在就将你的未婚妻活活砸死,将你的两只妖宠活活……”



    这时渠流金才发现,翼展足足有二十丈的扑天雕没了,而刚一回头看向灰蛟,却看到了一根巨大粗壮如大殿之柱的蛟尾轰然抽落,仿佛一根巨柱断裂倾倒。



    轰啊!



    几乎是下意识地,渠流金仰身后倒,手中掐着的陆晓云,直接被他横在眼前,给他当盾牌。



    陆晓云一声尖叫,蛟尾轰在她身上,毫发无损,只是震荡剧烈,让她口鼻喷血。



    而她身上,炸起强劲的大地守护之力,身躯犹如板砖,被蛟尾直接抽得砸在渠流金的脸上。



    嗷呜!



    一声短促沉闷的惨叫,渠流金仓促罡气凝甲,依旧被砸得罡甲碎裂,五官抹平,脖颈都差点折断,轰然倒地,嵌进地面。



    嗷吼!



    灰蛟蛟尾将陆晓云卷起,直接丢到一边,纵扑而前,两只粗短有力的蛟爪,将渠流金按住,蛟口巨张,一口下去,直接将其半截身子咬断吞噬。



    堂堂半步武王,直接失去上半身,只留下人字骨以下残肢,被灰蛟嫌弃。



    吼!



    小蛟嫌你臭,满肚子的坏水,恶心死小蛟了……



    轰轰轰!



    林西面无表情,连续出拳,轰起滔天符纹,不断借着符纹的淹没吞噬。



    这一幕,让所有人觉得惊悚和不解。



    整个天宝商行覆灭,其实用不着使用蛮力破阵。



    只要找到支撑符阵的中品元石埋藏之地,取走元石,这符阵不攻自破。



    但是,这林西貌似是受了点刺激,根本不去想这个办法,就是有人真的指出来元石埋藏之地,想来这恐怖的少年也不会去那样做。



    不断的轰击,要将符阵彻底轰得破灭。



    也许这样,才能缓解他心中的杀意和暴怒吧!



    这样的少年,对人狠,对自己更狠。



    任何针对他的,他都要强势以力轰破,铁血如斯,坚毅如钢,狠厉如狼,让人灵魂都发寒。



    而此时,站在远处一直关注这边的米菲,眼神非常复杂,叹息一声,朝着落花武院而去。



    米勒福一直悄悄关注女儿的动静,此时看到林西真的覆灭了天宝商行,甚至强大的四级符阵,都挡不住他的拳头。



    “如此少年,真的不能成为小菲的良配吗?”



    郝连星苦笑,转身就走,朝着一个巷口处,默默伫立,脸色苍白,瑟瑟发抖,但是心有不甘的郝思成走去。



    “儿啊,看出差距来了吧,他要打榜,你直接认输吧……”



    朱犹臧此时浑身的肥肉都在如水汹涌。



    内心的仇恨和恐惧,一样强烈。



    一个声音在他心中咆哮呐喊:



    “如此小贼,必须去死,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死!”



    丘处机脸色铁青,背负双手,紧紧攥着拳头,依旧难以镇压血肉的颤栗。



    最终,他也没有将那张四级攻击符丢出去。



    不仅仅是因为林西的逆天强悍,更是因为那个美如仙子的贱婢在场。



    丘处机可以肯定,这个贱婢,就是那个将丘伦镇压的武王。



    林西贼子,竟有陌生武王紧跟守护。



    也只有在打榜的时候,让丘家的子弟施展绝杀手段了。



    而此时,他忽然想起,林西此前变化作梅长吟的模样,更想起,有家族武师提醒,林西第一次出现,在落花香酒楼的样貌,又是另一个人。



    丘处机悚然,然后暴怒。



    这是我丘家《青丘宝典》之中的秘术。



    敛息化形术!



    结合林西居然会施展丘家的踩云飞飞行术,丘处机几乎暴走。



    有人背叛家族,和林西勾结!



    此时他再也待不下去了,直接转身朝着东城区丘家而去。



    一定要查出这个叛徒来,否则丘家的所有动作,都瞒不过林西贼子。



    此时的黄玄机,痴迷地观察着林西红旗的符纹之海,神神叨叨,不知在嘀咕什么。



    此时万宝楼的掌柜万八丹,站在人群外,手里端着一个玉盒,其中装着柳财祖的三件。



    这个时候,他不知道有多么惶恐不安。



    此前他还惦记着林西的资源财富来着,现在看看,假如不将事情做得让林西满意,不说林西会不会直接覆灭万宝楼,就仅仅是开口要一颗小聚元丹,也会直接让他破产。



    “兰陵城柳家,还是不要存在了吧……”



    ……



    轰哗……



    囚困符阵,终于在最后一波的符纹炸起之后,破灭消散。



    林西身形显化,双拳垂于身侧,双眼微闭,神情淡然而落寞。



    这个时候,脑海之中的火柴人,已经将勾划好的一座囚困符阵打入林西的真劲丹之中。



    真劲丹之中,有符光闪烁,明灭不定的符阵,已经完善,似乎虚幻,似乎真实,和真劲渐渐融合。



    最终,化作一粒米大小的符纹,镌刻在真劲丹的丹壁上,安静下来。



    林西感知到,只要自己以真劲催动这个符纹,这个符纹就会出体,真劲离体的范围之内,就是一座囚困符阵,有人一旦进入,就会遭遇镇压和切割。



    而此时,他感觉到,刚才已经满满的真劲,似乎消耗有些过快。



    感知一下,真劲随时都在朝着布满肉身的力符涌去,支撑着力符,时刻守护。



    这样不行啊!



    林西感叹。



    日夜不休的支撑着力符,自己想要晋级一下,真的是太难了。



    要始终保持着真劲丹的力量饱满,否则自己就是有无数的资源,也会让这肉身力符给耗得成为穷鬼。



    你就不能像囚困符阵一样,没事的时候,待在真劲丹的内壁上?



    轰!



    意念一起,布满皮下的肉身力符,刹那就朝着真劲丹内壁收缩而去,和囚困符阵一样,化作一朵美丽的雪花状符纹,镌刻在那里。



    这个时候,随时都在流逝的真劲,停止下来。



    林西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的意念,能够操控符纹。



    此时,他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向惴惴不安,朝着自己走来的万八丹。



    “梅……林少,这是柳财祖的三件……”



    林西皱眉,无数女性武者闻言,都做呕吐状。



    “喂了狗吧……”



    汪!



    梦中的小土狗抗议。



    本狗不吃那玩意儿好吗?



    万八丹称是,而且生怕林西不高兴,赶紧道:



    “万宝楼已经派出多名半步武王,前往兰陵城,柳家……将不复存在……”



    林西此事,没觉得万宝楼的做法,有多么残忍。



    崛起以来的种种告诉他,这个世界拳头大的就是大爷,结仇之后,斩草除根才是武修通常的做法。



    但是他依旧难以亲手对老弱妇孺下手。



    这或者有可能给他带来一些麻烦。



    但是他也认了。



    不知死活的话,最终只有覆灭。给生路不要,那就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拍拍万八丹肩膀,表示肯定和感谢。



    嗷吼老大,疼死我了……



    灰蛟此时朝着林西扑来,身上的大地守护之力已经被布飞烟悄然解除,痛感袭来,撒娇做痴,化作小蛇,缠上林西手腕。



    此时的陆晓云,被布飞烟隔空虚抓在身前。



    “小姑娘,你被休了,以后什么打算?”



    陆晓云此时口鼻淌血,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在哭泣怒吼。



    林西的铁血杀戮,深深地震撼了她。



    她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因她的任性而为所引起,此时的林西,连正眼都不想看她一下。



    这让陆晓云的自尊碎了一地。



    看着低头失魂落魄,不发声的陆晓云,布飞烟笑了。



    “给我当徒弟吧,你只有强大起来,才有机会……”



    林西听到了布飞烟的话,不知道这仙子姐姐要整什么幺蛾子。



    但是他还是很感激布飞烟的。



    这个直到现在都不知其名的姐姐,善解人意,知道陆晓云现在就是他的一个丢不能丢,管不想管的累赘。



    收陆晓云为徒,自然全是为了林西考虑。



    林西瞬间,柔肠百结,看向布飞烟的眼神,无尽温柔。



    布飞烟看到林西的眼神,浑身酥麻,有一种感动油然而生。



    “我依恋你这眼神,给我重生的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