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六百八十一章 被雷劈熟了
    任八千是被饿醒的,强烈饥饿感如同潮水一般强烈的刺激着他的大脑。

    周围一片黑暗,不过身下就是熟悉的床榻。

    窗外有雨声传来,雨势极大。

    然而任八千现在没功夫想别的事情。

    饿,饿,饿,饿……

    任八千觉得自己现在的眼珠子都是绿的。

    飞快从床铺周围翻出一个布袋来,里面装的都是糖果,颤抖着手撕开糖纸将糖果扔进最终,丝毫停顿都没有就被他咽了下去。

    一块,两块,三块,一袋子差不多三斤糖果都进了肚子,胃中那种火烧的感觉丝毫没有减弱,大脑仍然在不断的释放着需要进食的信号。

    任八千如同鬼魅一般翻身落在地上,脚下一个趔趄,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便急匆匆的推开房门跑出去。

    当他目光扫到屋檐下躲雨的舔舔和滚滚,仿佛看到了美食一般,大量的唾液在口中分泌,然后吞下肚子。

    好在那三斤糖果虽然没能缓解饥饿,却让他保留了思考的能力。

    否则刚醒来就冲出来的话,估计明天自己清醒过来就只能看到一地的骨头了。

    任八千的身形飘起冲入雨中,越过围墙直掠向御膳厨的方向。

    自从醒来开始,他就一直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原本只能跳出十多米的距离,如今轻易就跳出二三十米,让他差点一头撞在树上。

    不过他只是单手在树上一按便缓住身形,身体向上一翻落在枝头上,再次朝着前方掠去。

    “什么人!”黑暗中传出一声喝声。

    任八千虽然看不见,却能感觉到前方暗处有着两道气息,非常鲜明。

    而在之前,任八千是极难察觉,如今却能轻易而然的知道那里有两个人,甚至能感觉到两人的大概实力。

    “这就是地轮么?”任八千心中暗道,口中沉声道:“是我,紫竹府长!”

    声音刚一发出,就让他微微一愣,这声音仿佛不像是自己的声音一般,比起自己的声音更加深沉,带着一点沙哑的撕裂感。

    “任大人?”黑暗中询问道。

    “是我!”任八千从树上跳下去,渐渐也看到在黑暗中的两个侍卫。

    “你是什么人?”两人一看到任八千顿时色变,手中钢刀划过两道惊鸿劈向任八千。

    任八千:……

    “你俩认不出来我么?”任八千一边忍受着那始终不停的饥饿感一边向后退道,轻轻一跃就落到后面的墙上,不过两人的钢刀如影随形,连空中的雨势都给劈开。

    “何方妖人,竟然冒充任大人!”

    任八千身体一跃,“轰”的一下整面墙都被两人劈断。

    若是之前遇到这种情况,自己恐怕只能瞬间传回地球了,不过此时两人刀势虽然快,任八千却能在黑暗中把握到两人的刀势做出闪避动作。

    “我是任八千,你们认不出我?”任八千再次皱眉,宫中侍卫怎么可能认不出来自己?

    “冒充也要像一点,看看你哪里像任大人?而且任大人的话,方才那一刀就死了。”两人口中呼喝着追来。

    任八千:……

    随着两人的呼喝,宫中其他位置也有人口中长啸相应。

    如同被捅了的马蜂窝一般,一道道人影出现在房顶,围墙上,飞快朝着任八千所在的方向围过来。

    来的人二话不说,一道道刀光涌向任八千,直接加入绞杀之中。

    “你们大爷的!”任八千都快被气死了,本来就饿的要死,结果还要受到他们的纠缠。

    自己刚刚突破到地轮,还没怎么样先被这帮侍卫绞杀了,简直如同笑话一般。

    不过面对周围的几道刀光任八千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感,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明明感觉到周围有空档存在,可身体却完全跟不上大脑,眼睁睁看着那几道雨中惊鸿将自己周围的方位全都封死。

    仿佛下一秒自己就会被劈成两半。

    “铁索!”任八千心中疾呼。

    这时候若是不挡上一下,一会儿女帝就可以给自己收尸了。

    而且铁索时常会出现,那些人哪怕认不出来自己,也总有人能认出铁索吧?

    随着任八千在心中的呼喊,一截锁链从他头顶探出头来,发现周围全是钢刀,顿时吓了一跳,将身体立的笔直,就像动物被吓到时竖直了尾巴一般。

    “轰!”一道雷霆劈下,铁索顿时成了避雷针……跳跃在空中头顶又顶着锁链的任八千被劈了个结结实实……

    “我日你们大爷的!”任八千冒着烟就从空中栽了下来,任八千都没想到自己有这么倒霉的一天。

    费劲千辛万苦达到地轮结果醒来就被侍卫追着砍,然后又被雷劈……任八千都不知道该骂谁好了。

    他现在特理解那种苦修多年自以为天下第一,然后刚出关就被一只天外飞鞋砸死的苦逼高手。

    都是天涯沦落人啊!

    “被雷劈死了?闻味儿好像熟了!”赶来的众多护卫停下手中的长刀面面相觑。

    这还没等自己这些人动手就被雷劈死了,这人得多倒霉?不过这人真是找死,竟然敢潜入皇宫?

    “有人入侵,通知统领来。还有,他刚刚冒充任大人,去看看任大人的情况。”之前的两个护卫立刻想起一件重要的事,连声说道。

    “这人还没死!”有人查探一下任八千的气息说道。

    “看住他,等统领来。”

    不过片刻心折就赶来此处,雨水顺着铠甲滴落,一脸的冰寒。

    “有人潜入宫中?几个人?”

    “就发现了一个!不过此人刚刚冒充任大人,我怕任大人有危险,已经让人去查探了。”

    “传令下去,宫中全部搜查一遍,看看他有没有同党。”

    “统领,任大人不见了!”突然有人来报道。

    “什么?”心折顿时一惊,若是任八千失踪,那可是出大事了。

    “任大人的房门是开的,不过好像没有人进去,地上没看到有水迹。这么大的雨,不可能潜入到任大人房中不留下任何水迹,看起来像是任大人自己离开的。”

    “属下沿着任大人离开房间后留下的痕迹追踪,雨势过大,留下的痕迹极少。不过按照方向,便是这里……”

    这话一说出来,众人顿时就迷了。

    “可这人声音、身形还是相貌都不是任大人啊!”最早的两个侍卫目瞪口呆道。

    众人仔细打量地上的人,方才的雷击让他身上的衣服只剩下几块破布挂在身上,通体上下焦黑且散发着烤肉的香气……

    一根铁索鬼头鬼脑的从任八千头顶探出来……

    心折一看这铁索,脸上的冰冷瞬间消散。这么猥琐的铁索,没别人了……

    “快!通知医师局!我去通知陛下!”心折焦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