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八七二章 杀个人,立个威
    天剑宗万余剑尊,此时皆都在诡异的气氛之中等待。

    一直悬浮在空中,闭着眼睛的林囡,在剑祖和林西的元神,都冲进去之后,并没有什么动静。

    而小土狗,狗眼看人低,冷酷而不多言,就这么和众剑尊对峙。

    而就在众人,觉得时间有些长,早就应该出结果的时候。

    “汪——”

    一片黑暗出现,诸剑尊皆都瞬移。

    嚓!

    什么情况?

    这阵子没有招惹狗大爷啊!

    怎么又开始吠叫了?

    你叫一声不要紧,叫一声没一个剑尊,连人带神通都能吞噬。

    听狗叫,都有后遗症了。

    然而,这片黑暗消失之后。诸剑尊发现,剑尊们倒是一个没少。

    但是特么的,剑囡不见了。

    “不好,剑祖被这贱狗吞噬了,大家要不要集体轰他几道神通?”

    “闭嘴吧,就算是这狗,一口吞不下万道神通。但是这万道神通,万一伤了剑神之体怎么办?”

    “是啊是啊,说不定是剑祖也看上了这条贱狗,要冲进去收服了呢?”

    “但是,即便如此,剑祖冲进狗嘴里,是不是与剑祖的形象不符?毕竟,那可是狗肚子里啊!”

    “静观其变吧,我们这脑袋都有八个大,根本搞不清真实状况。那狗肚子,看不透,仿佛在另一界一般……”

    ……

    小土狗得到林西神识传讯,一个天狗吞日,将林囡的娇躯,吞进嘴里。

    林西元神,带着神剑青睐,冲出林囡元神。

    林西元神回到自己识海之中,直接将真劲丹世界之中,那把还在生命本源树,一根巨大的枝丫上,汲取神奇能量,在不断修复的黑刀,丢给青睐。

    青睐一声尖叫,根本顾不上其他,化作神剑本体,直接就将黑刀一口咬住。

    神奇的一幕出现。

    一把剑,竟然出现一张口,有如蟒蛇吞噬一头牛一般,不断蠕动挣扎的黑刀,竟然一寸寸地,被神剑青睐,给吃了进去。

    而剑身之上,古老神秘的暗纹,不断闪烁,逐渐光亮。

    最终,用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神剑将黑刀,完全吃掉。

    嗡锵昂昂昂……

    一阵清越的剑鸣过后,神剑再次化作青睐,砸吧着小嘴,意犹未尽的样子,期待地看着林西。

    “主公,还有没有?”

    林西此时手搂着林囡的腰肢,冷笑着。

    “以后我可以留意一下,多找一些灵器给你吃,但是现在,该做啥,没点逼数吗?”

    青睐此时也不扭捏,直接上前拉住林囡的手。

    “主人,给点血喝吧?”

    林囡指尖,逼出一滴鲜血,滴进青睐的小嘴。

    嗡!

    一种亲密的联系,在林囡和青睐之间建立起来。

    “主人……”

    青睐跪地,抱着林囡的小腿,可怜巴巴地仰望,有如孺子仰望母亲。

    林西打了一个榧子。

    “问你个问题,你这自主驾驭神剑,斩杀强者,能够斩杀什么级别的?”

    青睐傲娇,叉着小腰道:

    “尊境渣渣就不说了,就是一般的大帝。青睐出去溜一圈,也将他首级取回!”

    林西一头黑线。

    “我说你不吹牛会死吗?

    还大帝,就说外面那些家伙吧,最厉害的,三星尊境,一口气,能干掉几个?”

    青睐一根指头伸进小嘴,眨巴着星星般眼睛,想了半天。

    “我是没有恢复,现在最多也就杀个三星巅峰的,几个就免了,一个半个的话,还行……

    不过主公你要是给青睐,找到像黑刀那样的灵器吃几个,一口气斩杀四星大尊,也不是不行。

    饿了好多万年了,前心贴后心了都……”

    林西大笑。

    “行了,出去装个逼,忽悠一下外面那些老东西。

    完了当众杀个人,立个威!”

    青睐嘟着嘴:

    “可是吃的……”

    林西不由分说,直接搂着林囡细腰,一脚就将青睐踢出了狗肚子。

    汪!

    此时小土狗狗嘴大张,诸剑尊紧张,生怕黑暗再次降临。

    然而接下来,却见那把神剑,再次呼啸而出,剑意滔天,比刚觉醒的时候,还要可怕一些。

    神剑盘旋,林西搂着剑囡,也从狗嘴里飞出来。

    神剑悬浮在林囡头顶,剑光扭曲,就化作此前剑祖的模样。

    青睐负手,睥睨诸剑尊。

    此时的小土狗,汪了一声,直接冲进林西的小腹,不见了。

    万余剑尊,此时心中纷乱,不知道该跪倒磕头,还是该出剑杀人。

    眼前的剑囡,分明活着,分明被林西那贼子,搂着腰肢。

    按照这个情况分析,那就是剑囡没死,夺舍不成。

    但是,似乎剑祖还在,似乎气息比夺舍之前,还要庞大。

    那爆发的剑意,虽不伤人,但是神威镇压下来,似乎每个剑尊的元神,都犹如镇压了一柄神剑一般。

    而且那剑意神威,拥有着古老尊贵,不可一世,令人臣服的意蕴,使得他们,根本生不出抵抗之心。

    青睐也不说话,盯着林西看过来。

    林西放开林囡,抬起手掌。

    掌中浮现一串血珠。

    催动血脉追踪术。

    一道神奇的,肉眼可见的血光,激射亿万里。

    “天啊,这什么秘术?似乎在和某人发生联系?”

    “这是传说之中的血脉追踪术吧。貌似我青沌域,没有势力掌握这种秘术,据说中域超级势力之中,才拥有这等恐怖秘术。”

    “血脉追踪术吗?就是那种传说之中,能够将分身找出来,斩草除根那种秘术?”

    “据说林西覆灭青云宗,就使用过这个秘术,青云宗强者的分身,不管怎样藏匿,都会瞬间找出来,全部杀掉。我天啊,这秘术,简直就是界主巨头以上强者的克星。我的分身,天啊……”

    “你们说,咱们要不要宰了林西,夺取这个秘术?要不然,一旦与他为敌,岂不是要被赶尽杀绝?”

    “吼!不是我,我没有说这话!”

    林西听到竟然有人要对他不利,直接一个神念发出。

    青睐一个闪烁,就出现在这个图谋不轨的二星剑尊身前。

    再次出现在林囡头顶的时候,手中飞出一溜血珠,飞进林西另一只手中。

    诸剑尊这时才看到,刚才低声嘀咕,要对林西不利的那个剑尊,整个肉身连带元神,化作血雾,彻底死翘翘了。

    这一幕,刹那就像是在诸剑尊的喉咙里,扎了一根刺。

    骨鲠在喉,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