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四五二章决斗场
    第四五二章    决斗场

    “我想知道的是,这个疑似林西的少年,此时他在何处”

    震撼到极点的林西,此时目光灼灼,盯着姬林的眼睛,想要看穿姬林以及这座九息楼的深浅。

    姬林也不回避林西的注视,依旧老神在在,风淡云轻地笑笑。

    “疑似林西的少年,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呵呵”

    林西唏嘘,久久难以说话。

    “你们怎么做到的”

    想一想,不要说整个九沌大陆,就是仅仅一个天花王国,武修数量亿亿万,大小势力数不胜数,就算是一个强大到九层巅峰境的武皇,即便能够将自己的神识完全笼罩整个王国,能够看到每一个武修的行踪,能够关注到每一个势力之中所发生的事情。

    但是,那也仅仅是短时间之内可以办到的吧

    你的神识再强,外放范围再广,也不可能时刻不停地扫描整座王国所有人,所有势力啊

    不要说夜以继日不停地外放神识,就是一个日夜不眠不休,那神识能量也会耗尽,元神都会直接枯萎了吧

    那么大至整个青沌域,广至九片大域,无数的武修无数的势力,怎么关注,怎么笼罩

    这简直就不是人能够办到的事情。

    姬林笑笑

    “林西是吧终于确认了。倒是省了我们不少人力物力。那么我做主,关于你自己的信息这一块,我们就赠送了,不收费用”

    林西无语,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如何面对这么一个恐怖的组织。

    感谢

    我还没问你们侵犯隐私的事情呢

    林西满腹怨怼,浑身发冷。感觉自己浑身无力,渺小如蝼蚁。

    姬林也不催他,慢悠悠地品茶,并不着急。

    “姬管事,我现在想知道的是,兽魂集团长老王弼的消息,具体到他现在的位置和方向。不知这个消息,贵楼能不能”

    姬林点点头,在桌上的那个奇怪装置之中,输入神力和神识信息。

    仅仅等了十几秒钟,姬林就将一块玉符从装置上取下来,递给林西。

    林西浸入神识查看,很是兴奋,同时心惊肉跳。

    “王弼在八个时辰之前失踪,大秦帝国总部发出内部通缉,派出大量强者搜捕王弼。”

    “六个时辰前,王弼借助大秦帝国史家分行传送阵,离开大秦帝国帝都。”

    “五个时辰前,王弼本尊出现在东夷某势力之中,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直接乘坐该势力传送阵,前往南蛮王国。”

    “直至目前,王弼没有离开南蛮王国的打算。信息进一步搜集中。”

    林西看到全部信息,终于对九息楼再次表示敬仰和惊惧。

    “这是林少您要的第二条信息,这一条,需要交费购买呵呵”

    “不知道这一个消息,收取多少费用”

    姬林笑笑

    “也不贵吧,一万极品元石”

    林西直接掏出四张七级真劲遁符来。

    “极品元石我没多少了,不知道这一次性七级遁符,能不能抵充消息费用”

    姬林眼中有惊讶之光闪烁了一下,就再次平复。

    “原来这就是林少你委托红岭售卖,刺杀四大敌国武皇境强者的符箓”

    林西直接怨怼

    “这你们都知道我都怀疑,红岭售卖里,也有你们的人卧底搜集信息了”

    姬林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这倒是没有,我们做这一行,自有获得信息的渠道和方式,商业秘密,恕不能细说”

    林西佯怒道

    “是不是我每天上了几次茅厕,你们都知道”

    姬林哈哈大笑,对林西这种孩子气的言语,表示欣赏。

    “对了,你这一张一次性符箓,抵给红岭售卖,是一张三千极品元石,那我这里,也一样价格抵充吧。不过,好像我还得倒找你两千极品元石哈”

    林西一抬手。

    “别多出来的,就算是我继续关注王弼那老东西行踪的押金,只要这家伙有异动,请贵楼及时通知我多少费用,我照付不爽”

    姬林点点头,将四张力符收起。

    林西沉吟一下。

    “有一个请求,假如有人购买我的信息,贵楼能不能不出售”

    姬林面有难色,刚要说话,林西直接截住

    “姬管事,开个价吧”

    林西是绝对不想让外界知道自己的行踪和各种变换的身份的。一旦自己的本尊曝光,麻烦都不知道有多少。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想四大敌国武皇境强者,被自己惦记上了,这得有多倒霉吧

    姬林很是欣赏林西的性格。

    直接丢给林西一个联络玉符。

    “这个玉符你随时可以和我直接通话。至于说林少的消息,不出售也可以,但是恐怕费用不低”

    林西也认同姬林这个说法。

    比如四大敌国要购买刺杀他们武皇境强者的消息,付出巨大的话,甚至直接就能挖出他这个幕后委托者来。

    再比如,王弼想要知道自己的行踪,也可以购买自己的消息。

    随着自己所做的事情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最终暴露,那是意料之中。

    “好,您开价吧”

    姬林沉吟一下。

    “按道理来说,您的消息,也就是搁在一楼出售的级别。但是林少你也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四大敌国武皇境强者之魇,会搅动多大的波澜,可以想象。因此说,您的消息,不能以天花王国这一级别来笼统归置。”

    “这样吧就按照四楼的级别给你定位。付出这个级别一个消息百倍的费用,我们可以确定,不出售有关你的消息。”

    百倍

    也就是说,按照一万极品元石的价格算一个四楼消息的话,林西就要付出至少三百多张七级真劲遁符。

    林西也肉疼,但是相比自己的消息满天飞来说,他更愿意低调一点,让自己处在暗处。

    四百张七级真劲遁符,一大摞搁在姬林面前,这一次,直接让姬林都看直了眼。

    这小家伙,这几天拿出来的七级遁符,也有好几千张了吧

    如此之多的七级符箓,要是搁在市面上,直接就会影响到这一级符箓的价格大跳水。

    七级符箓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基本上是有价无市。

    就算是市面上有一些出售,那一般的武皇境强者,也不会大量购买。

    像王弼分身,已经是六层武皇境了,他的戒指之中,也有不少六级符箓,说到七级符箓,那是一张都没有。

    林西如此大手笔,直接将四百张符箓掏出来。这让姬林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林少,这个符箓可能有点多了,用不了,大概三百三十张的话,也差不多了。”

    林西一挥手,直接截住姬林的话。

    “就当做是我预付的定金吧。我”

    林西本来是想购买有关秦思皇的消息的。但是想了想还是作罢。

    自己现在不说肉身,识海元神境界跌落,难以恢复,神露飞檐龟裂,难以修复,就这样的境界,想在帝都武皇境满地走的地方搞事情,明显就是找死。

    可儿妹妹,小竹竿兄弟,等着我

    镇压自己对妹妹的思念和担忧,林西告辞,离开九息楼。

    回到天花香酒楼的时候,林西和韩长庚再次见面。

    林西本来是给韩长庚添堵的,直接引发了史家和天花香酒楼的武皇境决斗之约。

    但是此时,他也不想让韩长庚冒险。

    惹事以来,韩长庚的表现很是不错,倒是韩碑,对自己心存怨怼,一时难以适应被奴役的身份。

    林西狞笑,对韩长庚道

    “明天有五层武皇境出场,让韩碑亲自对战,打得赢要打,打不赢也要打,不让他感觉到本少的不满,他认不清形势,摆不正位置”

    凌晨。

    一场决斗,使得野兽角斗场之外,人山人海。

    无数的武修疯了一般抢购门票,要进去观看,甚至要大赌一场。

    林西变换了一个丢进人堆里找不出来的相貌,买了一张门票,进入角斗场。

    角斗场决斗台,最靠前的位置,林西买的是这个位置的票。

    乘着对巍峨辽阔的决斗台的惊叹,上前围着决斗台转了一圈,不动声色,将几道攻击力符打入决斗台中,这才坐在前台自己的位置上,嗑着瓜子,喝着茶水,等待决斗的开始。

    按道理来说,这三场决斗,是解决韩长庚和史家的恩怨的,韩碑本来以为自己不能出场。

    但是韩长庚传过去林西的话,韩碑差点暴走。

    “这特么和我有什么关系不是说好的,你一人战三场吗”

    韩长庚现在根本不鸟韩碑,至少在两人之间,韩长庚做奴的资历,要比他高深一些。

    “我也以为主上不会让你出手的,但是主上非要你出战五层武皇境,大概主上是怕我实力境界不够,直接被史家的太上长老给宰了吧”

    韩碑不忿。

    “可是这是你的事情啊,凭什么让我出手”

    韩长庚冷笑一声出门。

    “爱去不去,有胆子你别离开酒楼,别去角斗场”

    韩碑摔了两件瓷器,也不敢说不去。

    惹恼了林西,一个念头引爆了封印在元神之中的神识炸 弹,那可就糟了。

    “但是,我特么以什么理由出手呢,你站住,你教给我”

    韩长庚不停步,头也不回。

    “自己想去,要不你去问问主上”

    韩碑恨不得将韩长庚一把掐死。

    “好样的,你这就跟我杠上了是吧今天我就让主上瞧瞧,谁的能耐更大更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