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三寸人间 > 第264章 险死还生!
    有人说临死前,会看到漆黑的世界里,出现了一道光,此光仿佛在接引自己一般,使得自身仿佛无限的漂升,逐渐的与那道光融合。

    只是融合之后,是否还有意识,又或者所去何方,知道答案的人或许有,但已经无法将这个秘密说出了。

    此刻的王宝乐,已经看到了这道光,漆黑的世界里,除了老妪狰狞的面孔外,还有这老妪身后,无声无息间,出现的一道光。

    甚至准确的说,不是一道,而是七八个光源,突然间出现……随着出现,一股股带着强烈威慑的气息,骤然间就从这七八道光源里爆发开来。

    模糊间,王宝乐依稀看到,这七八个光源,实际上是七八个漂浮而来的身影,它们没有五官,也就看不到样子,身上的气息比月灵要强悍太多太多,甚至根本就无法去比较。

    它们……正是,月球秘境内,除了那巨大的古尸外,最强的存在,其名……夜仙!!

    每一个夜仙,其修为都堪比结丹,甚至其中有那么几尊,能与结丹大圆满一战,尤其是它们似乎具备某种不死的特性,也就使得在这月球秘境内,成为了让联邦甚至某种程度,比古尸还要忌惮的存在!

    毕竟古尸常年沉睡,只要不去刺激,不会苏醒,而夜仙则不,它们喜于群居,具体的数量,联邦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知道大约五十多尊的样子,绝大多数时间是在月球背面区域,正面虽偶尔也有出现,但却罕见。

    它们的威胁极大,甚至对一切外来者,都充满了强烈的敌意,且往往只要看见,就不死不休,可好在它们没有如结丹修士般的灵识,一切只能依靠眼睛,所以只要不是被它们注意到,就可以提前逃离。

    这一点与眼鬼有些相似。

    如今,王宝乐与老妪,显然是被这七八个漂行到此的夜仙看到,几乎瞬间,这些夜仙就直奔老妪而来。

    正要拍死王宝乐的老妪,面色猛地一变,脚步一顿,就算是她,对于夜仙也都极为忌惮,如果一个也就罢了,可如今七八个夜仙的到来,使得她都心神震动,她心知肚明,绝不能被夜仙缠上,一旦被缠住,很难逃得掉,自己必定被生生耗的生死危机。

    也正是在这些夜仙出现的刹那,老妪停顿的瞬间,目中带着绝望与疯狂的王宝乐,痛苦粗重的呼吸倏地一滞,他的眼睛猛地睁大,几乎本能的,哪怕身体虚弱,哪怕全身剧痛无比,哪怕肚子的伤口,还在淌血,可他不知从何处来的力量……也许是结丹的压迫暂时消失了吧,他竟然从地上挣扎爬起,仓惶中捂着肚子踉跄后退。

    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逃出这里,逃出或能生天!!

    “该死!”如果不是通过陈慧那里,知道王宝乐有疑似法兵之宝,她不会去理会这已经重伤将死,如同蝼蚁般无关紧要的王宝乐,可法兵之宝,就算是她也都心动。

    此刻正要追击,但那七八个夜仙速度突然加快,直接环绕,这就让老妪心底烦躁,难以继续追去。

    毕竟这七八个夜仙,每一个都堪比结丹,围攻下,就算是她,也都狼狈无比,无心再去想王宝乐的事,此刻摆在她面前最重要的,就是自身安全。

    数个时辰后,老妪狼狈无比的疾驰远去,嘴角还有鲜血溢出,面色难看,内心更有肉痛,实在是为了逃出夜仙的围攻,她不惜耗费了几件珍贵的灵宝,这才换来一个机会,终于冲了出去,避开了夜仙追击。

    正要改变方向,继续寻找王宝乐,可她的身后,再次传来夜仙的呼啸声,老妪回头看去,面色变化,她远处的天空上,此刻竟有四个另外的夜仙出现,直奔她而来。

    “王八蛋,怎么又遇到了夜仙!!”老妪无奈咬牙,只能再次疾驰,向着月球正面飞去,实在是她有种奇异的感觉,似乎这月球背面的夜仙,对自己有莫名其妙的敌意……

    可对王宝乐的逃走,她又不甘心,于是沉吟中索性直接取出一枚玉简,这玉简不是传音戒,而是他们星河落日宗与盟友一起在异种道友的帮助下,开发出的能在月球秘境阵法被封印中,依旧可以使用的传音玉简。

    此物数量不多,所以无法分配给真息弟子,但他们星河落日宗此番进来这月球秘境的,不仅仅是真息与结丹,还有大量的筑基修士!

    于是传音之下,老妪直接就发布了一个任务,召唤星河落日宗的筑基修士,斩杀王宝乐!

    “也是你倒霉,逃向的地方,距离我们宗门的秘密之处,不是很远!”老妪任务一出,顿时星河落日宗内,在这月球背面的筑基修士,一个个立刻察觉,看到后都目光一闪,对于太上长老发布的任务,他们很乐意去完成。

    于是很快的,这些筑基修士,就纷纷出动,甚至还召集了一些跟随在他们身边的真息弟子,加入到了搜寻之列。

    同时,作为星河落日宗的盟友,五世天族那里,当初追杀王宝乐的周飞,他对王宝乐念念不忘,也在搜寻,甚至还发动了自己在星河落日宗的人脉,让他们看见王宝乐后,告知自己。

    如今搜寻中,接到了消息后,周飞精神一振的同时,也有点焦急,生怕被其他人抢了先,不过考虑自己能接到消息,说明知晓法兵之人不多,于是抓紧时间,也立刻赶去。

    渐渐的,一张充满了杀机与贪婪的大网,在这月球背面的丛林中,铺展开来,以真息修士为面,以筑基修士为点,开始了对王宝乐的杀戮之劫!

    而此刻,对于这里面的一切事情,外界四大道院以及联邦其他势力,除了五世天族与星河落日宗外,都毫不知情。

    他们正在全力轰击阵法封印,经过这些时间的破解,已经见了成效,预计再用不了多久,就可将阵法碎开。

    其中五世天族与星河落日宗,看不出丝毫问题,也都在适度的表露焦急中,全力配合破解阵法。

    可以说此刻的月球,渐渐好似成为了一个无形的漩涡,将整个联邦绝大多数的强者,除了火星域的修士外,几乎都吸引了过来。

    而火星域,作为联邦的重要基地,它的作用不是用来解决月球之上的事,所以没有出动。

    但仅仅是如今汇聚在月球上的结丹与筑基修士,数量就已经很是惊人了,而他们的身影,也是整个联邦媒体的焦点。

    毕竟在这个时代,明星什么的,已经不再是大众眼中的聚集点,修士的存在,才是汇聚众人心神的一切。

    尤其是月球秘境的剧变,使得整个联邦都被牵动,无数人关注下,种种言论也都四起,此刻的凤凰城内,王宝乐的爹妈,都面色苍白,看着新闻中对月球秘境的陆续报道。

    “他爹,我……我觉得心里空空的,右眼皮始终在跳……宝乐他……”王宝乐的母亲,眼睛有些红,显然刚刚哭过,此刻看着新闻,忍不住眼泪又流了下来。

    “这孩子,干嘛要去缥缈道院,干嘛要去成为修士,做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不好么……”王宝乐的母亲,说到这里,泪水更多,这段时间,她整个人都苍老了好多,哪怕王宝乐去月球前,嘱咐柳道斌将缥缈果给他们送来且服下,可心中的焦虑,以及对王宝乐的担忧,还是让她看起来,憔悴了不少。

    “别胡思乱想,宝乐这小子你还不知道么,看起来憨厚老实,可鬼心眼多着呢,什么时候吃过亏?”王宝乐的父亲,也明显苍老了不少,但却不让自己的焦虑露出,安慰道。

    可实际上,此刻他不仅右眼皮在跳,甚至心中,都有了一些说不清的感觉,好像,要失去什么了,这个感觉,让他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也多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