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十四章 乱战开始
    那一道晴空霹雳,突兀地点亮了夜空,让许多在地面上的人看到了空中的那架飞机。

    不过,并没有人轻举妄动。

    因为大多数人也并不知道那架飞机是什么来头,以及机上都有谁;再者,无论施救还是攻击,都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所以,大家就这么看着……想看看有没有其他人会跳出来做点儿什么。

    而机上的乌维吞马和他那些能力者保镖们自然也不会闲着——他们得自救。

    但是,那并不容易……

    首先,他们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是否要离开飞机?

    这个问题的答案,主要取决于“机上有没有人可以阻止飞机的坠落”,比如像超人一样利用飞行能力把飞机托举起来,或至少减缓下坠的速度……如果有那样的能力者,那他们也就不用弃机了。

    可惜……没有那种人。

    “飞行能力”其实还真算是一种比较罕见的异能,有些能力者/变种人在实力达到一定层次后,可以靠着对原本能力的高阶运用来实现飞行(比如史三问可以御屎飞天),还有些复合型能力也包含了可以飞行这项,但是……纯粹的“飞行能力者”,真的极少。

    乌维吞马的手下中虽然有好多都具备着在战斗方面表现不俗的异能,但阻止一架两百多吨重的飞机下坠这事儿……刚好没人能做到。

    因此,他们现在的选择,只能是先逃离出机舱,然后再想办法避免自己摔死。

    然而,“逃出机舱”这事儿,也很难……

    这架飞机,总共只有两个出口,一个在客舱和驾驶舱之间,另一个在机尾的货舱那儿。客舱的出口就是一扇宽度仅可供一人通过的门,而机尾的出口是卸货用的,有好几米宽,车都可以从那儿过。

    在电力系统崩掉之后,货舱的门就等于是废了,因为那个舱门是没有纯手动开启方式的,没电的情况下要开,除非你能在门上轰个口子出来。然而,这架飞机从里到外、尤其是最外层的装甲和舱门,做得都极为坚硬厚实……虽然没有用上净合金吧,但强级以下的能力者要打破这飞机的装甲还真不容易,就算是达到了强级的能力者,也得花不少时间和力气才能搞定。

    另外,要去到那个机尾的出口,还得先从客舱后面的通道进入下层货舱,而那中间还有两道门……有那功夫,还真不如直接在客舱上开个洞来得快。

    那么客舱的那个出口又如何呢?

    开倒是可以手动开,但那个出口一次只能通过一个人。

    从被闪电击中,到飞机坠地爆炸,满打满算,中间也就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而已,而这架飞机上,算上机组人员、保镖和乌维吞马自己,足有五十多人。

    这么说吧……假设现在他们不是在一架倾斜的、急速下坠的飞机上,而是在一个普通的地铁站里过检票口,且这五十多人有秩序地排成一排,一个挨着一个通过,就算那样,一分钟也未必能过完。

    现在这帮人正双脚离地,散在飞机各处,惊魂未定,乱成一团……他们怎么可能来得及全部从那扇门通过?

    “让我先走!”

    不得不说,乌维吞马的反应很快,他吼这句话的时候,手上已然是抓好了一个降落伞包(飞机各处的储物空间里都有,平均每个舱里有十个左右,熟悉位置的话最多移动三米就能找到一个),在双脚离地的情况下、抓着机舱内的椅背和行李架的边缘朝着舱门移动了过去。

    但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情况下,真能做到“让领导先走”的人……并不多。

    如果乌维吞马的这些部下是因为某种崇高的信仰或者目标而聚集在一起的,那可能是会有人愿意牺牲,然而他们并不是那种关系……

    因为利益而聚集的家伙们,到了这会儿,自然是要先救自己——命都没了,还谈什么荣华富慧、扬名立万呢?

    所以,这一刻,这机舱内没有什么上下级,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争取生的机会。

    乌维吞马的举动,更像是一次表率,周围很多还在懵逼的人被他这么一吼,也纷纷反应过来,开始抢夺伞包、并争先恐后地向着舱门挤去……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不用担心高空缺氧或者低温之类的问题,毕竟是能力者,身体素质摆在那里;甚至伞包也未必一定要拿,因为有些人虽然不会飞,但他们有自信可以落地不死……当然前提是自己落地时并没有被装在一个大铁罐子里。

    砰——砰——

    飞机被雷击后的第十秒,终于有些脑子转得还算快的家伙开始攻击机舱壁了,他们也知道往门口那儿挤怕是来不及了。

    而这个时候,已经涌到舱门附近的那堆人里,俨然已有七八个死在了同袍的能力之下。他们在双脚离地的情况下嘶喊着、扭打着……争夺着彼此手里的伞包,并向着出口奋力爬去。

    在这挣扎求生的关头,他们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反正没能及时逃出机舱的人总归是个死,别人死,总好过自己死。

    能否从这状况中活下来,就是看你够不够狠、够不够强、并且还得看点儿运气……

    当然了,乌维吞马还是不至于沦落到和部下们搏命的地步的,他好歹也是反抗军的首领之一,身边最少最少……也是有那么一个“心腹死士”的。

    他的副官,也是他这次带来的所有部下中最强的那位,就是一个愿意为他牺牲的人。此刻,那副官一看情势不妙,果断地爆发,冲入人堆,攫住了乌维吞马,奋力将其从那些缠斗、争抢的人当中拽了出来,然后回身就是一记侧踢,在机舱上踢出了一个巨大的破口。

    下一秒,乘着气流,他顺势就拽着乌维吞马一起从那口子窜了出去。

    两人出了机舱后,因为空气阻力的缘故,他们下落的速度登时减缓了不少,而那飞机……或者说那块已经失去了动力的巨型铁疙瘩,就这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吸进一口冷空气后,乌维吞马立即回过神来后,迅速给自己穿上伞包,并在开伞前打了个手势,示意副官抓紧他的身体,接着,他便拉开了降落伞,与副官一同乘伞降落。

    待这二位在空中稳住态势、往下看时,他们的飞机已然坠落,并直接从顶部撞入了一栋高层酒店;也不知是煤气管道还是飞机燃料的缘故,撞击后两秒,楼内发生了巨大的爆炸,伴随着浓烟和巨响,那栋建筑发生了结构性崩坏,不消片刻,它便像是一座被篮球击中的纸牌塔般坍塌散落。

    乌维吞马和副官都是能力者,视力明显优于常人,所以,即使是在夜空中,他们也发现了除了他俩之外还有大概十几人也成功逃出了飞机,其中……有些人抢到了降落伞,有些没有;有些成功打开了伞包,有些没能打开;有些人虽然没开伞也顺利落地了,还有些尽管离开了机舱,但终究没能避免坠亡……

    总之,这场“雷击事故”,搞得乌维吞马……很伤。

    眼下会议还没开始,他的那些“精兵强将”就已死了大半,而且他本人现在在天上像个活靶子一样飘着,简直就是任人宰割的状态;即使他平安落地了,其位置也已暴露,接下来将面临的也是非常被动的局面。

    不过,对于今晚这场乱局来说,乌维吞马的这次坠机,却可称得上是打开僵局的导火索。

    轰轰轰……

    果然,还没等乌维吞马和他的副官降落,那飞机坠落地点的附近又响起了一阵连续的爆破声;那激荡的光影和澎湃的能量,都说明这些爆炸是能力者所引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