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血灵王座 > 292章:谎谬至极
    天色蒙明,寒雾四侵,冷川内外,日复一日的缈缈烟雨。

    司权见铺垫差不多,终于说出结论。

    “生儿无不爱亲人,积亲成孝,所以孝为人本。丈夫无不爱妻子,积爱成怜,所以成纲常。只要正常男子都会成家立业,要是他们也像我一样爱护自己妻子的话,天下就会太平了。”

    上官清寒终于反应过来,天南地北扯了一圈,这家伙原来是在为之前的行为找借口。这般能诌,不去做学术实在可惜了!

    “这你不用试了,不会成功的。”

    苏酥信以为真,苦心劝说道。

    “不,我会坚持下去的,路漫漫其修远兮,也许世人觉得这很谎谬,也许这也不会有效果,但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它是对的。”

    “一派胡言,你分明是在为自己惧内找理由。”

    苏酥气结,彭城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徒弟?要是他自己惧内岂不好!

    “唉!孤独啊,世人皆醉我独醒!”

    “唷,大清早的谁在那鬼哭狼嚎?”

    “她又是谁?”

    苏酥怔住,上官清寒戴着面纱她看不到容貌,不过司徒影的容颜让她惊艳当场。如此美艳的女子,绝对是可遇不可求。

    “司郎,你在坎州还有熟人?”

    司权影早在一旁偷听,得知来人竟然是司权师娘,一时玩心大起。

    “她叫你什么?”

    “司郎呀,我们婚礼上你肯定没来,不然不会不知道的。”

    司徒影说着,亲昵地挽上司权胳膊,结果被对方不着痕迹的避开。司权很想撇清关系,但又不敢直言,要是惹到妖女有他受的,他现在都还在后悔昨天的事。

    “她是司徒影,司徒世家的人。”

    “司徒妖女?你竟敢招惹她?”

    苏酥显然听过司徒影的妖名,不过看眼前状况跟传言似乎有些不一样。

    “何止是我,家里姐妹都住不下了,昨天刚到这里就又骗了一个女孩,不过我很大度的,只是冰山要跟他吵。”

    苏酥心惊,歉意地看了一眼上官清寒。如果真如司徒影所说,司权确实罪该万死。

    “咳咳,天色不早了,我们还要赶路,准备准备启程吧。”

    司权拖着司徒影赶快离开,这妖女比自己都能胡扯。

    “司大哥,你要去哪?”

    司权转身,原

    来林心也已经起来。

    “这就是昨天骗来的女孩?”

    苏酥大气,她很清楚林心的身份,比自己都高贵,再想起上官清寒跟司徒影来,暗道司权身边的女子都不是一般人啊!

    “小心,过来,我们吃早餐去。”

    司徒影很喜欢单纯无瑕的林心,甩开司权带她离开。司权往哪边走都不是,想想准备赶路工具去了。

    “他生前将司权托付给我,辛苦你了。”

    苏酥很为之前的事感到抱歉,有司权这样的丈夫,恐怕没一天安心的。

    “前辈言重了,我跟他也只是有些小矛盾而已。”

    司权独自走开,很快困惑起来,这苏酥从来没见过自己,怎么突然到访,还一副关心切候的样子。别的不说,只是从自己一来她就能找到这点来看,绝对早有预谋。

    “司大哥,你在这呢!”

    司权正躲在马车中思索的时候,眼前一位娇柔可人的女孩露出脸来。

    “外面冷,快进来。”

    司权直接将林心揽到怀中,虽然女孩披了一件雪色貂袍,但脸蛋还是被冻红。

    “我是不是妨碍司大哥做正事了?”

    “难道还有比陪我的小心更重要的正事?”

    司权拨开林心的发丝,对方尖翘的耳朵露了出来。想当初第一次被司权看到,林心还担心好久,发现对方反而偏爱自己耳朵才安心下来。

    两人在狭小的马车内幽会,直至正午时司徒影打开车帘,林心受惊跳开,滚烫的小脸,红肿的双唇,不用说肯定又被司权占尽了便宜,下巴都埋进胸脯不敢见人。

    “小心,时间到了。”

    “时间?什么意思?”

    “司大哥,我出来一天了,父亲会担心的,所以我让影姐姐送我回去。”

    司权柔柔女孩脑袋爱怜更甚,对方分明就是怕耽误了自己正事。

    “好,司大哥有空一定来看你。”

    “其实写信也可以了!”

    林心当然巴不得每天跟情郎相处,不过上头还有几位姐姐看着,为了不被剥夺最后一点权利,只好先让她们接受自己才是。

    “我一定要见到小心才行,等着我。”

    司权又吻了女孩发丝,真是让人不舍的女孩!

    黏了半天,林心还是走了,司权这时才发现都已经是午饭时间,

    陪美人的日子真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呀!

    “套上马,赶路。”

    司权正要去把早餐跟午餐补上,顺便预支晚餐的时候,清冽的声音旁边传来。

    “现在?”

    上官清寒没有说话,自顾钻进马车。

    “师娘也去?”

    “都等了你好多年了,你说呢?”

    苏酥早派人通知过司权,不过被人拦下,理由是时间未到,这次司权自己到来,反而出乎她的意料。

    “师娘可知道师傅留给我的东西是什么?”

    司权充当马夫,隔着车帘问道。

    “我当初没来得及问清楚他就断气了”

    “抱歉,我想问错话了。”

    “无妨,他都死了这么多年,我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苏酥落寞地说道,不伤心是假,不过伤心又能与谁说?徒增笑耳罢了!

    “师娘怎么不直接派人给我送去?大老远的也不心疼你娇滴滴的徒弟奔波劳累!”

    “那地方我这么多年也没找到,只有你自己去寻找了。”

    “这么隐密?那我岂不是也要老死在这里?”

    “宝物自择有缘人,既然那东西是留给你的,你自会找到。”

    “宝物?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好好珍惜当下有的才是,能娶到清寒这样的妻子,你还要贪图其他宝物吗?”

    “当然,好拿来讨她欢心呗!”

    苏酥一时无语,看来这小子确实喜欢甜言蜜语,否则怎么能骗到这么多优秀的女孩?

    “记得你说过的话,要是敢辜负了清寒,我替你师傅将你逐出师门。”

    司权诧异,这两人早上不还是仇人一般不共戴天的吗?怎么现在站到一根线上了?女人不可理喻果然是不分年龄的。

    “听说万仞群峰中住着山灵族,他们不会发现那东西吧?”

    “山灵族是冷川的后代,以打造乐器闻名于世,对你的东西没兴趣。”

    说到冷川,司权想起他跟司音仙子缠绵悱恻的仙人之恋来,就不知道哪个可信?

    “这么说来司音仙子也确有其人了?”

    “都是民间谣传,久而久之被人美化了而已,反正一路无事,我跟你们说说比较真实的。”

    “好啊”

    司权喜欢听故事,上官清寒也提起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