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三寸人间 > 第十章 无敌战武系
    太虚噬气诀,与养气诀有相似之处,可原理却有很大不同。

    养气诀是将天地间的灵气引导进入体内,可因身体有看不见的空窍,所以无法留住灵气,但也因此,能以身体为媒介,将灵气引入手中的空白石内,从而形成灵石,且自身在这个过程中,潜移默化增强体质。

    而太虚噬气诀就仿佛在体内形成一个黑洞,使得全身上下无不充满了强烈到极致的吸力,就好似吞噬一般,将天地间的灵气疯狂的吸噬来,哪怕常人身体有无数空窍,留不住灵气,但在这吸力下,超越了散的速度。

    最终就使得灵气在身体内不断地积累,同时也正是因这种高度的凝聚,所以不需要空白灵石,就可在手中凝聚出……灵石!

    如此一来,在纯度上自然就远超旁人,毕竟摆在法兵师面前对于灵石纯度最大的难点,就是如何祛除空白灵石本身蕴含的杂质。

    这种功法,在如今的联邦有人提出过类似的概念,可却无人能做到,只存在于想象中,但如今……在王宝乐的面前,这一篇太虚噬气诀,完美的解决了一切。

    “看来修炼这太虚噬气诀,吸噬之力会从小到大,越来越强……”王宝乐激动中离开了梦境,盘膝坐在洞府内,双眼冒光,只感觉学首已经在向自己招手,越发的兴奋,浑然忘记了一切事情,闭上眼,全身心的沉浸在对太虚噬气诀的研究与修炼上。

    他有好几年的养气诀底子在,对于引导灵气不陌生,此刻随着静心,立刻就感应到了四周天地内,近乎无限的磅礴灵气。

    只是这太虚噬气诀看似简单,可在实际修炼上,还是有不少难点,王宝乐一开始磕磕绊绊,很多时候灵气被吸来,但却比不过消散的速度,可他的性格是一旦有了目标,就可形成执念,就如同在那梦境考核里,他可以不顾剧痛去拼命加分一样。

    “按照噬气诀的说法,要先在体内形成噬种,让其成为身体的一部分,随后才可压过消散的速度……”

    此刻的王宝乐,再次爆发了他性格中的执着,在之后的半个月内,他没有再去上课,就算是吃饭也都是匆匆而去,飞速归来后又陷入研究与修行中。

    与此同时,下院岛众系山峰之中的掌院峰中,此刻山顶有一处池塘,池塘边一间茅屋外,老医师正坐在那里垂钓。

    柔和的风吹来,将四周的垂柳摇晃,倒映在池塘里,别有一番意境。

    唯独在老医师旁,站着的副掌院,那位黑衣中年,此刻额头冒汗,很是局促不安,直至许久,他深吸口气,向着掌院抱拳深深一拜。

    “掌院,我错了。”

    老医师好似没有听到,依旧垂钓,直至过了半晌,副掌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态度更为恭敬,再次低声开口。

    “属下错在明知王宝乐事件可以作为一个正面的典型与榜样,使得学子对道院更有向心力,可却偏偏选择了另一条道路,甚至指使丹道系的老师去点出作弊之事。”

    随着他说完,发现老医师神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副掌院的汗水更多,再次低声说话。

    “属下更错在不该贪图法兵系的特招名额,从而动了私心,试图将王宝乐驱出道院……甚至引导了其他老师的心态……”副掌院再次擦了擦汗水,心底苦涩,实在是他判断错误,之前以为是掌院不满王宝乐,这才借助这个机会,一方面出手惩治,一方面为自己谋取利益。

    可没想到,最后王宝乐竟能翻盘,而这一切的重点,他明白一方面是王宝乐的言辞,更重要的,是掌院的态度。

    直至此刻,老医师才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副掌院一眼。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下去吧。”

    副掌院长松口气,他跟随掌院多年,知道对方能这么开口,就代表这件事已经算是化解了一半,此刻恭敬的一拜,这才离去,直至走远,他想起了王宝乐,目中露出一抹阴冷,可也知道短时间不能动手,且这种小人物,哪怕有点手段,但他也没有放在眼里。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后,老医师的身边,无声无息间,出现了一个老者,这老者好似仆从一般,佝偻着身子,站在老医师身后。

    “掌院高明,借此事不动声色间,敲打了一下副掌院高全,想来这一次,他能收敛很多,不过他认错了好多,可终究最错的一点没有承认,那就是手伸的太长了。”

    “另外属下也查清楚了,这一次事件,是法兵系的灵坯学堂学首,暗中操控舆论,同时副掌院那里,与此子接触较深,法兵系的特招名额,也是那灵坯堂学首索要,似乎背后还有其父的引导。”老者低声笑道。

    “灵坯学首的父亲么……堂堂联邦十七议员之一的大人物,不会用这么粗糙的手段,这件事,到此为止吧。”老医师笑了笑,目中深处露出一抹讥讽。

    “他若攀上了议员,我倒也能高看他一眼,可攀上其子,这高全,终究是没有脑子。”

    “掌院,这种三心二意的小人,何不……”老医师身边的老者迟疑了一下。

    “还不到时候……”老医师目中带着深邃,这种被他好不容易树立出来的吸引仇恨的人物,价值之大,外人是不会了解的。

    “以后总有人会忍不住去动这高全,而无论如何,动他,都要来我这里进行一些交换。”老医师笑了笑,心底低语。

    时间流逝,在王宝乐的修炼中,三个月过去。

    三个月里,因王宝乐的深入简出,使得法兵系对他这里的议论也都淡了太多,又因学业的繁重,渐渐大家也都不再关注。

    从某种意义上,王宝乐的确做到了他一开始就想要的低调……

    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三个月后的这一天,王宝乐的体内,勉强的形成了一个他能感受到的黑洞噬种。

    感受着体内散出的吸力,王宝乐振奋的擦了擦汗水,只觉得自己距离成功又近了一步,赶紧再次修炼。

    有了噬种后,洞府内的灵气顿时就好似流水一般,缓缓地被改动方向,直奔王宝乐而去,渐渐地,不仅仅是洞府内,就连洞府外的灵气也都如此。

    到了最后,他所在的区域,灵气好似被撼动一般,形成了一个看不到的漩涡,而在这漩涡的中心,正是王宝乐体内的……黑洞噬种。

    大量的灵气被吸噬来,终于超越了他身体自然的流散,使得灵气开始了凝聚与积累,进而带来一种难以形容的舒服感,好似全身上下有无数小手正在按摩一般,好在王宝乐虽沉浸,可还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渐渐抬起右手,利用太虚噬气诀的功法,去凝聚灵石。

    只是到了这里,太虚噬气诀的另一个难点出现了,浓郁灵气虽可以凝聚在一起,可这里面稍微一个不留意,就会失败。

    而一旦失败,大量被凝聚在一起的灵气,就会扩散开来,又被飞速的吸入王宝乐体内,再次积累。

    “我就不信了!”王宝乐有些疯狂,那种眼看着就可以成功的期待,使得他更为执着,直接一次性的就买了大量的食物,其中零食居多,如同闭关一般不离开洞府,吃喝拉撒都在家中解决,彻底沉浸在修炼里。

    渐渐地,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原本就圆圆的身体,更加的圆了……肉越来越厚……尤其惊人的是他身上的肉满是光泽,虽说不上晶莹剔透,可也细润无比。

    现在他的这身肉绝非寻常,而是灵气积累导致,从而形成的灵脂,毕竟脂肪本就是身体多余能量的转化,而如今王宝乐体内的灵气早已超越常人,又在这不断地吸噬与炼灵石的失败下,不由得越来越多。

    好在他穿着的特招学袍材质特殊,有很大的弹性,以至于哪怕到了此刻,也依旧没有撑破,至于王宝乐,他如今脸都变了形状,油光锃亮的,眼睛看起来也越来越小……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又过去了一个月,途中王宝乐虽也发现了自己的体重,可一门心思在炼灵石里的他,直接就将其忽略了,终于……在这一天,王宝乐激动看着手心内出现了一枚菱形灵石,在测试了其纯度后,仰天大笑。

    “成功了,哈哈,我终于成功了!”

    “不是五成纯度,而是七成半!!”

    王宝乐非常激动振奋无比,实在是他之前在凤凰城多年来,也只能炼制出纯度在五成多一点的灵石,可如今竟炼出七成半,要知道联邦第一道院白鹿道院的报考标准,也只是七成以上的灵石而已。

    心满意足下,王宝乐只觉得自己现在已经非常厉害了,正要起身走几圈来宣泄自己的兴奋,可他刚要站起,却险些没有起来,这就让他一愣,低头时看着自己比半年前明显胖了近乎一倍的身躯,尤其是红色的特招道袍,已经都被撑的变形了,露出那一身灵肉……

    他的呼吸慢慢急促,他的眼睛猛地睁大。

    “这……这……”王宝乐哀嚎一声,没有了沉浸在炼灵石中的执着,他立刻就意识到了此刻的自己,麻烦大了。

    “天啊,我只是一个没留神啊,怎么……怎么就这样了!!”王宝乐哆嗦了,他的脑海瞬间就浮现出自己看过的族谱,顿时就紧张恐惧,赶紧伸出粗大的手指,欲哭无泪的算了起来。

    可算了半天,他发现自己无论怎么算,按照族谱内那些胖爷爷去世的年纪,自己这里……似乎都是活不了太久的样子,这就让他真的流泪了。

    “我还没当上学首,我还没当上联邦总统,我不想和胖爷爷们团聚啊。”王宝乐恐惧之下,满脑子都是想要减肥的念头,可这减肥之事他曾经做过好多,效果几乎没有,这就让他抓狂了。

    “运动,我要运动,我要跑步,趁着这些肉刚刚出现,或许还能有救!!”王宝乐狠狠咬牙,他此刻能首先想到的,就是跑步了,于是赶紧走到洞府大门处。

    好在他虽胖了一圈,可还不是无药可救,能从大门出去,刚一走出,阳光洒落在他那夸张的红色道袍上,看着自己那庞大的影子,王宝乐顿时就悲愤了,大吼一声,用出了好似吃奶般的力气,疯狂的在法兵峰上狂奔。

    在这悲催的狂跑下,王宝乐也发现了自己的一些不同,似乎他不会累,体内有浓郁的灵气支撑一切消耗……使得他速度飞快,仿佛觉得法兵峰太小,认识自己的又太多,很快的王宝乐就直奔峰下,开始绕着下院岛奔跑而去。

    这一天,很多法兵系的学子都看到了一个红色的球,从自己身边掠过,一个个都愣了一下,传出惊呼,但那红球速度太快,尤其是遮着脸,他们也看不清具体样子,于是在灵网上,出现了不少传闻与议论。

    “我今天看到一个球……”

    “我也看到了!”

    “有点眼熟,好像是……特招学子的道袍?”

    在法兵系的讨论中,此刻在下院岛的湖边,正有一群战武系的学子,一样在跑步,人群中有战武系的特招卓一凡,更有陈子恒等人,他们的身边,更是跟着一个中年男子,此人是战武系的老师,正一脸肃然的带着众学子奔跑。

    相较于其他系的学子,战武系更像是军人,这是因为战武系讲究钻研一切古武,若论实战,更是众系之首,其内的学子任何一个,都必须身体强壮,所以有一个基础的锻炼项目,叫做环岛跑。

    其目的是为了让新生尽快提高身体素质,从而顺利进入气血境,此刻虽开学半年,可战武系的环岛跑,依旧还时而进行。

    “都跑快点,你们没吃饭么!”战武系的老师,瞪了一眼身边的学子,大喝道。

    虽口中这么说,可看着这些孩子们一个个都精力充沛,生龙活虎的样子,他还是很满意的,尤其是卓一凡与陈子恒,虽已经过了环岛跑的境界,可都顺从的跟随,这就更让他觉得孺子可教。

    “你们要记得,我战武系,不屑炼器,不屑炼丹,我们要的就是自己的身体,要的就是肉身极致,管他是法宝还是毒丹,他们都是弱鸡,我战武系,一拳镇压!”

    “我们拳脚刚猛最强!”

    “我们跑步速度最快!”

    “我们肉身无敌!!”随着中年老师的大吼,那些学子们也都一个个振奋,相继咆哮,一时之间气血滔天,似乎真的可以镇压一切炼器炼丹的弱鸡……

    眼看这群小子们如此气势,中年男子得意,正要接着再说几句,可就在这时……在他们的身后,有一个红色的肉球,直接就从身边飞滚而过……

    ----------

    今天是我农历的生日,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