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都市之原罪逆袭 > 第十九章 我想到办法化劫了
    不管有多憋屈,多愤怒,张生不得不继续驱车,寻找破解当前危机的办法,就算苏谷妍不提及绝不放弃,他都不可能坐以待毙,

    或许他连自杀的念头都曾闪过无数次,可是一旦给他一个活下去的理由,他会比绝大多数人都坚韧,比如被任华章追杀时的那一跃,比如在拖着断腿逃亡的那六日。

    此时的张生,比任何时候都有活下去的决心,因为他虽然曾经堕落过,可是从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别人遭遇劫难,尤其这些人,还是他如此在乎的恩人。

    只是茫然片刻,张生变沉下心来,发动车辆,朝着苏谷妍指定的那个方位驶去。

    “不能去苏师妹说的那个地方!”蒲书伦突然说道,“因为那是她能掌控的地方,如果我猜得不错,她应该是要带你去那里主动应劫,斩除导致小艾出现危机的根源,她能去,不等于我们能去!”

    张生悚然惊醒。

    主动应劫,以减少天劫的变数,他是有所听闻的,虽然田露庭未曾与他提及过心劫,但是无论什么劫,都是天威,属性上应该有共同之处。

    如蒲书伦这种高阶修士,他的判断,基本上不会太过离谱。自己想当然地认为苏谷妍指定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所在,搞不好恰恰就是最危险的地方。

    “那,我们该去哪儿?”张生有些无措。

    “总之不能老是在这里耗着,我的意见,既然小艾的危机与这辆车有关,还是先找到车主。从他身上寻找突破口,看那小子人模狗样的,这车多半就是他的,你去问问。”蒲书伦道。

    其实以蒲书伦的眼光,仅凭男中音的形象,就能猜出这人家世显赫,事业有成。他却故意说了一个“多半”,就是想帮张生一把。

    做这种事儿,蒲书伦还是比较有心得的。反正几人相处来日方长,下一次交流,他就会进一步把这孙子恶心成打肿脸充胖子,借钱装那啥的典范。最后哪怕这孙子抱着亿万财富存进艾凤荔账户,他也有信心让艾凤荔觉得这孙子是别有用心,从而彻底断绝与他的来往!

    张生忍不住想亲蒲书伦一口,倒不是因为蒲书伦的龌龊,而是他提的这个建议,对于根本无处下手的张生而言,算得上一盏指路明灯了。

    只是后来想到这畜牲其实是一大男人,他几乎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恶心死,这才作罢。

    张生拿着艾凤荔的手枪,打开车门就往后备箱奔去,到得车尾,正欲打开后备箱时,突然脑中一道灵光闪过!

    一个心劫,有这么麻烦么?张生问自己。

    不麻烦!这是他得出的最终结论。

    他抬头望了望已近黄昏的蓝天,然后闭了闭眼,蓦地转身回到了艾凤荔一侧的车窗外,将手枪往她前面的车台一扔,低着头斯斯艾艾地道:“我没其它意思,就是……就是……”

    “墨迹!你还是男人不?当断不断,说不定机会稍纵即逝,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蒲书伦不耐烦地蹦到艾凤荔的前面,“小艾,怪不得我们,事后再跟你解释,是你自己动手,还是他来?”

    “啊?”艾凤荔一时没反应过来。

    “俩傻子……”

    “啪!”张生一巴掌盖在他头上,“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了,滚去拿绳子!”

    “你特么的,狼心狗肺,迟早得遭报应……啊呸,这句不算!我去找找看。”蒲书伦有所依仗,难免有点趾高气昂,对于张生动不动就掌掴他,多有怨愤,开始口无遮拦,却只图嘴快,试想真把张生给咒死了,自己能讨到什么好来?

    难道以后就任由他将自己玩弄于股掌间?想到这里,蒲书伦觉得比张生还特么憋屈!

    “好,我配合你!”艾凤荔也大概明白过来了,无非就是张生担心自己逃跑或者反击什么的,所以得设法限制下自己。

    “你放心,我……我……你等下!姓蒲的,找到了绳子就拿过来!”张生几步跑到后备箱,拉开了尾厢门。

    “你是张生?我是巨兽集团创始人秦文海之子秦子衿,可否借一步说话?”这个自称秦子衿的男中音居然已经醒了,见得后备箱打开后,并不慌乱,而是立即自我介绍了一番。

    “看来,你的江湖,和我的不一样啊。”张生似笑非笑地瞧了他一眼,“求财?求色?无论我求哪样,你觉得我会放过你么?”

    “那不一定!我有办法满足你的一切条件,并保证事后绝不追究!”秦子衿见得张生愿意谈,觉得有戏,连忙抛出诱饵。

    “是么?”张生突然抬头朝被尾厢门挡住的前面望了望,再低头问道,“一切条件?”

    “一切!”秦子衿毫不犹豫地道,甚至还生怕张生不明白他的意思,竟是拿眼朝轿车前方霎了霎。

    “我就说嘛,怎么特么地只是闷了你一拳,居然会得到这么多好处!”张生带着奇怪的表情,然后举起手中拳头,朝着他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放了他!”艾凤荔的声音突然从张生身后传来。

    张生循声抬头,一手端着手枪,一手掐着蒲书伦脖子的艾凤荔,就这样印入他的眼帘。

    张生心里一叹,却只是顿了顿,便转身将一直捏紧的拳头,毫不犹豫地猛砸在这个秦子衿的脑袋上。

    原本以为危机已过的秦子衿,还没来得及放松心情,就闷哼一声,再次晕了过去。

    “我叫你放了他!”艾凤荔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和诧异。

    张生头也不抬,打开秦子衿手上的手铐,然后从后备箱里找到了绳子,不紧不慢地将秦子衿困得结结实实,仿佛艾凤荔的威胁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张生,你别逼我!”艾凤荔尖叫一声,可是明明可以早早扣动扳机的她,不知为何,怎么都下不了手。

    张生将秦子衿牢牢绑住后,又在后备箱里搜寻,最后找到了一根高尔夫球杆,他伸手将秦子衿拎了出来,扔到地上。

    “我会杀他,真的。”张生深深地看了艾凤荔一眼,猛地将高尔夫球杆高高挥起!

    “咳咳!别冲动,都别冲动,听我说!”蒲书伦连咳带喘地挣脱了艾凤荔的手掌,一下窜到张生肩上,死死拿小短腿抱住张生的手臂。

    原来,艾凤荔是真没想到,在自己拿着枪指着张生的时候,张生的反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给人感觉,他根本就是在主动求死!

    她不由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就是梦?恍惚间,原本紧攥着蒲书伦的手,便有些松动,这给了蒲书伦逃脱的机会。

    然而,蒲书伦的劝阻,根本没有效果。

    张生一把就把他给扯了下来,扔得老远,然后挥动着高尔夫球棒,势不可挡地砸向了秦子衿的脑袋!

    “砰!”枪声终于响起,子弹直接打在了张生的腿部,只是比较靠上,这是艾凤荔心里惊慌,怕击不中张生,选择了面积大却不致命的地方开了一枪。

    哪知张生只是微微一震,却浑然不顾血流如注的伤口,再次挥起了高尔夫球杆,欲要杀死秦子衿的决心,更加坚定。

    “啊!”随着艾凤荔一声带着哭腔的悲鸣,枪声再次响起。

    这次,击中的还是张生的大腿,可是张生有如神助,对于身上的枪伤,毫不敏感,甚至击向秦子衿的球杆,去势更急!

    第三声枪响传来,原本不知道疼痛的张生,终于如泄气皮球般,松开了手中的球杆,委顿于地。

    这一枪打在了张生的胸口。

    由于距离太近,子弹直接贯穿,鲜血从张生的前后胸同时涌出。

    “为什么,为什么?”艾凤荔虚脱一般地扔掉手中的手枪,缓缓地坐在公路上,目光呆滞,恍若梦中。

    张生急促地喘了几口气,缓缓抬头,深情地望着艾凤荔,轻声道:“好了,终于结束了,我去尼玛的心劫,老子挂掉了,因我而来的劫数,想必就可以消弭了吧?”

    还有句话,张生一直没说。

    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可是哪怕是生命即将走完,我依然不敢告诉你。一来我不配,二来,我怕你会有心理负担。

    就让这刻骨铭心的喜欢,随着我这肮脏的一生,堕入轮回,永不超生……

    “你个白痴,白痴!”蒲书伦急得一下扑到张生面前,拿他娇小的爪子,试图堵住张生胸前的伤口,可是他怎么堵都堵不住!

    “你特么地忘了苏师妹说了什么了?”不知为何,蒲书伦居然泪如泉涌,“这是他们的劫数,就算你特么死了,这些劫数依然存在!你特么多精明一人,怎么就转不过这个弯儿呢?你以为你死了就一了百了了?这么容易就能破掉心劫,你当老天爷是傻子啊,白痴,白痴……”说到最后,蒲书伦已是泣不成声。

    此时的蒲书伦,说不出的自责。

    他怪自己没把事情说清楚,导致张生心里,会产生这种想法。

    更怪自己没及时警醒。他以为张生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忘掉扔在车前台上的手枪?

    这个早就不想活了的圣徒候选,故意支开自己去找绳子,然后故意落下手枪,就是给艾凤荔留足机会掌握主动!

    他在找让艾凤荔开枪的理由,所以不停地激怒艾凤荔,直到最后,他终于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