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都市之原罪逆袭 > 第三十二章 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
    蒲书伦虽然修为尽失,连艾凤荔都能一下掐住他的脖子,但是经验还在,而是毕竟是差一步就到了巅峰的人物,刚才路过的那位青年,虽然身着打扮和一般的都市青年没啥区别,却还是被他感知到了修真气息。

    这位修士,按蒲书伦的说法,修为在合体期的样子,按凡、仙、神这三种层次来区别的话,在蒲书伦的眼里,其实和张生是一个档次的,都是凡人。只不过这位是修真界的凡人,而且还算凡人中的高阶修士。

    “不是很正常,按理说合体期修士,没人带着,是不可能横渡星空的,就这点修为,不琢磨着如何长生,最后飞升,跑这鸟不拉屎的地球来干嘛?”

    “我说你这嘴能不能吐几颗象牙出来?”张生特烦这厮这点,明明在表述一个事实,却总把自己往贱相一方靠拢,说点话出来,能恶心死人。

    这里既然鸟不拉屎,你特么的紧赶慢赶跑这地儿来干嘛?

    蒲书伦瞧张生那眼神,就这知道他在想啥,便道:“这能一样吗?我在历练……不对,我在寻找圣徒候选,自然哪儿都得去。别说人住的地儿了,就算全是畜牲的星球,我都得去晃晃。新圣说了,众生平等,一块石头都有成为候选的可能。”

    张生一把把他扔得老远,然后收拾起旅行包就走。

    “自个儿逮耗子去,你别特么忘了,你现在也是畜牲!”

    ……

    “我知道你很有实力,但是你得学习咱们国宝,明明是一只熊,却要靠脸吃饭。如果你不想逮耗子玩儿,就得配合我的工作。”张生对从来不知道贱为何物,追着自己撵的蒲书伦道。

    “你想干嘛?”蒲书伦一脸警惕地道。

    “放心,保准是一堆小菇凉围着你打转,我还会害你不成。”

    也是,你这人其实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货色,轮剑法,你差我实在太远……不对,我怎么会这么想?蒲书伦一阵自省,然后一个筋斗蹦到张生怀里:“我大概猜到了你想干嘛了,不过我腿断了,你最好还是对我表现出足够的爱心,才能为你博取相应的工作岗位,取得竞争优势。”

    张生侧了下身子,蒲书伦扑了个空,却在他将要落地的当口,被张生给一把捞住。

    “嘿嘿,小张啊,以后咱们得在闹市区折腾,我总不能跟你说人话吧,要不这样。”蒲书伦一顿狗叫,“你学学,这是兽语,表达的就是刚才那段话的意思。”

    “滚!老子这辈子都不会学狗叫。别恶心老子成不,别以为老子非得靠你才能谋取营生,这是给你脸懂不懂,想要过好日子,总不能我一个人出力,自己挣的,吃着才香。”

    ……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所学校附近的一家售卖盗版汉堡的小型连锁店。凭着蒲书伦的颜值,小店那位年轻貌美的女老板毫不犹豫地打发了一位先前预约的临时工,将张生收入囊中。

    “我其实很受伤你知道不?”趁着女老板转进里屋去炸汉堡鸡腿的当口,蒲书伦一脸的不开心,“其实你根本不需要靠我的颜值,你没发现这位漂亮小姐姐看你的眼神在发光么?”

    “有监控,不怕被人当怪物,就少批跨。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深刻体会,你才是这个店的镇店之宝。”张生一把摁住他的嘴巴,凑到他耳边警告道。

    他又不瞎,自然看得出这位女老板那副花痴像。毕竟张生人高马大,面相英俊,虽然戾气很重,却隐藏得极好,任谁看上去都特别具有亲和力。就他这样的,别说女人了,估计男人都不会拒绝他求职的要求。

    果然,没过多久,张生和另外一位临时工以及年轻女老板就开始忙得不亦乐乎了。而蒲书伦则一副乖巧地神情,蹲在这家汉堡店的一张桌子上,任由一帮小女生揉搓。

    今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这家靠近考点的汉堡店,即将迎来暑假前最后的疯狂,大量学生涌出之后,就会在极短时间内大迅速消失,这种稍纵即逝的销售良机,自然不会被这家辛苦经营的小店放过。

    老板需要临时工,一小时十块那种。

    张生当过学生,虽然读书超级烂,却是被他爹砸进了中北省最好的中学里。

    他当然清楚,处于叛逆期的这些孩子们,在高度紧张的高考结束后,最开始想要释放的,就是这种平时被父母严禁购买的垃圾食品。

    此时的他们,甚至恨不得这家店更糟心一点,我就是要释放我的狂放和不羁,我就是要尝尝地沟油的滋味。

    可以想象,接下来,他们还会进一步放纵自己,吸上一支烟,喝上一点酒,唱上几首歌,然后约上一个,甚至几个人……

    所以张生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连一顿饭钱都找不着。

    蒲书伦的效应,是爆发式的。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最多只忙得了一小时的汉堡店,结果硬生生地从下午拖到了晚上九点多。

    但是汉堡店真正打烊,却是在晚上十一点多。

    因为九点多的时候,老板定的汉堡半成品,以及一些冻货,全都卖没了。由于她这店是加盟店,不能随意在冻货市场拿货,只好卖些奶茶饮料来应付络绎不绝的学生。

    这块张生是真帮不上忙。一来他不会兑饮料,二来他连收银机都用不来,只能干瞧着女老板和另外一名员工累死累活,啥也做不了。

    然而他又不能就这么走了,因为这个店昙花一现式的辉煌,完全得益于蒲书伦这头断了腿的白狐。

    张生不得不服蒲书伦的底线之低,实在是让人措手不及。

    我明明记得当初抡你那一石头时,你那暴怒的样子,几欲戮仙弑神,可是现在的你,卖起萌来,连滚滚都得逊你一筹!

    傻笑,狗叫也就罢了,这货还故意拖着自己的断腿在桌子上卖惨,于是无数女生就抱着他在怀里遍历群山,不亦说乎。这让张生不得不怀疑,这厮真的为了他王师姐,硬抗了无数年?

    一想到王霜华,张生的记忆,自然就与昨天的霜华重合,随之而来的,这是艾凤荔的影子。

    他心里一阵说不出的难过,便要与女老板打声招呼,准备离开。

    只是当他见得马不停蹄,挥汗如雨的女老板,心里又涌起了一丝不忍。

    就这样,他默默地站在汉堡店的大门外,充当起了这个店的门神,直到深夜。

    “叔叔,店主姐姐说这只白狐是您的,要不卖给我好不好?”就在张生发愣的时候,有人轻轻扯了扯他的汗衫。

    张生回头一瞧,便瞧见一个长相甜美,正抱着蒲书伦,喝着奶茶的小女生,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

    “送你得了。”张生盯着蒲书伦,毫不犹豫地道。

    “啊?”小女生一下就愣住了。

    “真的,只要他愿意跟着你。”张生不冷不热地道。

    这声叔叔,是真的把张生给噎着了。虽然自己连日逃亡,胡子冒得比较快,可是再怎么说,自己也才二十一岁,你一高考生,说破天去也不过十六七岁吧,我当你叔叔,合适吗?

    蒲书伦连忙一阵蹦哒,硬从小女生尚未完全长开的身体里挤了出来,一脸讨好地围着张生,学起了狗叫。

    小女生见得这条白狐对张生如此眷念,脸上略过一阵失望,然后说了一句把张生雷得外焦里嫩的话。

    “叔叔,我去跟姐姐说,让她聘您当固定店员,工资我给您开!”小女生说完,真的就跑进去跟女老板商量去了!

    看来你们家很有钱。张生对于这个女生的这个决定,生出无限感慨来。

    如今的富二代,跟我那个时代不一样了啊。

    可能是这声叔叔,使得张生觉得自己跟时代脱节太远,浑然忘了,这些孩子的时代,其实跟他可以划归为一拨人。

    不一会儿,小女生被女老板送走了,以又一个把张生雷得外焦里嫩的理由送走的。

    “快回家吧,太晚了,记得打车啊,这位叔叔我会留下来的,不信你明天过来瞧,他今晚就住我家呢,和我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