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都市之原罪逆袭 > 第二十三章 糟和更糟,你选一项
    “为什么又把他绑起来?”蒲书伦见得张生开了一会儿,突然一拍脑袋,又把车给停下,拿出绳子七脚八手地把秦子衿给捆了起来,心想有我这个狐仙震慑,你还担心他会翻天不成?

    “因为我突然想到要不了多久,等他从震惊中恢复平静,就会发现你其实就是个渣,而我也就有点蛮力,屁的神仙!我可不想开车过程中万一这孙子就醒了,然后整出点什么意外来,自然得绑着他咯。”

    张生算是明白了,不是蒲书伦不聪明,而是这厮被打回原形后,智商可能受了点影响。

    遇到需要经验解决的事情还好,一旦出现突发状况,他的反应总是会慢上半拍。考虑到现在坐在一条船上,很多事情得依靠这个老妖怪,张生决定还是耐心跟他解释解释。

    “为什么他会发现?”果然,蒲书伦还真如张生所料一般,还没转过弯来。

    “神仙需要驾车,需要害怕警察,需要靠手枪来增加底气吗?别特么烦我了,忙着呢!”张生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压低声音咆哮道,恼怒之下,捆绑秦子衿的力道,自然就有些重,一下就把这位给勒醒了。

    “张上仙,有话好说,您是神仙,何苦跟我一个凡人计较?”秦子衿脸色苍白,一边向张生求饶,一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艾凤荔。

    “你特么眼睛再乱瞟一下,我一点也不介意把它给抠下来喂狐狸!”张生伸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扇得秦子衿嘴角含血,眼冒金星。

    奇怪的是,艾凤荔对张生如此粗暴地对待秦子衿,却一点想帮他求情的意思都没有,甚至看向秦子衿的眼神,充满了迷惘和不可思议。

    秦子衿显然发现了艾凤荔的情绪不对,心里慌乱,再加上张生的威胁,他连忙低头,任由张生施为,不敢有丝毫抵抗。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此时的他,全身竟然开始簌簌发抖。

    张生冷笑道:“哟呵,终于意识到神仙的强大了?就你那点花花肠子,还特么的跟老子装!孙子,虽然你手段卑劣,不过就凭你一区区凡人,还做不到这种程度。所以我得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啊……嗯,想好了再说,咱们得赶时间。”

    张生说完便转回驾驶位,启动了车辆。

    “他……我觉得他……就是很怪的感觉,你是不是对我动过什么手脚?”艾凤荔有些不知所措。

    “这事儿等咱们安全了我再跟你细说,反正别理这畜牲就对了。”张生心虚地道,“你放心,我没有对你……嗯,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艾凤荔突然俏脸通红,目中羞恼。

    张生不敢看她,连忙转移话题,冲着后面的秦子衿道:“选好了没,先听哪个?快点!到了桥头,就没机会给你选了。”

    “我……我不懂上仙的意思。”秦子衿明显意识到了这俩神仙有些诡异,多少有点心存侥幸。

    “呵呵,是不是觉得我们和你印象中的神仙出入甚大,心里有了其它想法?也不怕告诉你,确实我俩有些禁忌,不敢擅动法力,不过却一点也不妨碍我能弄死你。这点你必须清楚。”张生蛮横地道。

    秦子衿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道:“我先听坏的,坏的!”

    “啧,虽然我猜到你会选择坏消息,但是我觉得不能让你这种人渣就这么轻易地达成心愿,所以我偏偏要告诉你好消息,你听好了。”张生压根就没在乎这孙子选什么,主要还是想拿他搭话,回避面对艾凤荔的尴尬。

    “好消息就是,我是真不会跟你一凡人计较,杀你?我嫌脏手!”

    “坏消息就是,虽然我嫌脏手,可是这位蒲上仙却不会嫌弃。他就是靠耍贱起家的,百无禁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算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是如果它当时心情不好,一样会要了你的小命!”

    “喂,过了啊!”蒲书伦黑着脸开始龇牙。

    张生鄙夷地瞧了他一眼,冲着秦子衿续道:“我知道你压力很大,毕竟对方也是神仙,尤其你的身家性命,都极可能掌控在对方手上。但是别忘了,现在你却是实实在在地被我攥在手心儿的,所以对你而言,必须先考虑怎么过了我这关,才能去想以后,你说对不对?”

    “上仙所言甚是……”除了唯唯诺诺,秦子衿还能如何?

    张生轻笑一声:“你心里一定在想,要不赌一把吧?说不定你那头的那位神仙就及时出现,并战胜了我们,将你从魔爪中救了出去。嗯,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性!那我们就瞧瞧,看他会不会来救你。”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到了那座桥,你还嘴硬,游戏结束!然后,我会试着看能不能从你脑子里搜点什么出来!”

    “你放心,我也是有原则的人。天亮以前,要是神仙没来,不管我得没得到有用的消息,蒲上仙都会送你去见西天——不对,应该见阎王,就你那操性,特么的配进极乐世界?十八层地狱才是你的归宿。”

    很显然,秦子衿对于修真是有一定接触的,自然听得懂张生所谓的要从他脑子里搜点什么东西,便是传说中的搜魂!意念至此,他不由遍体生寒,颤声问道:“可是我……我说了,您还是会杀了我的。”

    “嗯,确实,而且这是极大概率会发生的事。你只能在糟和更糟之间选择。毕竟罪大恶极,死有余辜,应该就是给你量身定做的。”张生一点也不隐瞒他的恶意,“不过你没得选。只能选择这个糟的起点,是死翘翘呢,还是永世不得超生!”

    “我……我听不明白。”秦子衿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实在不明白,自己不过是泡个妞,怎么特么地就撞上了这么个浑人,逼供都不带给点好处的,只能在糟与更糟之间选择!

    对于秦子衿的反应,张生说不出的舒畅。他觉得当年自己也算装逼一族,但是比起这次来,真的是差得太远了。

    装神仙啊,能不爽么?于是不知不觉间,便有了调侃之意。

    “秦公子,我这人说话向来直接的,其实你不一定非死不可。不是还有污点证人一说么?说不定你就能功过相抵,甚至功大于过了。到时候我就劝劝这位蒲上仙,看能不能网开一面。”

    “即使他不愿意放你一马,也没关系,我跟阎罗挺熟的,到时候打声招呼,让鬼卒下手轻点,走走过场就行了。然后让你轮回入畜牲道,辗转个亿万年的,说不定就能再次转世为人了,总比在地狱中天天下油锅的强。”

    张生张嘴就来,反正神仙都有了,想必阎王这事儿也挺靠谱的,而且他内心深处,是真希望有地狱轮回,因果报应。

    “他晕了……”蒲书伦在后面颇为无奈地道。

    “把他弄醒呗,这种人渣,不吓唬吓唬他,我自己都过意不去!”

    于是又一声惨叫传来。

    “有前途!”愕然回头的张生,瞧着蒲书伦的手笔,不得不称赞一声。

    “省劲不是?”蒲书伦一脸贱笑。

    原来,这畜牲好死不死地又在秦子衿白天那道旧伤上补了一口……

    “张生,可能他确实做过十恶不赦之事,可是这毕竟是法治社会……”一旁的艾凤荔实在看不下去了,虽然她突然对秦子衿多了很多厌憎,然而职业身份,提醒她不能知法犯法,任由张生等践踏人权。只是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的劝诫是有多么地苍白无力。

    这是神仙啊,法律能约束他们吗?

    “给他敷下伤。”张生沉默了下,叮嘱道。

    “没药,我也没手!张生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别拿你那凡人心态,衡量修真法则……”蒲书伦突然跳到张生怀里,几下蹭到张生肩上,凑到他耳边,用小的只有他俩听得见的声音道,“这孙子既然和修士有瓜葛,别亲手杀他,也别长期把他带在身边。这中间门道太多,我一时说不清楚。总之这一路上他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拉倒。无论如何,制造车祸时,连同这孙子一同丢进大江里!”

    “我的功德值快超过五千万了,杀了他,会被生扣五百万,等不到奖励,六九天劫就会降临!”张生郁闷地道。

    关于此事,功德碑其实早就提醒过张生。然而杀人始终是功德碑设定中处罚最严厉的项目之一。倒不是说恶人就不敢动,而是功德碑从来都是先扣后赏,哪怕此人罪大恶极,杀了他得到的好处远超付出,自己都爆了,赏来屁用?

    “到时候我来!”蒲书伦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没用,功德碑说了,我是同谋,会被连带扣掉三百万,而他挂掉后,我却连一点好处都捞不着,因为人是你杀的。”

    “啊?”蒲书伦一下就傻了。

    这种借刀杀人的事儿,在他和功德碑相处的几千年里,还真没遇到过。

    毕竟他是神仙,在这小小星球上,不屑于玩儿这种把戏。虽然功德碑喜欢公器私用,不过蒲书伦不认为这次它会讹张生,毕竟这天劫下来,它才是首当其冲的。

    “先不管那么多,走一步算一步,如今我们得找出这个背后的修士……我就纳闷了,你号称臻道境末期,还有功德碑加持,怎么在这小小山城还存在着这样一个邪修,你却毫无察觉,难道你的修为都修到狗身上去了?”

    蒲书伦懒得跟张生计较言语间的龃龉,低声道:“这并不稀奇好不好,谁知道这人身上有没有屏蔽气息的法宝,抑或他修为和我差不多,甚至比我还高,我也无能为力不是?不过从咱们逮住这小子这么久却没啥动静来看,这人多半还是有法宝辅助,才逃脱了我的慧眼……啧,跟你说也白说!你先还是把你得到的讯息跟我仔细说道说道,我看有办法解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