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一五九八章 史上最大抢劫案
    第一五九八章史上最大抢劫案

    “这一锅酒,都被抢了,特么的,你们一个个怎么不去死!”

    金湎最后,不得不亲自出面,将这三方人马,全部都撤了回去。

    一大锅长生酒,最后追回来的,只有不到一百吨。

    绝大部分的长生酒,被那十万流浪汉当场就喝掉了。

    这让金湎气得要死,但是也没有办法。

    法不责众,你要处理谁,谁都不服气。

    你检测一下,有几个没喝的?

    好在还有百八十吨的酒浆追回来,算是上缴的。

    虽然不甘,但有总比没有好。

    至少献给四十九哥一半的话,也算是一个将功补过。

    最让金湎难以接受的是。

    傻长生和水流云,居然毫发无伤地跑了。

    他最想得到的长生酒的方子,竟然没有人去追。

    关键是,自己不得不暴露身份,将这些假扮流浪汉的家伙,全部招呼回来。

    这等于说,自暴了自己幕后黑手的身份。

    如果水流云追究,这事情官面上肯定没事,执法院谁敢动他?

    立案都不敢。

    关键是看到自己收拢镇压流浪汉的贫民,以及其他势力很多,一旦有人指证,那就是个坐实罪名,天机城史上最大抢劫案首犯,跑不了他的。

    金湎情绪暴走,处理事情的手段,就有些昏聩了。

    将这些流浪汉收拢归队之后,竟然让这些家伙,以水流云院子为中心,半径万里范围内所有商家住户,全都威胁一遍。

    这种事情,都不知道有多么愚蠢。

    特别是,他最终将“流浪汉”们揣起来的一部分长生酒,全部搜刮回来,这让这些手下,一个个都愤怒。

    我特么才弄到几滴?

    本来想拿回家,给老祖增加点寿元呢,你特么就全抢走了。

    这是当老大的风范吗?

    于是,暗中一些不忿的家伙,故意在一些商家住户那里,留下明显的线索,一旦执法院不得不追究,就可能成为对金湎不利的证据。

    而城卫军此时,才迟迟来到水流云的住处。

    看到一片废墟,看到一口被砸成碎片的酒锅。

    草草勘察了一下现场,就走掉了。

    给出的结论,竟是没有证据证明,是谁干的。

    而搜捕全部的流浪汉,根本不现实。

    天机城被高利贷弄得倾家荡产,举族流落街头的多不胜数,一旦全部抓起来,发生暴动

    怎么办?

    城卫军将勘测现场的结论,提交给执法院。

    执法院直接给了林西和水流云一个闭门羹。

    “此案查无实据,没有目标,不予立案!”

    水流云气蒙了,甚至想在执法院大打出手。

    但是被林西控制住双臂,飞到了鲍家暂住。

    鲍老爹当日,收钱收到手抽筋。

    星卡收到一百零一张,每一张都有五百亿星币。

    整个鲍家都沸腾了。

    甚至,为人实在的鲍老爹,竟然将自己的后裔之中,所有单身的,美丽的女子,都叫出来,跟林西见面。

    恨不得让林西全都收了。

    天机族人,本身就没有个丑陋的。

    特别是基因改造了无数代,美丽基因早已深入血液骨髓。

    一个个都是美艳无双,放到九沌大陆,都得被人疯抢那种。

    林西脑袋有八个大,推说有事情和姐姐商量,直接就将水流云,拖进了一间密室。

    水流云进入鲍家之前,还是逮谁想杀谁。

    但是见到鲍家的一众美女,立即就觉得,此事可为,竟然和鲍老爹商讨给林西娶媳妇的事情来。

    你妹呦!

    “我说姐啊,你怎么能这么坑你兄弟呢?

    那么多的鲍家姑娘,让兄弟我选哪一个?

    选哪一个都不合适是不是?”

    水流云无辜地眨巴着眼睛。

    “不用选啊,来多少收多少,全要了不就行了?”

    林西绝倒,以手加额。

    “姐,我养不起啊……”

    心中想的却是,我就是一匹超级种|马,也要被榨得骨髓都枯了。

    水流云一听,这才想起来,直接拧着水流西的耳朵,不依不饶。

    “小鬼子,老实交代吧!

    姐知道你从金狐博士那里,偷到手好多长生液。

    不要以为你给金迈大统领喝了那么多,我不知道。

    你给姐的,姐也喝了,姐也长生了。

    至少千万年美丽不成问题。

    但是,你是不是把长生液,混进了酒浆里?

    所以才冒出个英雄血来?”

    林西顿时知道,自己想要做事情,就会有马脚露出来。

    金迈大哥,显然对他疏远许多,估计就是不想坐实他的疑问。

    自己这个便宜姐,也不是傻瓜,蛛丝马迹连起来,也猜了个七七八。

    你妹的,天机族的灵脑,真的不是人族可比的啊!

    “姐啊,长生

    液能有多少?

    总有用完的时候。

    我就是这么多年,跟金狐博士混在一起,他研究啥玩意儿吧,也从来不避讳我,毕竟我就是一个傻子,连记忆都没有了是不是?

    但是之前吧,金狐博士研究计算的一些数据,竟然被我记下来不少。

    最近你我姐弟劫后相逢,兄弟我忽然觉得,有些东西,竟然被我记住了。

    虽然再远的事情,是死活想不起来。

    但是,最近这些年,和金狐博士在一起时候的事情,却是逐渐浮现。

    所以,我就偷着试验了几次,这不就有长生酒了?”

    这个解释,勉强能够说服水流云。

    “但是,你想开酒坊卖酒,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害得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林西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这还不是想给姐,攒点嫁妆吗?

    姐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让姐嫁给金迈大哥的时候,被人看不起?”

    水流云脸色绯红,竟然知道害羞。

    但是心中,也是无比感动。

    “傻弟弟,我和金迈……不可能的……”

    林西梗着脖子不服气。

    “咋就不可能了?

    他们血脉高贵吗?

    姐可也是千万年寿元以上了,哪里比他低贱了?

    至于说实力,别的不说,咱们拿钱砸晕他成不成呀?

    兄弟我别的本是没有,赚钱的本事,我敢称第二,谁敢说第一?

    不说别的,就前晌,兄弟还没有卖出去一滴酒,五万亿到手了。

    你说咱们还缺啥?”

    水流云直接就泪眼模糊了。

    “兄弟,你有心了,姐姐最大的心愿……”

    林西直接打断,嬉笑道:

    “姐姐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金迈大哥,这个不用说。

    至于第二大心愿,是成为一个寿元漫长,肉身强大,神通盖世的强者,是不是?”

    水流云白了林西一眼。

    “胡说,成为盖世强者,才是姐最大的心愿。

    你当你姐嫁不出去吗?”

    林西立即投降:

    “好吧,咱们就直接去书店,将大光阴术那套功法,给姐买下来。

    一百亿而已,兄弟我不差钱!”

    水流云拉住林西。

    “这个不着急。

    姐是想说,你准备怎么对付金湎?

    那个家伙,治不了他的罪,姐心里不舒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