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百怪录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危!危!危!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落笑天和江佩黎一身疲倦的回到卧室,甚至谁也不愿意去吹灭蜡烛。

    “好亮……”江佩黎暗示道。

    “还是你更靓。”落笑天说道:“靓女,不打算为人民服务一下吗?”

    “起开!”江佩黎说道:“身为一个男人居然好不作为。”

    “嘿嘿,该作为的时候我可不会手软。”落笑天一把将江佩黎揽入怀里,说道:“灵云,我们也该开始准备婚礼了。”

    “听你的。”江佩黎说道:“不过,我其实挺担心云安和陈歆他们俩的,你派去的暗卫,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传回来。”

    “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落笑天说道:“云安现在那么强,应该不会有事,而且,我派在云隐山下边盯着的那几百个暗卫也都机灵着,就算云隐山真的要对云安不利,他们也会及时出手的。”

    “最好吧……”

    ……

    “噗!”小雅一口鲜血吐在地上,小凌立马在心海里喊了起来:“小雅雅你没事吧!要不要紧?什么时候受的伤?”

    “不用担心……只是不适应而已……”小雅全然褪去了稚嫩,平静的擦去嘴角的鲜血,说道:“我到底是阴间之物,长存于阳间,难免会有不适,不必担心……”

    “你越说我越在意啊!为什么你一下子就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样子?”小凌气鼓鼓的说:“明明我才是姐姐!”

    “呵……”小雅回到心海内,用力的搂住小凌,温柔的说道:“小凌姐姐永远是我的姐姐……不过啊,姐姐,我真的没事,在阴影中待一会就可以恢复了。”

    “如此说来,之前你突然变得那么虚弱,也是因为晒了太久的太阳咯?”小凌突然悟道:“怪不得毫无根据的就那么虚。”

    “好了,小凌姐姐,以前都是你保护我的,现在换我来保护你了。”小雅把小凌像孩子一样抱在怀里,轻声说道:“你也累了吧?乖乖睡觉吧,我会陪着你的……”

    “你在干什么啊!”小凌羞红了双脸:“我好歹也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家伙!你把我当孩子吗?”

    “怎么会,你可是我亲爱的姐姐。”小雅满脸都是母亲的慈祥:“快睡吧……要不要我给你哼一首摇篮曲?”

    “果然是把我当孩子了!”小凌顿了一下,突然说道:“你的摇篮曲,是冥界的吧?冥界还会有这东西?我有点好奇了……”

    “那你闭上眼。”小雅看着小凌闭上了眼睛,然后哼唱道:“砍下你的头,放在我枕边,这样就算共枕……”

    “哇哇哇!不出所料的恐怖!”小凌瞬间被吓的清醒了:“我说,你还能不能忘掉你的记忆?还我那个可爱的小雅!”

    “啊啦,恐怕不可以哦……”

    ……

    “哇,镀金不是太奢侈了?”江佩黎看着大红请帖说:“有钱也不能这样浪费啊。”

    “只是颜料而已。”落笑天顶着黑眼圈说:“怎么样?我做的这三个请帖款式你喜欢哪个?”

    “嗯……”江佩黎又看了一遍,说道:“百合花太没有创意,鸳鸯其实并不是忠贞的,一但雌鸟产卵,雄鸟就会开始找小老婆了,而第三个,这个是什么?有点好看哦。”

    “连理枝。”落笑天说道:“你们这里没有这个比喻,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而这个连理枝,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一个爱情故事,大体说的就是,一对相爱的人死后,因为家族原因无法合葬,于是,两人的坟上就长出了两棵树,两棵树慢慢的长到了一起,地面上的枝丫紧紧的连在一起,无法分开,就连地下的根都缠在了一起。”

    “确定不是妖物作祟?”江佩黎瞬间就进入了英雄的角色:“这种现象非常不正常啊。”

    “嗨呀,我们那个世界没有妖怪。”落笑天说道:“这个故事应该是古人杜撰的,不过不重要,重要的是,连理枝可以象征爱情的忠贞,喜欢这个吗?不喜欢我再重新画。”

    “喜欢!”江佩黎抚摸着连理枝的纹理:“永远也分不开的连理枝……啊对了,虽然说我默许你准备婚礼了,但是你要是以后敢准备第二场婚礼的话,我可不会在乎我们有没有孩子。”

    “可怕……”落笑天说道:“放心吧,我是坚持一夫一妻制的,让傻呼呼的一妻多夫和一夫多妻去死吧!”

    “这还差不多……”江佩黎满意的点了点头:“话说……宾客名单,是不是很长啊?”

    “非常长……”落笑天叹道:“我也被吓了一跳,毕竟我们百影宗是大宗门,七国皇室,公主皇子和诸侯王,郡主,六院人士,还有各国的富商,名士,高官,再加上亲戚朋友……人数破千是绝对没问题了,还要算上他们可能会带孩子和佣人,佣人虽然大概率不必算在婚宴中,但是作为东道主,我们还是得负责一下他们的饮食。”

    “唔啊……头大……”江佩黎说道:“神界那些陈歆的兄弟姐妹可能也会来……”

    “是啊,毕竟这一路他们帮了我们很多忙。”落笑天说道:“我有种预感,孔雀上神一定会来。”

    “巧了,我也这么觉得。”江佩黎说道:“除此之外,云隐山的我们也得算上,毕竟云安肯定会来。”

    “越算越头疼……不提这些了,来看看婚纱吧!我连夜让工匠做的。”落笑天对着门外说道:“抬进来吧!”

    一声令下,八个佣人就抬着四套婚纱走入,每一件都有着独特的地方。

    “我说……落笑天,婚礼不适合穿白的吧?”江佩黎说道:“红事就得穿红的,白事才穿白的。”

    “这一点我确实有点考虑不周。”落笑天说道:“我们那边,洁白的婚纱是纯净爱情的象征,不过不妨碍,再做一套红的就好,你先看看喜欢哪一件?”

    “要说喜欢……我都好喜欢。”江佩黎说道:“不过,会不会太露了?每一套都露了肩膀啊,你不会吃醋吧?”

    “嗨,在我们那边完全不讲究这些的。”落笑天说道:“如果你觉得不好,可以加一个披风。”

    “那就……那就第三套吧!”江佩黎说道:“这套裙摆没那么长,万一要打架也方便。”

    “咦……结个婚而已,不至于打起来。”落笑天说道:“不过这个回答很有你的个性,放心好了,那一天,暗卫肯定全部都在,凡是没有在名单上却还靠近的人,应该通通会被砍了。”

    “好暴力……”

    “除此之外,我还打算借着婚礼向全大陆宣告我是穿过来的。”落笑天说道:“这个世界可以被那个世界的知识变得更好,但是我一个人毕竟不够,若是能找到其他穿过来的,就太好了。”

    “那你打算怎么着?”江佩黎问道。

    落笑天坏笑道:“给天下之人发放口令红包,口令就是你家WIFI密码多少,这件事我会在婚礼结束后让暗卫负责,差不多一年就可以发完。”

    “什么外翻?”江佩黎说道:“还有,百影宗再有钱也不能这样浪费吧?”

    “可以的。”落笑天说:“天下之人不过五亿左右,我们家的的资产差不多价值一千亿文铜板,不算是浪费。”

    “多少?”江佩黎说道:“千亿?那是个多大的数字?”

    “哦我忘了……”落笑天说道:“我们这个世界现在最大的单位是十亿,总之,你可以理解为我家有着花不完的钱。”

    “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我感觉我被一股豪气震惊了。”江佩黎说道。

    “你现在说话风格也很像穿过来的呢。”落笑天说道:“这就叫夫妻相!”

    “少主!”吴桐突然出现在落笑天身后,单膝跪地,恭敬的说:“少主……一心那里传来了思林的消息。”

    “总算有消息了。”落笑天立刻放下了手里的图纸:“说什么?”

    “一心让我告诉您,云隐山现在很危险,很诡异。”吴桐说道:“这是思林要给您的信。”

    “哦好……上边为何会有血迹?”落笑天语气一下子沉了下去。

    “具一心所说,思林将信交给他之后,便立刻爆体而亡,上面的血迹,便是思林的血。”

    “什么!”落笑天急忙接过信,一边拆一边焦急的问:“云隐山出什么事了?”

    “一心说,云隐山中一直有一个精神在扫描他们,而且非常具有攻击性。”

    “云安吗?不对,他的精神力不至于那样具有攻击性。”落笑天开始看信。

    信很短,虽然被血染红,但是上面的字迹还是很清楚。

    “云隐山,危!望少主千万不要踏足!”

    字迹很潦草,毫无疑问,是思林在危急的情况下写下的。

    可是,对于思林的身手,落笑天是非常有自信的,所以他才敢让思林去云隐山,光明正大的保护云安。

    但是……

    很明显落笑天错误的估计了云隐山的危险程度。

    也就是说,云安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危险之中!

    “吴桐!带上定制的武器弹药,跟我前往云隐山!”落笑天说道:“灵云,我知道我拦不住你,但是精神力是你的弱点,千万别太靠近。”

    “放心吧!”江佩黎一个劲的塞着各种道符:“我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