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二四二章 轰得不爽
    第二四二章  轰得不爽



    



    “姓彭的,老子还没死,你嘚瑟个毛线?”



    所有人惊呆。



    包括本已转身要离去的鲍啸,更是吃惊地转目林西。



    刚才他们一个个大佬,都将神识冲进深坑之中,要知道林西的死活。



    在他们的神识之中,林西的肉身连一点活力都没有,至少林西气息都没有了。



    不用再看,用脚后跟想,那看似完好的肉身,其实脏腑里已经全部稀烂,那识海……估计都成浆糊了。



    虽然只是一刹那的神识扫描,但是得出的结论却惊人的一致。



    不是他们粗心,不是他们对林西没有信心,实在是,就算是比他们本身高那么一两阶的武王,肉身从高空五千丈砸落,也几乎没有第二种结果。



    林西的体术的确强大,但是,连气息都没了,脏腑能好?



    就是这么一个推测,更不忍看他脏腑以及识海之中的惨状,所以,几个分院长,没有让神识在林西肉身之中游走探查一遍。



    至于说彭鲲和彭美父子以及霍启兵,他们都看到林西没气儿了,死的不能再死,还用继续扫描探查吗?



    此时的林西,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从深坑之中的瓦砾堆里冲出来,踉跄蹀躞,神志似乎都有些恍惚,但是似乎骨头比较硬,强撑着叫嚣,埋汰彭鲲。



    彭鲲眼中杀光闪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都不死?那就再来一记五虎弑神术!”



    轰!



    一道青光从眉心再次激射,直入林西识海。



    此时的彭美,已经闪烁而来,半道之上,杀心浓郁,几乎与彭鲲同时,也从眉心之中射出一道五虎弑神术。



    他的神识,虽是五层,但是属于巅峰,五虎弑神术的运用,比之彭鲲更气熟练和强悍。



    两道神术齐齐没入林西识海之时,远处的霍启兵也一样恶向胆边生。



    这都不死,留下就是祸害。



    霍启兵也一样射出一道家族传承的神术,有名叫做爆神术。



    这种爆神术,就是舍弃自己一部分神术,将其凝聚为一粒神识小球,直接冲进对方识海,直接引爆,虽然自己舍弃的这部分神识恢复很难,但是直接就会将对方的识海炸得粉碎。神魂都要随之破灭。



    这一道爆神术射出,紧跟着彭美父子的五虎弑神术杀入林西识海。



    此时的林西,头颅刹那膨胀一下,似乎有璀璨的紫光闪烁几下,透皮而出。



    紧接着,他的肉身就直接再次被轰进了地坑之中,带着大量的碎石瓦砾,轰鸣着消失。



    “这下该死透了吧?”



    彭鲲悻悻然,神识追随者林西坠落地坑的肉身,不断扫描。



    彭美此时伫立虚空,满含深意地看向了霍启兵。



    霍家作为他们彭家的盟友,干出这种事情来,不足为怪。



    但是此时霍启兵的身份,乃是飞花武院执法堂的堂主,目前的任务,乃是维持广场秩序,插手林西和彭家的恩怨,已经越轨。



    如此一打三,气沌境以及以下的武修不明就里,但是元沌境武王拥有了神念神识,关注之下,都能看到这三道神术一起轰击林西。



    卑鄙!



    无耻!



    所有武王皆都不耻霍启兵的所为。



    彭鲲说好的单挑林西,彭美插手,已经是丢人,但是终究林西和彭家不死不休,仇人之间,什么手段不能用?



    但是你霍启兵,悍然插手林西和彭家之间的杀戮,已经完全失去了公证。



    青沌大陆以武为尊,杀戮成习是不错。



    但是,不代表强大武王之间的约战,不相干的人可以随意插手。



    特别是这种众目睽睽之下的约战死斗,那是需要遵守规矩和约定的。



    霍启兵出手,不仅打了大院长暮轻寒的脸,更是丢了飞花武院的人。



    怎么说,林西都是飞花武院遴选的苗子,虽然尚未登录学籍,实际上已经算是飞花武院的人了。



    但是,飞花武院的天才苗子,和其他家族了结恩怨之时,你堂堂执法堂主,竟然胳膊肘往外扭,和彭家一起攻杀林西,这就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了。



    当然,谁都知道霍启兵和林西之间的矛盾冲突,但是你不能等到林西和彭家打完,你们关起大门来你杀我,我杀你吗?



    这是要将人丢到满世界让人笑话的意思吗?



    “霍启兵,你干什么!”



    武院分院长鲍啸立即怒吼,第一个跳出来,朝着霍启兵闪烁而去。浑身都绽放滔天杀意,愤怒得连瞳孔都竖了起来。



    “让你维持秩序,你出手对付我院遴选的天才苗子?你确定你是飞花武院的执法堂主,不是彭家的走狗?”



    鲍啸暴怒,就要狠削一顿霍启兵,至少要让他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



    “退下吧……”



    就在此时,大院长暮轻寒的声音淡淡响起。



    “我……不爽……”



    鲍啸不退,但是准备好的大术,倒也没有出手,这让刹那紧张得冒汗的霍启兵,松了一口气。



    鲍啸这老东西,真要开打,他还真打不过,万一被揍成半残废,那就惨了。



    “不爽也先退下吧……”



    暮轻寒的声音淡然,但是不容置疑。



    鲍啸点指霍启兵:



    “这事儿不算完,你等着,完了老子不将你打得你妈妈都不认识,我特么就不姓鲍。擦的了,飞花武院,咋就出了你这么一个贱人!”



    霍启兵被骂的脸色难看,加上舍弃了一团神识,此时无力与鲍啸争锋,只能受着。



    也就在此时,一匹仙云般的轻纱飘来,一道清丽的叱咤声传来。



    “姓霍的,你今日之所为,我西门家族记住了,错过今日,随时取你性命!”



    轻纱之上,站立一位绝代风华的仙子。



    “西门冷月,是西门教习,她竟为了林西出头?这是闹几呢?”



    有学生低呼,种种猜测不断。



    “西门教习是打不过霍启兵的,但是西门家族,那就不一定了。这八大家族之中,不站队,不结盟,神秘无比的西门家族,敬畏林西那土鳖站台?这是怎么个说法?”



    “不知道啊,不过,这林西来自落花武院,落花武院的大院长,乃是咱们以前低年级的预备教习凌若曦,西门教习和凌若曦是闺蜜,难道是因为凌若曦的嘱托,要西门教习照拂林西?但是也不至于要和霍家打对台,直接开战吧?”



    “支持西门教习,将那不要脸的姓霍的活活打死,太特么气人了,简直不要脸之至!”



    怒吼的乃是八大公子之一,玉如意。



    旁边同为八大公子之一的田鼎立即开怼。



    “怎么就不能出手了?彭鹏还是飞花武院的天才苗子呢,彭鲲还是飞花武院的绝世天才呢,霍堂主出手,怎么就不要脸了?须知那林西可是杀了彭鹏的啊!彭鹏跟谁喊冤去?”



    “姓田的,你特么不讲前因后果,替彭家洗地,行了,约一架吧,不死不休,可敢?”



    ……



    霍启兵的出手,直接让现场乱了。



    翠云峰小筑之中。



    曾艾苦笑:



    “看出来了吧?一个个都跳出来站队,吵得连林西死活都不顾了。很是明显啊,现在西门家不保持中立了,至少在林西身上,他们将会和玉家成家合力,拮抗彭、田、牛、霍四家。至于东郭家,还是态度不明啊!”



    暮轻寒轻声低语,恼怒之色隐隐。



    “其实也差不多了,大清洗……需要胆量和魄力啊……”



    不过……



    “想要师出有名,大清洗之前,还需要加把火,给他们制造一个大乱的机会啊……”



    曾艾目光闪烁:



    “一个月之后,天花王国各大郡城,所有武院联合进入落花山脉五道梁历练,这是一个机会,您说呢……”



    暮轻寒略一沉思:



    “那你安排吧,林西要进去,其他各大势力各大家族,三十岁以下武王,谁想进去都可以,报名厮杀,前百名参加试炼……”



    ……



    此时,广场之上,早已吵成一锅粥,甚至一些持不同立场的,摩拳擦掌,就要约架开战。



    也就在此时,一道雷鸣般的叱咤响起。



    “肃静,广场之战不息,你等谁敢动武,本院直接抹杀!”



    大院长的威严不容亵渎,无论来自哪个家族,所持什么立场,此时都噤若寒蝉。



    而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林西竟然再次出现在地坑边缘,浑身尘土碎石,呵呵冷笑,晃着社会步,朝着霍启兵而来。



    此时的霍启兵,身处广场边缘,和大群的执法队员站在一起。



    看到林西朝着他而来,霍启兵脸色狂变。



    “丫的,姓霍的你失心疯了吧?竟敢在老子与彭家决战之时,偷袭老子,你确定现在就想死?”



    林西狰狞,心中却在窃笑,同时有一些遗憾。



    彭鲲、彭美父子和霍启兵的三道神术,轰击到自己的识海,触发了神露飞檐。



    按照他的想法,怎么着也应该凝聚出一滴神露来吧。



    然而事情没他想的那么美好。



    神露是凝聚出来了,圆丢丢的在飞檐紫光之中飞旋,但是没有圆满,滴落不了。



    这让他多少有些失望。



    他可是指望着,激怒这些个家伙,不断地轰出神术来,让自己再次滴落一滴神露,不说晋级六层神识吧,起码也让五层神识获得圆满。



    但是,彭鲲只有五层武王的神识,彭美也就这个境界,霍启兵四层巅峰武王,神识也是相应的境界,想要催生出一滴神露来,有些艰难。



    这个时候,林西就希望他们连续不断地轰击自己,怎么地也圆满一滴神露滴落下来,否则,这一气儿的装惨,就失去了意义。



    此时他晃着社会步,找霍启兵的麻烦,就是给彭鲲彭美父子一个再次轰击自己识海的机会,至于说霍启兵,他都没耐心了,直接暴打一顿再说。



    “站住,再往前行一步,休怪我执法堂群起而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