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叫我,爹
    “为什么?”叶放歌一脸的惨然,在他不远处,地上躺着的是善柔。

    表面没什么伤痕,胸膛起伏,性命也暂时无忧,只是失去了知觉。

    至于杨感,脸色煞白,强支着身体想要站起,却始终无能为力。

    “事关重大,若有半分闪失,整个人族都死无葬身之地。不拿出这样的手段来,坐岸观火之人太多,我们的力量太小,只能如此。

    每个人都是如此,不是友便是敌,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不讲道理。

    若是为敌,便要死,你们四个都要死。”李元竹用平平淡淡的语气说道,目光中看不到黯然,也看不到其他情感。

    仿佛面前三人如同草木一般,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她心中激起半分涟漪。

    叶放歌脸色惨变,努力扭转头去看了一眼善柔。

    若是往日听到这样的消息,定然大喜。可如今,却是心头涌起无尽的悲哀。

    扭头看看李元竹,叶放歌用一种极其复杂的语气:“真难以想象你便是李元竹。”

    “你我面前的路便是如此,谁也逃不了。”李元竹看着他,并不躲避他的目光直视。“我心中于你们或许有愧,于大义无愧。”

    “是你们的大义!”杨感在一边怒道。

    “你们不懂。”李元竹微微摇头。“以后你们便知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现在,给我答案!”李元竹不再多言,将眼皮垂下,等着对方的回答。

    手中木剑已经消失不见,双手就那么垂在两边,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

    看不到丝毫血腥,却是一双杀人的手。

    叶放歌无力道:“我答应你,可以为你们做事,善柔——你们放过她。”

    “要你做的事不多,也不难,为了我们,也是为你自己。至于善柔,放不得她。加入,便是自己人,大战之日尚久,你二人可看着孩子长大。

    日后到了时候,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如何抉择。”李元竹淡淡道。

    叶放歌咬咬牙,最后惨笑:“不然我又能如何?我二人加入你们便是。”

    “如此极好,我不喜欢杀人。”李元竹点点头,看向杨感:“你又如何?”

    “你们如此肆虐于天下,定遭天谴。”杨感怒骂。

    “苍天不理尘事,否则人族又如何会沦落至此?你聚义庄上下三百一十九口,都在你一念之间。”李元竹淡淡说道。

    “卑劣!”杨感怒骂,实在无法相信,堂堂天下第二,曾经号称从不杀人的李元竹,如今竟然会拿聚义庄上下来威胁他。

    李元竹眼皮继续垂着,仿佛在看地上的野草,气机却牢牢锁定他。

    “看这草,冬日枯竭,春季复苏,无论上方是什么,泥土还是岩石,都要顶出一条活路来。

    我等也是如此,不是我李元竹一人之性命,手段下作也是无可奈何。”

    杨感扭头看看叶放歌:“兄长保重!”

    话音刚落,叶放歌来不及阻止,杨感便自绝身亡。

    “你怎么不阻止他?”叶放歌怒目圆瞪。

    “既然一心求死,又何必阻止。”李元竹用没有任何感情的语气淡淡说道。

    半日后,李元竹离开这山谷,到了外间,再未提过聚义庄那三百一十九口之事,到底是遂了杨感的心意。

    ……

    曹归坐在书店里,有些新奇。

    旁边是落地窗户,阳光直洒进来,晒的人身上生疼。

    书店中的几个冰桶,却散发着丝丝凉气,让人舒爽无比。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让人坐在着慢慢看书的书铺,出云的书铺,若是你不买,恨不得将你打出去。

    不但有桌椅,有冰桶,甚至还有冰水免费供给,喝一碗下去心扉透着凉,舒爽无比。

    曹归翻动着面前的书籍,与紫竹学院中的不同,是大夏的文字。

    这是这里卖的最好的。

    曹归翻看了片刻,便开始有些左立不安,两条腿交互叠着,仿佛在掩饰着什么,可手上的书却越发放不下了。

    若是将书翻过来看,能看到上面的名字——《金瓶梅》

    “神书!”

    看了大半个时辰,曹归将这书合上,坐在那呆了片刻,才过去付钱买下,塞进怀里。

    随后又去一些店铺转了转,着实见到一些吸引人的东西。

    比如手电筒,打开开关便能放出强光,而且照的极远,又小巧易带,比起灯笼不知道好了多少。

    不过这手电在岚城卖的不好,这两日他已经见过了岚城的夜晚,到处都是路灯,极少有阴暗之处,自然用不到这东西。

    他却是极喜欢,买了两个电筒还买了几节电池,花了一两多银子。

    又转了片刻,见识了街上卖着山里种种奇物的山民,也见识了几个人围一起抽“毒蝎”一脸陶醉,最后看到一个写着“山槐”二字的酒楼,立刻迈步走了进去。

    盐道书院的学子还欠他一顿酒,不过此时既然看到了,不如先进去坐会儿。

    他一进去便让不少人注意到了,毕竟这里多是古族官宦子弟,那些出云的商人都不来此处。

    不过出云众多士子来紫竹学府不是秘密,这些官宦子弟消息更是灵通,也没人去找他麻烦,任由他在角落找个桌子坐下,自顾自的谈笑。

    曹归要了壶酒,要了盘肉,坐在那听别人谈话,听了半响,倒是听到不少东西,让他大感不虚此行。

    不过没多久,就见一个粉雕玉器的小女孩儿先是探头进来鬼头鬼脑的看了一眼,随后跳进来冲着店小二的眼眶就是一拳。

    虽然是店小二,但也不是好相与的,平白无故被人打了一拳,挥着砂锅大的拳头就要打出去,可一见到来人,顿时“哎呦”一声。

    “上次是不是你告密的!”二花一脸气愤,抓着店小二的衣领冲着眼眶就是好几拳。

    周围人认出这小姑娘,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小公主,又来喝酒?”

    “哎呦,小祖宗,那两位发话了,我们哪敢任由您在这喝?”那店小二连忙讨饶。倒不是怕疼,也没什么其他原因,就是看这小公主,心中喜欢。

    “我不管,你是叛徒,害得我上次被抓了回去。”二花才不管那些,将他俩眼眶打的跟熊猫似的,才跳到一张空桌子上:“有人请我喝酒么?”

    “小公主发话,我们哪敢不请?给小公主上酒,算我们的。”顿时有人大笑。

    二花闻言大喜,眼珠子在店里转了一圈,一闪身落到曹归面前:“没见过你,你长的奇怪!”

    二花一脸的疑惑,面前这人和往日见到的那些彪形大汉完全不一样。

    曹归方才听众人说话,略微猜到面前这人身份。只是有些疑惑,据说当今公主才三岁,怎么看起来有**岁大?

    心中虽然疑惑,脸上却笑起来:“虽然素未蒙面,不过我却知道你的身份!”

    “你怎么知道的?”二花更加的疑惑。

    其他人却面带冷意看了过来。

    这位可是当今的公主,若是这个出云的士子不知道好歹,那便打断了手脚扔臭水沟里和蛆虫为伴。

    “要不要打个赌?”曹归不理会其他人,轻笑道。

    众人脸色更冷了,这货是要诓骗公主?

    “我才不干!他们都知道我是谁了!”二花年纪不大,但并不像别人以为的那么好骗。她觉得肯定是别人告诉他自己是谁了。

    二花眼珠子一转:“不如咱俩赌一赌谁能喝酒?”

    曹归愕然,随后轻笑:“恭敬不如从命。”

    就算自己猜错了面前之人的身份,面前这人也不过**岁大。

    若是自己猜的那人,才三岁而已。

    看众人方才的反应,和她喝酒应该是没事的,起码不会被抓去把脑袋砍了。

    周围众人愣了一下,随后眼神变得诡异了起来。

    “若是你输了怎么办?”二花突然道。

    曹归有些好笑的看着对方,自己还真没想过会输给对方。

    哪怕是个古族大汉,也未必就能稳赢自己,何况是个这样的小姑娘。

    “你说如何?”曹归逗她道。

    “叫我爹!”二花立刻站在凳子上大声宣布。

    “什么?”

    “叫我,爹!”二花指指自己,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