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一六〇七章 自首
    第一六〇七章自首

    “你的意思,是要和我见官。

    要和我打官司?”

    金湎觉得,这个水流西的脑子,真的是有问题,不仅仅是失忆那么简单。

    水流云的小院被夷为平地,报案不立案。

    水流西的英雄血被抢走,报案不立案。

    鲍老爹的星币被盗走,报案不立案。

    难道这个傻小子,心智竟然弱到了这种地步?

    不是说失去了出现之前的记忆吗?

    不是说神道书店,免费为他灌输了天机族的基础文明和历史知识吗?

    这要还是看不懂执法院那帮孙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就不是失忆,是绝对的弱智啊!

    “嘎嘎嘎!

    水流大造师,既然想要在律法上求一个公道,这也是自然的。

    我金湎是讲道理,讲律法的。

    既然对我的说法有疑问,不认同,那咱就上执法院,让他们给裁判一下吧!”

    金湎觉得,要名正言顺地将水流西的酒方子弄到手。

    裁判一下也是好的。

    至少,为了谨防你以后继续使用酒方子酿酒,可以请求执法院,抹去你的这部分记忆。

    然而,执法院的法使,我说话那叫请求吗?

    那叫使唤狗知道吧!

    百个加盟商,此时一个个绝望。

    到了执法院,那还有他们的糖果吃?

    执法院的法使,直接来一个,你们的事情另案处理,等卡盗归案,再看收回多少星币,发还你们。

    尼玛,就是全收回来,会发还我们几个星币?

    卡盗将星币给特么全部挥霍了。

    这个理由,强不强大?

    再说了,卡盗,那是能抓到的吗?

    谁去抓?

    执法院的执法军,还是城主府的护卫军,亦或城卫军?

    开什么星际玩笑!

    所以,此时他们话不敢说,理不敢讲,平时人五人六,觉得自己有俩钱,也横着走过的大商人,此时也体会到了,有钱不是万能的道理。

    此时林西,亲手搀扶着鲍老爹,与笑眯眯的金湎,和哭丧着脸的加盟商们,一群三种人,集体朝着执法院而去。

    而鲍春福,被削折了小腿,此时也被自己的后人架着,离开了酒坊,终于算是脱离了家族那个火坑。

    但是,他还是很想知道,这个官司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将我抬着,到执法院街角那里猫着……”

    此时的执法院,门口左右,横着两排执法军。

    一个个手持盾牌和法剑,凶神恶煞,同时一个个懵逼。

    因为此时,一个身穿城主府护卫军服饰的军士,正跪倒在门前台阶上,大声哭嚎:

    “求您了,诸位大人,放我进去吧。

    我要自首,我做了亏心事,触犯了天机城的律法。

    我幡然悔悟,前来自首,交代我的罪行,指证幕后黑手,

    你们怎么就不放过进去呢?

    难道执法院,不是惩治罪犯,还人公道的地方吗?”

    这个跪着哭求的家伙,一脸的惊惧,鼻涕眼泪都糊满了,此时疯了一般只求进去。

    他的身边,站着两个手持盾牌的执法军军士。

    这两个军士,一个用盾牌抵住这个要冲进执法院的家伙的脑袋。

    一个以盾牌镇压在他背上,不让他起来。

    “滚回去!

    你特么是不是发神经了?

    你自首什么?

    又要指证谁?

    简直是不知所谓。

    大闹公堂,藐视律法,小心将你丫的直接投进大牢!”

    被镇压的护卫军军士,此时惨叫,似乎气出内伤,一口淤血喷出来,疼得大叫。

    “啊啊啊!

    天谴又来了!

    可是你们这群狗东西,老子就是来自首的,就是要进大牢的。

    你们诈唬我也就算了,我自己犯了罪,我自首都不行吗?

    你们难道想庇护某些幕后的黑手?”

    这个护卫军军士的咆哮恳求怒吼,吸引过来无数的看客。

    而此时,竟有另外一个捂着心口,不断吐着淤血的城卫军,也冲了进来,一边冲一边高呼:

    “我有罪,我自首,执法官,我假扮流浪汉,参与了破坏水流云住宅的事情。

    此时我幡然悔悟,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我要举报和我一起的城卫军多人,参与了此事。

    我要举报,我城卫军统领金某某,指使我等军士,假扮流浪汉,攻打摧毁水流云住宅,抢夺水流西英雄血酒浆。

    我有罪,这种事情太可恶了,十恶不赦,要遭天谴的啊!”

    再度冲上来两个执法军军士,将这个自首的家伙镇压,想要驱逐。

    然而,此时,有一个浑身纹着各种怪兽的打手,也捂着心口冲了过来。

    满口是血,哭喊大叫:

    “我是金氏创投的保安,我要自首,我前日参与了攻打水流云住宅,抢夺水流西

    酒浆的事情。

    我罪该万死,已遭天谴。

    我要进去,我要求审判!”

    紧接着,一个个的,当初假扮流浪汉,攻击夷平水流云小院,抢夺了林西一大锅英雄血的三方参与者,纷纷出现,一个个皆都口喷淤血,哀嚎自首。

    一时间,整个执法院门口,执法军都不够用了。

    谁能想到,数以千计万计的城主府护卫军、天机城城卫军、金氏创投的保安,几乎同时良心发现,齐来自首?

    堵住一百个,你还能堵住一千个一万个甚至更多?

    无数的自首者,冲进执法院,将整个执法院都占满了。

    一个个高呼,我有罪,我自首。

    直接就将整个天机城都轰动了。

    无数的势力,无数的强者出现围观。

    “怎么回事?

    据说攻打抢夺水流云姐弟住宅和酒浆的流浪汉,全部来自首了?

    这特么难以置信啊!

    要说一个两个良心发现,这还能够理解。

    毕竟有些人,做了坏事,心中不安是不是?

    但是说,这些人都齐齐良心发现,你觉得这种事情,不显得诡异?”

    “哈哈,我听说这些家伙,都遭了天谴了。

    我隔壁住着一个城卫军,据说一晚上的哀嚎。

    家人问起,直接就说,自己今天要是不去自首,从里到外,从心肝脾肺肾开始,五脏六腑都要一点点爆掉。

    据说还是一颗细胞一颗细胞爆掉那种。

    想想吧,那是一种怎样的折磨?

    嘭!

    心脏一颗细胞爆掉了,出血了。

    然后就是百颗,千颗,万颗。

    这心脏要是爆掉了,还能修复吗?”

    “哈哈,你可是说对了。

    我隔壁那个强横霸道的家伙,半夜就朝生命科学院跑,请求生物学博士,阻止细胞爆炸。

    但是,阻止不了,更修复不了。

    现在不是也跑了过来,自首求刑吗?

    这真的是天有眼,法有心,天谴降临,分明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这满城的罪恶了!”

    就在此时,远处呼啦啦再次来了不少人。

    分明是金湎和林西、鲍老爹、加盟商一行。

    金湎一路上,和林西笑语欢颜,感觉俩人,像是好朋友一般。

    而当他们被这边吵嚷哭闹呵斥惨叫之声吸引之时。

    金湎脸色大变,浑身筛糠。

    “这这这特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