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绝武通天 > 第74章 冒险
    宁川城,国舅府!

    天星皇朝当今国舅爷的幼子武烈,满脸怒容的在议事大厅之中来回的踱着步。

    两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有查出当日杀死自己儿子的那个凶手的来历,甚至就连血屠夫铁七和他的六个兄弟,都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无踪。

    堂堂皇亲国戚,国舅爷的孙子,被人杀死,竟然连凶手的蛛丝马迹都探查不到,这让武烈如何能不生气!

    两个月前,他派人去中州皇城国舅府,请他们武家供奉的星卜师薛大师,希望能够通过星卜之术查到一点有用的线索,但是没想到薛大师竟然正在闭关。

    星卜师的地位,无比尊崇,尽管国舅府家大势大,却也不敢打扰薛大师的闭关,无奈之下,派去的人,只能在那里等候薛大师的出关。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薛大师终于出关,听闻消息之后,自然答应立刻赶来宁川城,并且算算时间,这两天就应该到了。

    武烈的耐心也已经快要用尽,虽然明知薛大师快要到了,但是他也愈发的焦躁,一边来回踱步,一边恨恨出声:“该死的凶手,让你逍遥了这么多天,等薛大师一来,推算出了你的下落,看我怎么收拾你,抄你满门,灭你九族,都难消我心头之恨!”

    “还有铁七,你以为你通知了你的兄弟,让他们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你了?放心,你和你的兄弟们,一个也别想跑,统统都要给我的儿子陪葬!”

    就在武烈说话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下人的禀报之声:“启禀大人,薛大师已经到了宁川城门了!“

    武烈猛然抬头,双眼之中精光迸射而出:“速速打开大门,我亲自恭迎!”

    薛大师,不但是星卜师,本身也是一位实力达到了星痕期的星者,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武烈也不敢得罪,所以必须亲自迎接。

    “不劳武大人大驾,薛某已经来了!”

    突然,一个声音从空中响起,紧接着,一个人影便出现在了武烈的眼前。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大概四十来岁,相貌俊朗,气质不凡,身穿一袭紫袍,上面刻着日月星辰,远远看去,似乎这些星辰都在缓缓运转,看的时间稍长一点,就会让人有头晕目眩之感。

    这就是国舅府中供奉的星卜师,薛子期,星痕二刻的星者!

    看到薛子期,武烈的眼睛顿时一亮,急忙上前,双手抱拳,拱手行礼,一揖到底:“薛大师来临,武烈有失远迎,还请大师恕罪!”

    薛子期哈哈一笑道:“哈哈,武大人言重了,薛某不过一介布衣,哪里敢当的了大师二字,更不敢受大人之礼,快快请起。”

    大袖一挥,一股柔和的力量就将武烈弯下去的身体给托了起来。

    武烈神态恭敬的道:“为了犬子之事,劳累薛大师不远万里赶来宁川,我这就安排人带大师先去洗漱,稍事休息。”

    薛子期摆了摆手道:“不用了,令郎之事,薛某已经听说,还请大人节哀,这凶手实在胆大包天,天理难容,武大人放心,只要薛某出手,必然能够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薛子期的话中透露出强烈的自负和自傲,似乎对于杀死武小天的凶手,必能手到擒来。

    不过这也是事实,星卜师所拥有的能力,几乎可以用诡异来形容,更何况薛子期既然能被国舅府所供奉,实力必然不低。

    “武烈先谢过薛大师!”

    “武大人,你先将事情的大致经过告诉我。”

    虽然薛子期看上去十分的随和,但是武烈却不敢有半点怠慢,他可是深知这位薛大师的为人,面热心冷,心机极重。

    武烈将薛子期请到议事厅坐好之后,命下人送来茶点水果,然后才详详细细的将武小天被杀的经过说了出来。

    薛子期听完之后,微一沉吟道:“那些前往牛头山的星士,现在都在什么地方?”

    “已经放走,不过只要大师需要,我现在就能将他们全都再抓回来。”

    “恩,将他们带来,尤其是那个被凶手打伤的公子哥!”

    “遵命!”

    武烈的眼中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因为从薛子期的神态语气中,他不难听出,对于找出凶手,薛子期是真的很有把握。

    不过半天的时间,武烈就按照薛子期的要求,将当日前往牛头上的所有星士,以及那个负责看守入山之路,后被秦星一巴掌打飞,但是却因此而幸存下来的公子哥全都带了过来。

    数百名星士,全都在国舅府的大院之中,每个人连头都不敢抬。

    薛子期一扫眼前众人,伸手一指那名公子哥道:“你,过来!”

    这个公子哥急忙站起身来,走到了薛子期的面前,恭恭敬敬的道:“大师,有什么吩咐?”

    薛子期根本没有理他,而是转头看向了武烈道:“他是何人之子?”

    听到这句话,武烈先是一愣,但是旋即就明白了薛子期话里的意思,神色一冷道:“贱民之子!”

    “那就好!”

    薛子期点了点头,忽然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公子哥的脑袋,微微一笑道:“搜魂!“

    “啊!”

    公子哥的口中,陡然爆发出了一股凄厉的惨叫,从头开始,整个身体在薛子期的手掌之下,快速的萎缩,就像是体内精血都被薛子期给瞬间吸走一般,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这个时候,薛子期收回手来,在他的手掌之上,赫然多了一颗红色的珠子,圆滚滚的,里面有着道道血光闪烁。

    接着,薛子期闭上了眼睛,似乎陷入了沉思,但是头发和紫袍却是无风自动,飞扬了起来。

    从他的身体之上,渐渐的弥漫出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将整个国舅府都完全笼罩,沉重的威压,再加上那公子哥的下场,让此刻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会步上公子哥的后尘。

    突然,薛子期手掌中心的那颗红色的珠子,剧烈的旋转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隐隐可见,珠子之中,竟然出现了那个公子哥扭曲的面孔,嘴巴大张,似乎正在发出痛苦的嚎叫,但是却听不到一丝声音传出。

    “武大人,凝神观看,只有这一次机会!”

    随着薛子期的声音响起,就听到“砰”的一声,红色的珠子突然炸开,化作了一蓬红色的雾气,弥漫在了空中,形成了方圆尺许的范围,凝而不散。

    始终站在一旁的武烈,以及跪在下方的星士们,都忍不住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这团雾气。

    只见红色的雾气之中,竟然渐渐的出现了画面。

    “啊,这,这不是那天的情形吗!”

    有星士一眼就认出来,红雾之中的画面,正是当日牛头山入口之处发生的一幕幕过程。

    整个画面虽然没有声音,但是非常清晰,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带着金色面罩的男人,不理会公子哥的阻拦,强行闯山,三头剑狼对着他跪了下来,然后此人一鞭子将公子哥给抽飞出去,最后骑在剑狼的背上,进入了牛头山。

    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而那团红雾之中,陡然再次传来了一声凄厉和不甘的惨叫之后,轰然炸开,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看完整个画面,所有星士都是目瞪口呆,他们实在无法想象,薛子期竟然能够将两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如此细致的重现出来。

    而武烈已经双手紧握成拳,身体都在抑制不住的颤抖,因为他终于看清了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tqR1

    舔了舔嘴唇,武烈对着薛子期道:“薛大师,能不能有办法看清他的长相,或者找到他的来历?”

    薛子期却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双眼微闭,在武烈想来,他一定是在思索该如何让自己看清凶手的长相。

    但是实际上薛子期却是在考虑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这个家伙,能够让剑狼主动臣服,该不会是天山兽宗的人吧?如果是的话,那我帮助武烈将他找出,无形中就等于是得罪了天山兽宗啊,虽然师父和天山兽宗有点交情,但是不知道此人在天山兽宗中的地位,如果地位高的话,天山兽宗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可是如果不找出他来,武烈这边我也交不了差,真是头疼,本来还以为是件小事,没想到竟然有点复杂了。”

    看到薛子期迟迟不肯开口,武烈心中一动,忽然压低了声音道:“薛大师,上个月家父派人给我送来一封信,说是皇宫御花园中种植的九叶林兰即将成熟,我武家承蒙万岁厚爱,会赏赐其中一叶,如果大师能偶帮我找到凶手的下落,我愿将此叶赠送!“

    “恩?”薛子期的眼睛猛然睁开,双目灼灼的看向了武烈道:“武大人,此话当真?”

    “武烈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此事与大师玩笑。”

    薛子期大笑出声道:“哈哈哈,既然如此,那薛某就先谢过了,武大人稍安勿躁,我这就想办法,找出凶手的下落!”

    九叶林兰,那可是真正的天材地宝。

    哪怕一片叶子,如果普通人服下,一举就能成为八星星士,如果星痕期星者服下,甚至有可能再多刻出一条星痕,其价值根本无法估量!

    虽然天山兽宗也是强大之极,但是凶手也未必就是天山兽宗之人,再说,就算是天山兽宗之人,只要不是太有地位,那么凭借师父和天山兽宗的那点交情,稍加赔偿,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毕竟,自己的师父可是星核期的星卜师,天山兽宗多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风险固然有,但是和九叶林兰比起来,绝对值得冒一冒险了!

    经过权衡利弊之后,薛子期伸手一指那数百名仍然跪在地上的星士,眼中泛出慑人的光芒道:“武大人,最迟一个月,薛某必将那凶手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