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魔王不必被打倒 > 969 与众不同的勇者
    毋庸置疑,希恩的话语,让本就沉重的气氛变得颇为压抑了起来。

    以娜杜菈为首的众人似乎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模样。

    阿蒂忒弥斯倒是面色复杂,看了一眼一头问号似的还搞不清楚状况的莉莉丝,良久以后,叹了一口气。

    “那就这样吧。”

    说完,阿蒂忒弥斯直接转身离开了。

    随着这位正义女神的离去,气氛好像回暖了一些,却又好像变得更加沉寂。

    希恩目送着阿蒂忒弥斯的离去,随即突然想起来,自己会来到精灵之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找这个女神问话。

    莉妲斯和阿妮玛说过,身为正义女神的阿蒂忒弥斯曾直接挑战过魔王。

    也就是说,阿蒂忒弥斯是接触过魔王的人,不像莉妲斯和阿妮玛,只是在战场上远远的见到魔王,见到勇者挑战对方,却不曾和魔王本身进行过接触。

    如果询问这样的阿蒂忒弥斯,魔王是个什么人的话,那阿蒂忒弥斯应该能说出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吧?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当面落了她的面子,再去像她问话,好像不太对劲。

    可没办法,谁让这个女神一来就杠上莉莉丝,做出那样的宣言呢?

    敢在自己的面前直言要杀了莉莉丝,希恩没有直接动手,真的已经是很克制了。

    如今,莉莉丝已经是在希恩的心中占据了重要比例的人,说是他的家人,他的妹妹,乃至是他的女儿都不为过。

    两人自科斯莫斯事件以后便基本都是形影不离的关系,更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彼此在对方心中的地位,完全是不能和其他人做比较的。

    莉莉丝自己也将希恩当做逆鳞,哪怕是有人稍微对希恩展露敌意,这个小小的女神都会产生剧烈的反应,乃至是会出手,将对方碾杀成渣。

    希恩亦不会输给莉莉丝,即使不像莉莉丝那么肆无忌惮,要是有人想动莉莉丝,希恩自然同样难以饶恕。

    曾经,摩罗就动过莉莉丝,将希恩给惹毛过一次。

    阿蒂忒弥斯,这个超脱之境,神族排名前三,能与魔人匹敌的正义女神,如果也想动莉莉丝的话,那希恩绝对不会客气。

    即便自己与神族的关系还算不错,那也一样。

    所以,希恩不会后悔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甚至有些打消了和阿蒂忒弥斯打交道的想法。

    只能说,第一印象真的不是很好。

    然而,就在希恩这么决定的时候,娜杜菈总算过来了。

    “你别怪她。”娜杜菈犹豫了一下,旋即道:“她的正义感是与生俱来的,类似于诅咒的东西,是她成就超脱付出的代价,连我们三人都时常会因为各种事情被她盯上,莉莉丝女神的性质摆在那里,又曾经带来过那样的灾难,拥有如此惊人的力量的邪神,还是自己的同胞姐妹般的存在的话,那孩子会过度反应,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娜杜菈的话才刚刚落下,索菲也带着一众精灵少女们过来了。

    “阿蒂忒弥斯女神的正义感即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对世人而言当然是求之不得,但有时候,那份刚正不阿会招惹来麻烦,确实在所难免。”索菲跟着娜杜菈一起劝说道:“过去,阿蒂忒弥斯女神甚至手刃过走向邪道的祝福者,更亲手制裁过不少同族的女神,这一次,她没对莉莉丝女神出手,恐怕是真的很克制了吧?”

    索菲便和娜杜菈一样,为阿蒂忒弥斯说着好话。

    更甚者,娜杜菈还这么说了。

    “我想,那孩子对莉莉丝现在的处境感到相当的心情复杂吧?”

    娜杜菈若有深意的看向希恩。

    “明明过去一直陪同在勇者身边的是她,甚至为此被誉为与勇者的圣剑齐名的另外一把剑————「女神之剑」。”

    结果,这一次,陪同在勇者身边的女神已经不再是阿蒂忒弥斯不说,还变成了阿蒂忒弥斯命中相对且敌视的邪恶女神,这现状,对阿蒂忒弥斯而言,会感到心情复杂,真的在所难免。

    娜杜菈就想这么表示。

    可惜,希恩没有体会到。

    “你们是在怕我对那个女神出手吗?”希恩耸了耸肩,道:“别担心,刚刚我都没有出手,那我之后自然也不会出手。”

    前提是那个女神别来搞事。

    不然,希恩可不管对方是不是正义的守序者,现在又处于战争期间,不宜内斗。

    只要对方敢动手,那希恩绝对会回击。

    希恩就只想表达这样的意愿。

    娜杜菈似乎察觉到了,感到有些头疼了起来。

    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希恩和阿蒂忒弥斯的第一次见面,居然会是以这样的氛围宣告结束。

    要知道,过去的勇者与阿蒂忒弥斯之间的关系可是很好的,甚至要好过身为祝福他们的女神的自己等人。

    阿蒂忒弥斯就很一直很推崇无论在哪一方面都算是无可挑剔的英雄的勇者,勇者们亦一直都对尽忠职守的恪守自身的正义感的阿蒂忒弥斯发自内心的认同及敬仰,双方是亦师亦友又宛如相见恨晚般的知己。

    那些关系甚至有的一度成为了佳话,被吟游诗人们给编撰成童话故事流传了下去,至今都还能在书上时常见到。

    没想到,这一届的勇者与阿蒂忒弥斯的关系竟是一开始就这么紧张,谁又能够料想得到呢?

    (这个勇者,果然各方面都很特殊,与过去的勇者不同。)

    娜杜菈心有所感,却又对此无可奈何。

    算了,反正在这个勇者的身上,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过去,勇者们是神族的战友,神族的伙伴,只会亲近神族,可这家伙却不亲近神族,反而亲近魔族,还与魔族顶点的魔人成为了未婚夫妻的关系。

    过去,陪伴在勇者们身边的也都是正统的女神,可这家伙身边陪同着的却是邪神。

    种种迹象都在表面,这个勇者与众不同。

    所以,还是别用一般勇者的常识来看待他,那会比较好。

    娜杜菈便与一旁的索菲交换了一下眼神,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想法。

    显然,索菲和娜杜菈在想着一样的事情。

    当下,两人选择了转移话题。

    “嘉萝尔说了,石板在你们这边,对吧?”

    索菲看向了菈夏。

    菈夏顿时抱着包裹,来到了索菲的面前,将包裹交给了她。

    那样子,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只是,索菲和娜杜菈依旧隐晦的看了菈夏一眼,随即才将目光转向包裹。

    “这里面就是您提到的那些石板吗?”

    索菲向着娜杜菈郑重的问了一句。

    “应该没错。”娜杜菈重重的点头,沉声道:“过去,你的前任曾从遗迹里面取出来过一块,那是我感受到的魔力,和现在感受到的魔力,就是一样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呢?”索菲寻求着娜杜菈的指示。

    “先把东西带进去吧。”娜杜菈没有怎么犹豫,或者是早就想好了,道:“这里面的东西不是能给人随便看的,不适合在这里打开,我们先带进去再说。”

    娜杜菈才刚说完,嘉萝尔和杰诺姆便向前一步,做出表示。

    “既然如此,我就带部下们一起退下了。”

    嘉萝尔这般请命。

    “我们根本看不了里面的东西。”

    杰诺姆则表现得有些不甘心。

    “我...我也想赶紧回去...”

    “这衣服,实在不想再继续穿下去了。”

    “回去换吧。”

    “是啊。”

    其余的精灵少女们也在这么主张着,还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向希恩,俏脸微微泛红。

    “啊,那我跟你一起吧,杰诺姆。”

    梅莉卡连忙表示。

    这个丫头对石板什么的不是很感兴趣,反而很关心精灵之乡里的状况,还有杰诺姆的心情。

    想必,她现在应该很想到村子里去看看,回家看看,并和杰诺姆好好聊聊吧?

    “我倒是对那些石板有点兴趣。”

    说着这样的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尤琳。

    只见,这龙丫头正从巨龙的形态变回了人型,落在了希恩的身边,目光则转到了索菲手中的包裹上。

    “那你呢?”

    索菲带着包裹,看向希恩。

    “我?”希恩瞥了一眼菈夏的方向,然后道:“我当然也想看。”

    而且,还是想带着菈夏一起看。

    索菲似乎领悟到了希恩的意思,张了张嘴巴,想说点什么。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希恩打断了她,道:“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会负责的。”

    希恩这样做出了保证。

    “......好吧。”

    索菲想了想,最后妥协了。

    虽然还是不太想让菈夏接触到与魔王有关系的东西,但希恩既然都这么说了,索菲就算有什么想法,都不会表现出来。

    说到底,她和希恩的关系,肯定没有希恩和菈夏的好。

    这样的自己在希恩的面前说些大道理,他也未免能够听得进去,甚至有可能让他产生反感。

    与其如此,还不如顺着希恩的意思。

    (真是难相处的勇者大人,难怪他会和魔族的人比较亲近,肯定是因为他的性情更加贴近亦正亦邪,行事作风自由奔放的魔族吧?)

    索菲在心中苦笑。

    “这样吧。”

    最终,娜杜菈有所决定了。

    “考虑到没有一定力量的人观看石板的话,可能会遭遇未知的影响,除了索菲和菈夏小姐以外,其余人一概就地解散吧。”

    “蕾娅,妮雅,你们的等级相较于索菲同样低了一些,最好还是别看石板了。”

    “观看石板的人,就由我、希恩、索菲、莉莉丝女神、尤琳小姐和菈夏小姐六人来就好。”

    “我也会叫上阿蒂忒弥斯,让她过来一起照应。”

    “观看石板的人,就只有我们七人吧。”

    “倒是梅莉卡,你真的不想来吗?”

    娜杜菈望向梅莉卡,换来梅莉卡的摇头。

    “我...我想去村子里看看...”

    梅莉卡腼腆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也好。”娜杜菈点了点头,道:“那就这样吧。”

    众人顿时通通都点下了头,遵从了娜杜菈的指示。

    梅莉卡、嘉萝尔、杰诺姆等人就相继离开。

    只剩下希恩一行六人,一起进入女王宫中,消失在夜空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