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斯坦索姆神豪 > 第711章 暂无战事
    艾泽拉斯的火车旅行可没有地球天朝的和谐号那么舒服,尽管越过了蒸汽机车,直达内燃机车那一步,但任何新生事物都有很多磕磕碰碰的地方。

    首先是速度不快,比较好的路也就是跑80公里每小时,跟天朝的动车没法比。

    然后是之前说的铁轨缝隙问题。

    最后就是坐长途旅行,餐饮不可少,盒饭应运而生,由于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连接做得不够漂亮,是推不了小车子的,服务员只能捧着一个大盘子,在皮带上绑个小木头当支点,再用脖子套上吊绳,以方便派发餐盒和收钱。

    盒饭的价格丰俭由人,往往会根据盒饭荤素的档次,分为20铜币到1银币不等。

    说是盒饭也不对,因为人类的主食还是面包,不过现在都高级了,提供的是白面包,加上点番茄、蔬菜、土豆之类的,味道还不错。

    这就是所谓的火车便当了。

    麦当肯今天就非常亲民地化身服务员,尝试了火车便当,说真的,这活非常讲究腰腹力。

    90斤重的大型便当,托起来绝对不轻松,不光搭手的地方滚圆光滑,还会因为铁轨拐弯带来的火车晃动增加难度。

    每次感到便当盒往下滑,又要像顶楼主一样用力往上顶。

    “呜!呜!呜!呜!”

    这是风的声音!

    听起来很像火车的汽笛声。

    因为猛烈的晃动,麦当肯不由再次扣紧搭手处,往上用力顶了顶,结果不小心撒了点酱下来。

    白色的应该是椰汁,混杂了小量的红色,那多半是番茄酱。

    麦当肯不小心踩了一脚,没差当场滑到。

    麦当暗叹着自己的倒霉。

    眺望窗外,只感觉今天的风儿略喧哗,时而在耳边呼啸,时而如同情人般呢喃,在耳畔低吟浅唱。

    唉!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麦当肯寻思着,这道理不就是烟盒上印着《吸烟有害健康》,然后又忍不住去试吗?

    不行!我怎能如此颓废?

    麦当肯最后一次奋力顶起便当盒,为这份工作注入灵魂。

    体验结束,他无比怜惜地把便当盒放在自己的床上,气喘吁吁地回想着刚刚的体验。

    果然世上没一份活是简单轻松的。

    不多时,温蕾莎进车厢,刚进来就耸了一下鼻子,奇了:“这什么味道?”

    坐麦当肯对面的希女王的脸霎时间通红一片。

    麦当肯正儿八经地说:“是石南草的味道。西部沃野最新送来的这批药材品质不错。”

    说完,他无比自然地在办公桌旁边的小盒子里抓起一把石南草,递给温蕾莎。

    石南草加【初级治疗药水】可以调配成更高级的【次级治疗药水】。这玩意如今斯坦索姆军方是不用了,当制药厂可以大规模炼制药水后,将士有更好的【治疗药水】,同样需要石南草,只不过配方改为加入跌打草。

    这事温蕾莎自然知道,嗅了嗅,一副了然的样子。

    到了用饭时间,麦当肯打破惯例,没在自己的车厢里吃,反而提出要去餐车。

    来了艾泽拉斯满打满算十年,说真的,除非像污神一样挑战极限吃克苏鲁系的章鱼小丸子,否则就没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

    到了这地步,反而更看重跟谁一起吃。

    比如现在,对面坐满了漂亮的精灵妹子,这就很下饭。

    平日风行者三姐妹多半会在自己的部队里训练新的游侠,实际上游侠的性质已经改变,现在变成了以猎人职业技能为模板的先遣军加特种兵。但凡麦当肯出行,三姐妹会带领相当一部分游侠充当麦当肯的近卫队。

    三姐妹坐在对面,以往倒没什么,今天麦当肯有点心猿意马。

    温蕾莎问:“二姐,怎么了?刚才开始就觉得你怪怪的。”

    希尔瓦娜斯低下头,吃了一口菜:“没,没什么。”

    然后她看到奥蕾莉亚默默从桌子底下递了一瓶止痛膏给她,当场就脸通红一片。

    幸好卡莉娅无意中说了一句:“麦当肯,今年还要打仗吗?”

    麦当肯沉吟了一下:“我希望不要。”

    望着窗外,他思绪飘向远方。

    从火车望向外面,尽是安多哈尔的沃野,金黄的麦穗代表着丰收,麦当肯的视线落在那一座座风车上。

    表面上,那是一座座风力磨坊,可以帮农民更好地把小麦磨成面粉。

    暗地里,每座磨坊的上层都装了一门88炮,强化过的碉堡级房屋结构,让其结实牢固的同时,又有着良好的射界。

    明的暗的,麦当肯把自己的地盘经营得铁桶一样。

    可是,这也仅限于联邦领土范围。

    麦当肯沉吟了下:“天灾军团有一座空中要塞【纳克萨玛斯】。我一直在担心这玩意,因为它可以降临在联盟境内任何一处地方。”

    这就很赖皮了。

    众女听到之后,心当场一颤。

    莉亚德琳问:“有办法捕捉到那要塞的动向吗?”

    麦当肯摇摇头:“那是亡者的领域。”

    他不是没派过沙雕玩家再次渗透天灾军团,但这一回效果不好。极大可能是老泰子跟耐奥祖合体之后,改变了灵魂波动。整个天灾军团对不死者的控制和组织模式都改变了,沙雕玩家只要靠近任何一个中级亡灵,比如一个有智慧的巫妖,立马穿帮。

    人死事少,关键是失去了探查情报的机会。

    别看联盟现在地盘比历史上大了三倍,相对地,风险也大了三倍。

    太多地广人稀的地区压根做不到监控什么的。

    反过来,联盟只要守好各个人多,人口密度大的城市那就是胜利。

    纳克萨玛斯杀过来,又不是巫妖王亲至,破坏力终究有限。

    “愁啊!”

    麦当肯没想到,万里之外的萨尔,也在发愁。

    他的愁,跟联盟的愁肯定不一样。

    此时此刻,在酋长大厅里,一个奇特的客人正端坐在他对面。

    部落对这样的存在并不陌生,只是萨尔无法做到他的前任一样,坦然面对这个存在。

    考量许久,萨尔还是叹气:“尊敬的太阳王阿纳斯特里安*逐日者阁下,我暂时无法答应你的要求。”

    没错,坐在对面的,赫然是当初在诺森德跳反失败,跑路后不知所踪的太阳王。

    如今,他的气色还是那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