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二六七章 碾压
    第二六七章  碾压



    



    “六级守护力符,来吧!”



    拉抻一下筋腱的林西,此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大把的丹药丢进口中,心中默默召唤火柴人。



    他的夜瞳,已经将整个决斗台上的守护符符阵完全看穿,此时大把的玄级上品丹药触发武道飞檐,要让火柴人凝聚出来,将自己真劲丹之中的五级守护力符,升级为六级。



    大把的丹药,凝聚一滴青露,远远不够,但是召唤火柴人,那却足够。



    火柴人出现,林西将看到的符阵全部映射给他。



    火柴人手指勾划,道韵天成,让林西看得,差点迷失。



    最终,火柴人将完整的守护力符勾划完毕,打入真劲丹之中,使得这个符阵,与之前烙印在真劲丹壁上的五级守护符阵融合,瞬间晋级。



    林西长长舒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看向一直耐心等待他拉抻筋腱完毕的风落山。



    “想不到,军候大人临战之时,沉稳如斯,劲敌啊……”



    林西调侃,先触发金刚霸体诀,再在皮肉之下,触发六级守护符阵守护肉身,这才笑对风落山。



    不是他太过小心,实在是风落山给他的感觉,强大无匹,危险如妖。



    七层武王,还是习惯了杀伐的冠军侯,更是来自天花国都的天才战将,无论是境界修为实力,还是各种手段秘术,他都不敢掉以轻心。



    就比如单单说这肉身之力,林西自忖,自己的六蛟之力,堪比五层武王的五龙之力,而风落山就算是一个很一般的七层武王,那也至少有着七龙之力,肉身硬磓的话,自己或者因为霸体诀和守护力符,不会受创,但是绝对磓不过风落山。



    而风落山,会是一个很一般的七层武王吗?



    风落山此时淡淡道:



    “热完身了?”



    林西点头,赤手空拳,摆了一个起手式,还是那种力沌境渣渣最喜欢用的“野牛冲撞”的蓄劲架势。



    嗯?



    这个架势一出,立即招来围观食客的唾骂。



    “这个林西真是很会作死啊!如此肉身战技,也想和强大的军候对战?信不信军候一个法术丢过去,直接就将他给咔嚓了?”



    “也不一定啊,我听说这林西,肉身足以磓碎上品战兵,说不定就有信心硬抗七层武王的轰击呢是吧?”



    “嘁!诶呀我就不知道你这话是捧他呢还是损他呢。七层武王,沟通法则的能力大增,施展法术如臂使指。就算不说法术吧,瞧瞧军候手里那杆长枪吧,有没有感受到浓郁到法力气息?就算不是法兵,那也是极品玄兵,极品玄兵以法力催动,实际上已经超越了玄兵的威能,堪比地阶法兵了吧?”



    黄级、玄级武器,因为难以承受法力,属于战兵范畴。



    地阶战兵,真正的名称为法兵。兵器之中灌注法力,攻击力飙升,可以以之施展一些强大战技。



    这种强大的战技和法术的融合攻击方式,叫做法武。



    后期七层武王,手提枪式法兵,施展法武,岂是肉身强大就能够抗衡的?



    “哈哈,你们也不要小瞧了林西,据说此子获得上古体术传承,说不定就能硬抗法兵,对战法武了呢?不要吵吵,拭目以待吧!”



    有人讥讽,齐齐注目场中对峙的林西和风落山。



    两人相隔至少有八十里,风落山冷哼一声。



    “贱民,我不知道你的信心从何而来,但是你要空手与我战斗,恐怕一招你都撑不下来。我劝你还是将你此前拖刀式使用的那把切肉刀取出来吧,我看那刀还有些锋利……”



    林西此时豪情万丈,睥睨风落山:



    “哪来那么多废话,要战便战,不战滚蛋,磨磨唧唧是想多活一会儿吗?”



    噗——



    风落山刚要抖枪出击,却不料林西这句话,直接将他搞出内出血来。



    所有食客看客,几乎都在心里口里爆粗口。



    这特么是谁在磨磨唧唧,是谁废话多,是谁想多活一会儿一直拉抻筋腱来着?



    噗嗤!



    噗嗤!



    烟武王捂嘴失笑,更有梨花带雨的西门冷月,也含泪笑了。



    而就在此时,所有人的眼睛一花,刹那之间,只见林西就像是一头尾巴上挂着一串炸雷,受惊之后疯狂前窜的疯牛,伏身前冲,双脚几乎犁开决斗台上的巨石地面,刨出一溜火花以及符纹,冲出一层层的音障,朝着几乎喷血的风落山扑击而去。



    八十里之地,仅凭肉身之力冲击,哪怕你的速度再快,也要几十息的时间。



    这与虚空法桥不同,虚空法桥,照林西现在的神识强度,估计原地消失,下一秒就直接会出现在风落山面前。



    但是,肉身冲击……



    哪怕是你有着顶级的黄级身法,八十里地也不是眨眼就能到的。



    所有人以为,这林西是失心疯了。



    面对七层武王,竟敢以肉身战技硬磓,貌似你还是趁人之危,借着人家风落山几乎呕血的机会开始冲击的。



    但是你这么做有用吗?



    等你扑到风落山面前的时候,人家就算是吐十口血都擦干净了。



    你这等于是将自己的肉身,直接送在风落山的法兵之下?



    或者这林西充分认识到,自己绝对不是冠军侯的对手,找了这么一个比较勇猛彪悍的自杀姿势,要留给所有食客看客一个,虽然傻缺,但是悍不畏死的永恒记忆?



    此时的风落山,挺直身躯,浑身罡元滚滚,大枪之上,法息潮涌。



    他已经无语凝噎了。



    你要是掣出战兵,施展神术或者法术与我战斗,还不一定真的就一招打死你。



    但是你这“野牛冲撞”……



    你这是欺我法兵不利,法武不强吗?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本侯以法兵斩你,以神术轰你,以法武战你,岂不是让人觉得,本侯的肉身不够强大,力量不足,竟不敢和你肉身相磓?



    这泥煤的,不要逼我!



    骄傲如风落山,此时竟无法施展法武、刺出法兵,或者直接轰出神术。



    这不是真正的战场,在战场上,无所不用其极,以斩杀敌人为目的,怎么快速取得胜利怎么来。



    但是,这特么是决斗,是武修之间了结恩怨的战斗,要光明正大,不能搞阴谋诡计。



    要正面相磓,全面碾压。



    特别是现在,要震慑城主府一帮兔崽子,要让飞花香的掌柜的瞧瞧,我冠军侯无论是肉身强度,还是其他手段,都彻底碾压这个贱民。



    风落山冷笑,竟将绽放法息的长枪收起。



    “传说之中的体术,本侯就领教一下,看谁将谁活活捶死!”



    风落山伏身,摆出一个与林西一样的姿势,爆踩决斗台地面,身影轰然冲出。



    “野牛冲撞!”



    暴冲而出的风落山,单说肉身力量的话,真的要比此时的林西还要强大一些,因而他前冲的速度,更是直接冲出一道道音障,比林西冲出的音障,更其壮丽宏大。



    这两相暴冲硬磓,都是最低级的力沌境武者,也能施展出来的“野牛冲撞”,但是却冲出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



    一道道音障涟漪一般散开,空间之中的五行元素都被这种力量的暴冲冲击得显化颜色。



    金木土水火,白青黄黑红。



    五颜六色的音障涟漪,壮美如彩虹,但是因为这里是青沌域,天地之间的木属性元素,最为丰富,所以冲出的音障,还是以青色为主。



    音障乍现乍散,虚空轰鸣。



    四只大脚践踏决斗台地面,整个巨石垒成,覆盖守护法阵的台面都在轰鸣颤抖。



    如此对冲,两波音障以疾速出现,相对接近,眨眼之间已经只有千丈之远。



    吼!



    吼!



    此时的林西,并没有催发真劲丹之中的真劲,但是他肉身的筋脉之中,每一颗细胞之中,都储满了真劲,肉身之力,也包含这些已经融入肉身,彼此不分的真劲。



    这也是他之所以能够以六蛟之力,硬撼五龙之力的本钱。



    烟武王、西门冷月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这一磓撞的结果会是怎样。



    七龙之力,已经是足以轰破虚空的力量。



    林西的肉身,能够承受吗?



    而六十个风落山的侍卫,此时一个个睥睨怒吼,都在鼓噪,让自己的冠军侯大人,直接将林西给磓成肉酱。



    韩无极微笑,负手呢喃:



    “倒是想看看,你这肉身究竟能强大到什么地步……”



    一道道一层层的音障轰鸣,疾速接近。



    在所有人屏住呼吸,不眨眼地瞩目之下,两相冲击的音障之中,各自冲出两道箭矢一般的身影,在相隔不到百丈的地方,齐齐发力暴冲。



    冲出音障的一刹那,两道身影几乎就轰然磓撞在一起。



    决斗台上肉身之力爆炸,竟然再次轰出更为巨大的一道音障。



    这道音障,上下直径,超越十万丈,直接将决斗台上的守护结界触发。



    结界符光炸起,犹如一颗太阳炸碎,遮挡所有人的视线。



    嘭嘭嘭嘭嘭嘭嘭!



    无数拳拳到肉的轰击声连绵响起,炸起更大的肉身之力。



    无数道彩色的音障冲天而起,让整个守护结界,一直处于触发状态,符光如潮,淹没两道身影。



    无数道轰击肉身的巨响戛然而止。



    符光随即收敛散去。



    决斗台上,林西和风落山相隔八十里对峙。



    只不过很明显,林西已经退到了决斗台的边缘,而风落山却在原来出击的位置上,前进了二十里。



    风落山的肉身力量,碾压林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