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四五三章第一美
    第四五三章    第一美

    不说韩碑的郁闷,与此同时。

    两大势力的决斗,引发了整座天花国都武修,特别是其他势力的关注。

    辰时刚过,林西就看到,能够容纳三百万人观看的角斗场,不时就沸腾喧嚣起来。

    那些平时见不到各大势力,却是很想成为其中一员的散修,他们一个个皆如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吵吵嚷嚷,传达出各种信息。

    王室,武殿、军方,城卫军,禁卫军,符阵师工会、丹师工会、器师工会,佣兵工会等,都有大佬前来观看,譬如八大商行之中的七大商行,平时就有在商业利益上的竞争和冲突,此时更是要前来亲眼见证一下史家的底蕴。

    这些大势力都知道。史家这次强行逼迫天花香酒楼的二掌柜韩长庚决斗,一个是自己家的武皇境强者,被韩长庚的所谓表弟,直接干掉了四个,需要发泄愤怒,争回脸面。

    其次,也是向各大势力展示自己家族的强势和底蕴,斩杀韩长庚,宣示史家的不可侵犯。

    三是,这一次决斗,他们针对的乃是韩长庚一人,但是谁也不会认为,这仅仅是一场个人恩怨,这其实乃是两大势力的激烈碰撞。

    一旦史家强势获胜,实际上在威慑了其他势力之时,也给自己的商行,做了一次免费的广告。

    三个因素综合起来,史家必须取胜。也必然取胜。

    因为诸势力都知道,韩长庚仅仅是一个四层武皇境强者,大佬们却都清楚,天花国都诸势力之中,五层武皇境强者并不多,但是天花香酒楼大掌柜韩碑应该有着五层武皇境的实力。

    而这次韩碑不出手,史家有武皇境五层强者,所以在场观众,看好史家的人,远远多于看好韩长庚的人。

    两个强大的理由不容忽视。

    一个是史家要和韩长庚战三场。这乃是车轮战。

    一个是史家最强武皇的实力,高过韩长庚一个小境界,但是五层武皇和四层武皇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角斗场也适时地开了一大赌盘。

    史家三大武皇境强者的胜率是一赔一点一。

    而韩长庚的胜率,竟然是一赔五。

    可见就算是角斗场,也不看好韩长庚。

    赌盘一开,三百万武修皆都疯狂押注,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押史家取胜的。

    虽然史家最后胜了,也不过获得十分之一的收益,但是依旧挡不住所有武修,乃至各大小势力的热情。

    押注一百块上品元石,最后可能获得一块上品元石的收益,这不算什么。

    关键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只要思维正常,脑子没有进水的人,都会选择押注史家。

    有的,甚至将自己辛辛苦苦,冒险积累的全部财富,全都押到了史家获胜这边。

    一些实力不如十大势力,但是也有些底蕴的家族商行或者其他势力,甚至调动了自己所能调动的全部现银,上品元石,要疯狂的赌一把。

    至于十大势力八大商行,除了史家本家,拿出惊人的十亿块上品元石押自己赢以外。其他势力都没有参与。

    不是他们不想赌一把,而是觉得参与这个赌局,有失身份,同时他们都不太希望史家获胜,各种小心思左右下,没有大势力参与。

    不过这些大势力的公子少爷小姐们,用自己的私房钱去赌,他们则是一笑而过,并不关注,个人行为,不代表家族势力。

    即便如此,三百万人的角斗场之中,押注史家获胜的池水,以上品元石计算,也达到了惊人的万亿高度。

    反观押注韩长庚获胜的人,则是寥寥无几,不是没有,只是相对于押注史家的池水来说,少的可怜。

    仅仅只有不到五百万上品元石,是押注韩长庚获胜的。

    林西倒是很想赌一把,但是他现在身上几乎可以说,没有元石,而角斗场的赌盘,只收取上品元石作为赌资。

    他总不能拿出来一大摞的七级力符抵充押注吧。

    缺钱呐

    林西心中沮丧地嘀咕一番。

    就在此时,一阵香风袭来,环佩声响,一道如仙子一般的身影,出现在林西身边。

    嚯

    周边无数散修轰然,吸溜哈喇子的声音不断。

    “是诗家的大小姐啊,天哪,我的梦中情人,天花国都十大美第一,今天终于见到真仙了啊”

    “诗含烟,诗大小姐,她尊贵的身份,怎会在广场上看决斗,不应该是在包厢里吗角斗场之中,每一个大势力,都有专属的包厢啊”

    “低声点吧,你没看到,诗大小姐身后不远处跟着一大公子吗那可是景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天才,景胜啊没听说过吗年仅三十岁,就修到了半步武皇境,你三十岁在干啥是不是还在为晋级不到武王境而苦恼”

    “三十岁的半步武皇境,天才之中的天才啊。我等散修,买一张票看决斗,都要肉疼几年。人家那是啥出身恐怕整日就泡在资源堆里睡觉,一觉醒来,境界就提升了。这没法比,一比得去寻死。”

    “景史紫季,诗慈哥福。八大商行的公子少爷,加上有天赋的小姐,哪个不是埋在资源堆里睡觉的主也无需妒忌,谁让咱爹妈不争气来着,是吧”

    香风袭来,林西身边的座位旁边,坐下来一位风鬟雾鬓,前凸后翘,眉如远山,眼如秋波的大美女。

    此女一坐下,还没有说话,就发现了林西的不同。

    与吸溜溜哈喇子声不断的其他武修不同,林西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就没再关注,而是掰着手指头不断咬自己的舌头。

    诗含烟平日习惯了狼群的关注,反倒是林西,虽有一刹那的惊艳,但是立即平复,视她为村妇路人一般的表现,让她很是惊讶。

    “这位公子,您一个人吗”

    莺声燕语,有如天籁,闻之骨头皆酥。

    周边诸人,也都是有一些实力的强势散修,此时嫉妒林西被诗含烟关注,皆都不爽。

    “装什么装不就一散修吗知道高攀不上诗大小姐,所以故意冷淡,以引起第一美的关注。小手段,我小时候玩剩下的都是”

    “不过这小子也有一套,一身粗布青衣,大众化穿着,脸也不是特别白,不装下深沉,怎么引起诗大小姐注意”

    林西恍若无闻,只是对着诗大小姐点点头。皱着眉毛似乎心情不爽。

    “钱全买了门票了,想赌一把都只能干看着,哪有钱招呼一帮人过来看”

    泥煤的

    你没钱就没钱吧,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我们也不都没啥钱吗

    嗯钱全部丢进赌盘水池里了。

    诗大小姐展颜笑出一个春暖花开,周边散修,几乎软倒在座位上。

    “这这是要了我的小命啊,不行了,回去之后我要卧床,要衣带渐宽,要终不悔,我这一生,眼里再无其他女人了呜呜呜”

    诗大小姐大眼睛上睫毛眨动。

    “公子,您看好谁家想赌哪一边赢”

    林西朝着椅背上一靠,差点出溜下去,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美女,称呼我道友。而且我算哪门子公子公子有我这么穷的吗不是看你还有几分姿色的份上,都要怀疑你是故意埋汰我呢”

    诗大小姐峨眉轻蹙一下,但是并不以为忤。

    但是旁边的一群看不惯林西的强势散修不干了。

    他们一个个境界都不低,这些年抓的钱也不少,在散修之中,有着不小的威望,要不然也买不起这最靠近决斗台的座位。

    “小子,怎么说话呢知道这位小姐谁吗天花国都第一美,半步武皇境实力,诗家大小姐,你特么敢于言语不敬,态度不恭,你这是想死吗”

    一个九层武王境实力的散修,此时以气势压迫林西。

    这一个气势,带着一点点神威,一般低阶武修,会被压迫在地,甚至五体投地,说不出话来。

    但是,这点点神威,对于看林西来说,就如清风拂身,什么感觉都没有。

    但是,这是冒犯,是威胁,是当众欺负他。

    诗大小姐,虽也不喜这个散修的作为,因为她知道,这散修是为了讨好她,而故意欺压林西的。

    但是,此时诗含烟并没有替林西说话,而是淡淡地扫了那高阶散修一眼。

    “咋呼什么以为这样第一美就会青睐你你是不是想多了都特么快五百岁的老废物了,还敢惦记第一美人第一美看得上你吗简直是不知所谓”

    轰

    周边散修哗然。

    这个释放一点点神威,想要林西出丑的九层武王,那可是在散修界,鼎鼎大名的吴燕青啊

    但是,吴大散修不是坚称,自己只有一百五十岁吗

    怎么在这小子嘴里,都快五百岁了呢

    吴燕青,来自外国,没人知道他多大岁数,在散修界出名之后,都知道他才一百五十岁。

    武王境九层,一百五十岁,那不是天才是什么

    这是吴燕青的秘密,平常人哪怕是枕边人,他都不会说实话。

    他可是不知道林西有一种双夜瞳,可以轻易看出他的骨龄来。

    此时他被揭穿,恼羞成怒。直接跳脚怒吼。

    “谁五百岁你才五百岁,你全家五百岁,小子,你敢污蔑老子,老子要和你决斗”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此,看到暴跳的吴燕青,直接轻声呵斥一声。

    “敢在诗大小姐面前大呼小叫,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