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四四三章 关门打狗
    第四四三章   关门打狗



    



    “还以为你发现本长老了呢,原来还是一守财奴。你说你都那么有钱了,还在乎几个住客栈的钱?”



    此时钻进了灶窟之中的王弼,不由得恨得牙痒痒。



    这里距离“红岭售卖”分部太近,起初他也不是要在这里埋伏截杀林西的,只是为了监视林西方便。正因为太近,又不好肆无忌惮的外放神识,惊动秦牧,甚至惊动城卫军前来查看。



    他也没想到,林西(当然他不知道林西叫做林西)这个臭小子,竟然没事跑到这座废宅这边,貌似还是看上了这座废宅。



    看上就看上吧,你特么赶紧找人问清楚这是属于谁家的废宅,好出手买过来吧?



    但是,这臭小子,竟然兴趣盎然地在这座废宅周围转了起来,这里摸摸,那里揣揣,一边摸揣,还一边自己嘀咕。



    “这砖墙年久了,不太结实了。要重新打围墙,又是一笔支出,本少现在钱不多了啊……”



    因为此时林西近在咫尺,王弼都不敢泄露一点神识在外,更是屏住了呼吸,以兽魂集团杀手的手段,将自己隐藏起来,现在就是林西揭开灶火上一只破锅,探头也看不到他的存在。



    然而林西有夜瞳,能够透视,能够看清法则,甚至能够看到武修识海的元神,这是王弼不知道的。



    看着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王弼,身上蹭了不少的锅灰,龇牙咧嘴,气急败坏的样子,林西心中冷笑。



    “老东西,就知道你不甘放过老子。你招惹老子,就是招惹上了毛鬼神,不把你元神吃掉,算是老子今天胃疼!”



    围着废宅左一把右一把摸揣上去,暗中已经催动真劲能量,将一道道的真劲力符打入周边砖墙之中。



    这座废宅,占地近乎两亩,林西不知道六层武皇境有多么强大,总之是尽可能的将更多的守护力符打进去隐藏起来。



    一层层的七级真劲守护力符打完,他再次围着高墙转了一圈,依旧来回摸揣。



    这回打的不是守护力符了,而是七级封印力符。



    一层守护力符,一层封印力符,就算是他和王弼在其中杀得血淋淋的,打的惊天动地,都不会惊动外边的人。



    第三次,林西围着砖墙又转悠摸揣了一圈,让暗中关注着的王弼,气得快要吐血。



    “臭小子,你这特么都三遍了,一道盐碱得都要垮塌的砖墙,至于这么爱不释手摸来摸去的吗?”



    王弼直觉的,这臭小子,简直就是一个变 态,有对一道破墙如此深情的吗?



    你特么……真的是一个小土豪?



    然而他不知道,林西下定决心要拿下王弼,生怕自己再搞出天大的动静,所以第三层真劲力符再次打了一遍。



    这一次,乃是七级幻境力符。



    之后俩人干起仗来,外面固然听不到声音,但是碰巧就有那路过的多眼,直接看到了呢?



    所以一层幻境力符,所有路过的人,看到的还是一样的荒芜废宅,其中有蛇鼠出没,但是绝对看不到有人在其中。



    打完了三层力符,林西拍拍手,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泥煤的,累死本少了,我得问问,这废宅究竟是谁家的,强占人家的庄园,这样不好……”



    王弼可是快要忍不住冲出来给林西磕头了。



    来回在庄园外转了三圈,摸了几百次,你就不怕手磨出老茧子来?



    王弼的打算就是,等林西离开,自己就施展追踪术,暗中跟着林西,找到他的住处,甚至找到这臭小子的老窝,搞清楚他的来历,一个臭小子就能身怀如此海量的财富,那他的老窝呢?



    想想都抑制不住的激动啊!



    然而,就在此时,刚迈步走出几步的林西,却又晃荡回来。自己跟自己说话。



    “还是进去瞅瞅吧,不瞅瞅的话,万一里面有啥不干不净的东西,盘下来后悔就晚了。嗯……得瞅瞅……”



    王弼气得哆嗦,镇压不住心中的怒火。



    瞅瞅?



    瞅泥煤呀瞅?



    你就不能直接向后转开步走?



    本长老不用看,脸上至少十几道锅底灰了啊!



    林西兴致勃勃地迈步进了荒废的院子,这里走几步,那里走几步,嘴里不停地吐槽。



    “地方是好地方,但是特么的……这老鼠和小蛇蛇也太多了点吧?这要是盘下来,地下留有蛇窟鼠窝,半夜直接窜进本少屋子,再上了本少床,唉呀妈呀,这的多膈应啊……”



    走着走着,林西就将这座废宅所有的屋子全看了一遍,甚至于,在所有屋子上都不忘记摸揣几下。



    大概除了厨房和茅房之外,这座废宅,几乎让他都摸遍了。



    这一摸两摸的,时间就渐渐傍晚了,钻在灶窟里的王弼,有一种直接扑出去,镇压了这臭小子的冲动。



    “特么的,这还有完没完了?本长老要是抓住你,不打出你屎来,算你拉的干净。天啊……我堂堂杀手集团长老,此时竟如一只老鼠……”



    终于,林西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拍拍手上的尘土。



    “马德啊,总算是全看过了,不然真的不放心住在这里啊……”



    王弼以泪洗面,心中祈祷:



    “臭小子,你赶紧走吧,你是我爹呜呜呜……”



    林西朝着废宅大门走去,路过厨房时,却突然停了下来,一副想不起来的样子,摸着自己后脑勺自语。



    “这是厨房?本少进来过没有啊?记不得了……”



    看着林西抬脚就要朝着厨房走来,王弼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不是他惧怕林西,是怕被林西发现,在这里动手,惊动秦牧和城卫军。



    林西抬脚,再次放下,望了望天色。



    “算了,一间厨房,能有啥不干净东西?我还是出去先打听一下这谁家的老宅吧……”



    王弼欲哭无泪,赶紧祈祷。



    “爹,爷爷,你还是赶紧走吧,天不早了,天黑下来的话,保不住真有不干净的东西出来……”



    “啊呸,本长老待会也要出去,难道本长老是啥不干净的东西?”



    然而走出去十几步的林西,再次踅摸回来。



    “不行啊,三拜九叩都做过了,还差这一扭?厨房啊那是,说不定有几多老鼠窝子呢。本少得去瞅瞅……”



    噗!



    王弼终于没有憋住,一口含着血丝的口水喷出。



    这一声响动,直接将林西吓得藏到了一棵古槐树后,探出一双惊恐的眼睛,嘶声低语。



    “泥煤呀,不是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吧,这天儿还没黑透呢,这就准备出来了?”



    你才不干净东西!



    你全家不干净东西!



    气得差点憋过去的王弼,此时心中诅咒怒吼。



    王弼此时也不敢再闹出其他动静,嘴里发出一声老鼠的吱吱叫声,迷惑林西。



    吁——



    外面林西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大喘气。



    “原来是老鼠啊,我说这才啥时候,就算有不干净东西,也不是出来的时候啊……”



    从古槐树后出来,林西推开半扇腐朽的门,进了满是蛛网烟尘的厨房。



    此时,灶窟里的王弼吗,再也受不了了。



    小土豪就在眼前,貌似连武王境也不到的武渣,相信自己偷袭之下,可以直接将其镇压拿下。



    怎么偷袭呢?



    这么近!



    王弼一咬牙,也豁出去了。



    暗中从戒指之中,调出一张六级封印符箓,嘴里吹出一道怪风。灶窟里,就飘荡出来一张纸状的东西,直接贴在了房梁上。



    感受到符箓已经将厨房封印,只要他一个神念,就可以催动,在这被封印的厨房之中,镇压臭小子,估计不会有任何声音泄露出去。



    林西此时正弯腰查看墙角的一个鼠洞,貌似根本就没有觉察王弼的动作。



    而就在此时,王弼从灶窟里窜出来。刚要外放一道元神神术冲击林西识海。



    此时林西站起身来,伸个懒腰,扭身朝着灶台方向看去。



    “妈呀,鬼啊——”



    此时的王弼面目狰狞,脸上擦满了锅底灰,真的有如一个恶鬼形状。



    看着貌似惊呆了吓傻了的林西,王弼此时一道神术从眉心射出,直接就轰进了林西的识海。



    “呃……”



    林西的身体一僵,一个起步逃窜的姿势凝固,似乎失去了魂魄一般。



    “不是吧,就这么简单?”



    王弼真的有些不相信。



    他猜测臭小子的识海并不强壮,元神还是虚的,所以这道神术,并没有多么强大。



    他还想知道林西从哪里来的那么多财富,更想知道他的来历。



    所以他没想着直接就杀了这个小土豪。



    但是,想着林西的状况,貌似是识海遭遇了重创,已经束手待擒的样子,这让王弼更是生气。



    “我擦,这么渣,害得本长老钻了大半天的灶窟,早知道如此,你丫一进院门,本长老就直接镇压你了……”



    从灶窟里出来的王弼,此时狞笑着来到林西身前。



    “真不知道,什么势力这么放心你这么个战五渣,带着那么多的财富到处溜达,是没心没肺呢?还是你们家钱多的没处花了?”



    说着直接就从林西手指上捋下了储物戒指。



    “还有三分之二条灵脉,这是本长老的了哈哈……”



    然而,他以神识冲破林西的储物戒指神识烙印,一看之下,立即怒吼。



    “臭小子,灵脉呢?你把灵脉藏哪里了?”



    姿势僵硬的林西,此时呆滞的夜瞳,开始显出笑意。



    他的一双手落下来,直接就抓住了王弼的双腕。



    “老东西,你还真的不出所料,来抢老子来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