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都市之原罪逆袭 > 第十四章 田露庭
    田露庭终于来了。

    此时的他,并未身穿警服,也没有作道士打扮,而是套着一件宽大的粉红睡衣,踩着一双人字拖,微胖的脸上,挂着脸似乎永远都未曾消失过的微笑,给人非常亲切的感觉。

    “田......叔叔!”张生最后还是决定这样称呼田露庭。

    功德碑的事儿,是真的。田露庭想引导自己进入修真,也是真的。至于他为什么不将自己纳入圣剑宗,可能有他自己的道理吧,谁还没一点苦衷呢?

    至少从结果上说,田露庭没有想要整自己的迹象,而是真心实意想把自己介绍给蒲书伦,至于功德碑这件事儿,他应该知道蒲书伦圣徒使者的身份,但是绝对不会知道蒲书伦曾经和功德碑苟且过。

    田露庭真的不知道,要不然他不会如此惊讶。

    “蒲道友?”他甚至和当时张生看到这头狐狸时,一样震惊。

    蒲书伦羞愧地把头埋入椅子:“别问为什么,先收拾这烂摊子。”

    “好......我还真没想到是你引发的天劫,毕竟这天劫威力太小。心想你在这儿呢,哪需要我多管闲事,不过后来我媳妇儿让我去倒痰盂,我突然想这异象迟迟不消,该不是道友你遭遇了什么意外吧?就过来一瞧,果然!还好来得及。”田露庭一边手中掐诀,东一指西一点的,一边跟蒲书伦聊天。

    不过他看蒲书伦的眼神,明显充满了古怪之意,就是那种想笑却又觉得很伤别人自尊,只好辛苦憋住的表情。

    “田露庭,你倒痰盂跟老子遭天劫,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蒲书伦虽然庆幸于终于摆脱了功德碑的纠缠,可是毕竟自己法力全消,还被一顿天劫揍回原形,这心情再好也有限度不是?听得田露庭之言,心里那个腻歪,合着你特么的看到痰盂能联想到我,那老子成什么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可是蒲道友,我真的是倒痰盂时想起这茬儿的......”田露庭眨了眨眼睛,实在没憋住,开始狂笑。

    “田露庭!你特么的......”蒲书伦悲愤不已,开始不管不顾地破口大骂。

    张生觉得好受伤,这么恐怖的天劫,您居然还说威力不够?好吧,确实不够,没有劈死这货,真的是老天没长眼睛。

    “警告:宿主张生,恶意诅咒圣徒使者,扣功德值一万!检索继续......”

    去尼玛的,蒲书伦是你爹啊,你这么维护他,自己心里没特么点逼数,人家宁愿承受天劫之苦,也不愿被你这孙子给粘上,热脸贴冷屁股很爽是不是?

    怎么老子最近尽特么遇上一群贱货!

    “宿主张生,辱骂功德碑,惩罚加重,扣功德值三百万......补充,宿主张生,帮助功德碑脱离圣徒使者,奖功德值三百万......纠正,奖励功德值六百万。检索继续!”

    张生大奇,这尼玛是个什么道理?

    他自然得不到答案。

    大概不到两分钟的样子,田露庭那里,已经收工。

    “成了,镇上居民关于这场天劫的记忆,已被我篡改;山城市府以下各级相关人员,也差不多了;京都那边,我打了声招呼,应该也没问题。只是安放*之人,似已不在山城市范围,我竟然跟踪不了此人的踪迹,恐怕非是寻常之人。也是,寻常人敢炸派出所?这事儿挺麻烦的,我得去趟京都。目前只能就着这场爆炸,预设一个假象。”

    张生不得不惊叹于田露庭这逆天手段。这镇上怎么说也得小十万人吧,再加上市府,还有什么京都的,这么短的时间,你竟然干了这么多事!

    “是我大意了,说实话,我居然没发现这派出所被安置了*,事发后我也曾追踪来源,结论和你的差不多。你媳妇儿怎么说?”蒲书伦神情严峻,只是这种严峻出现在一张狐狸脸上,怎么看怎么违和。

    “她才懒得关心这些破事儿,都迷上这花花世界了,成天也不修行,说自己苦了这么多年,该享受享受了,哪有一点历练的样子......算了,不扯这些了,这里恐怕不安全,如今你法力全失,还变成了畜生——啊呸,是天狐!天狐,蒲道友!咳咳,我送你们去一安全的地儿......”

    张生听得牙痒痒的,恨不得冲上去暴揍蒲书伦一顿。

    这孙子撒谎成性,活该被雷劈。说什么地球上就他俩是修士,结果田露庭的意思,居然京都里还有他的同类,现在连苏阿姨也是修士——我早该想到的,田叔叔明显一中年大叔,可是苏阿姨看上去就二十多岁的模样,还特漂亮,我还以为老牛啃到嫩草了......咳咳!

    不过他的这种情绪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当他听得田露庭最后所言,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脱口而出。

    “我不去!”

    “咦?”田露庭有些诧异,伸指一掐,胸中了然,不由瞧了瞧艾凤荔,然后伸出大拇指,“有志气,孩子!好,那你就呆在这儿。”

    张生面红耳赤:“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动力......”

    其实张生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不愿意离开这座城市。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这辈子好不容易遇上几个关心自己的人,也许换了地儿了,自己的心性就会发生变化了,他希望自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成长,这是对自己的一种鞭策。

    对,就是这样的,其实并不是因为艾凤荔——至少不是因为那方面,我特么配么?

    这是张生的一个魔障,哪怕他认为自己极可能成为神仙,也不敢奢望某一天会拥有自己心中所想。自己就是一块曾经破碎的镜子,随便怎么粘,那些痕迹,都不可能抹掉......

    “明白!”田露庭拍了拍他的肩膀,伸手抱起蒲书伦:“蒲道友,你是修士,虽然修为没了,气息还在,呆这儿怕是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去我那儿疗伤吧,”

    “你再改下。这天劫源于他,跟着你有屁用,还嫌老子丢人丢得不够,尤其你那婆娘!我跟着小张就成——嘶,放下老子,疼死我了!”蒲书伦奋力挣脱田露庭的怀抱,只是有点用力过猛,扯着右腿的伤了。

    “凭什么?”原本正处于懵圈状态的张生,听得蒲书伦所言,立马就清醒了。你特么挨老天揍,赖上我一凡人,这就是得道的神仙?

    不过话说回来,蒲书伦的人设,在张生心中早就崩塌了,仔细推敲一下,倒也合情合理。

    “懒得跟你解释!”蒲书伦没好气地道。

    “嚯啊!这么巧,你找到了?”田露庭一下明白过来,“就他?你们家祖宗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咳咳,小张,你别误会......啧,好吧,我虽然挺看好你,但是确实不认为你够资格配上功德碑,是我鼠目寸光了,我道歉!”

    张生再次被重击,哀怨地望着田露庭:“田叔叔,您能不能别这么直接,委婉一点是不是会膈应死您?”

    田露庭打了个哈哈,然后一阵施为,反正张生没看到任何变化,结果他又说他搞定了,还朝着张生抛了个媚眼:“小张,有惊喜送你哦!”

    张生没来由地心里发毛,连忙道:“别,田叔叔,我不要惊喜!”

    田露庭认真瞧了瞧张生,突然回头问蒲书伦:“蒲道友,我带他去修真界,找你家祖宗,这个弟子,咱们圣剑宗要了!”

    “你自己送出去的,现在又要反悔,要点脸不?再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开始不敢收他的原因,呆你圣剑宗,跟找死有什么区别。”蒲书伦嘿然道。

    田露庭怅惘若失,轻叹一声:“嘿!修真,凡人!这贼老天,我去尼玛的!”

    “关老天锤子事,姓田的......得,跑这么快!”蒲书伦正吐槽呢,结果田露庭一下就没影儿了,没了发泄对象,他觉得憋得难受,于是转头朝着张生道,“其实不止圣剑宗,除了我妙成宗,几乎所有宗门,都歧视凡人,认为你们不配修真......尼玛的,要不要来得这么快!”

    蒲书伦依然无法畅所欲言,心里那个憋屈!他一下蹦入张生怀里,以命令的口吻说道:“躺下,装死!”

    原来,外面灯火辉煌,人声鼎沸,有大量的人朝这边涌来。

    “滚!”张生一把扯着蒲书伦,将他扔得老远,这才施施然地侧躺在地上。

    田露庭临走时,朝张生脑袋里打了一道讯息,大概就是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该如是说之类的。

    “怎么可能!”蒲书伦迅速翻身,龇着牙不可思议地瞧着张生。

    “老子是第四十八个候选,你不是,就这么简单!你特么再口吐人言试试,信不信第二天就得进中科院生物所解剖室。”张生鄙夷地瞧了他一眼,然后闭上眼睛,蜷缩成一团,开始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