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流星之祸
    第二百二十三章   流星之祸

    上古原生物体太岁在生长及移动,其可没有向三界山的深山处移动,而是向下,其感知向下食物会更丰富,生存环境会更好,更有利于自己。

    这时的太岁躯体以经接近于了三立方米,其现在竟然有了伪装能力,其躯体能随周边环境而变化,如同了如今的变色龙一般。

    这样一来对于三界山内的居民可是不好的现象,这里包括龙飞萧雅轩及所有常住居民,危险信号是不存在的!

    世事无常,该发生的事迟早要发生,有一句话叫:“阎王叫你三更死,你决活不到五更时。”

    其实这句话从侧面的说,只能代表着阎王爷之权利,非说凡间生灵的死皆与阎王爷有关,只是收凡魂灵统归于地府罢了。

    这不三界山中的居住乡民孙启生及妻子的死可非与阎王爷有关,其死可以说是一场意外,是与外太空的流星有关,与受到了辐射的太岁有关。

    三界山中的乡民们现皆以农耕为主,由于种植品种的繁杂,初始由菜帮兄弟统管的耕地现以经分产到户到家了。

    这样一来导致了乡民们因农耕作物的生长习性不同,进出耕地的时间上就有了差异,有了劳动量上的改变,乡民们不在是统一劳作,不在是统一休息。

    孙启生啊,孙启生及妻子,其二人就是一对短命鬼,其那知有上古原生物体太岁这种生物的存在,更不知那太岁躯体以经出现在了自家的耕地头。

    这下好嘛,早起的孙启生吃过早饭后可独自扛着农用工具直奔于了自家耕地,自己及家人那知这时其以经走向了死亡,是悄无声息的向生命终点而行,这终点还有一些特点,是让其无影无踪的消失,要不是萧雅轩的参与及施法,孙启生的消失就会是一个迷,一个唯恐迷!

    孙启生的年龄不过三十岁,其性格说起来算是乐天派,为人处事实属于和善派,在赶往家地的一路之上哼着小曲,颜面笑容可掬。

    其可谓是不时的瞧瞧这看看那,对干活可以说非抗拒,是积极的面对,是为家人在努力。

    自古道:“好人不长寿,赖人活不够”,这句话当然是片面的,是在特殊环境下一部分人的主意愿说法罢了,好人与坏人是有因果而随的,不是用早生早死来衡量的,不过现孙启生其的生命长度可真应了这句话。

    因太岁有随周围环境变色的能力,其在地表面中伪装后可是让人灵及生灵无法提防的,这时的孙启生可深一脚浅一脚的直奔于了自家地头,也就是变向的直奔于了太岁躯体处。

    在孙启生一只脚踏在太岁头上时,其当然是有条件反射及感知的,脚踏的第一感觉当然与踏实地不一样,其脚如同踩上了稀泥,如同踩上了棉花,也就是落的脚没有了所谓的支撑点,是在无阻力的下落。

    感觉归感觉,躯体行为是躯体行为,一只脚相对于踏空了的瞬间,另一只脚以经迈动,我想有过如此经历的人皆知,这要是放在平常那就是人会向前摔倒。

    现实的情况真的如此吗?

    其摔倒能躲过所谓的活沼泽吗?

    孙启生所其面对的情况可比摔倒要严重,现太岁躯体可达到了三立方米之多,而且这三立方米体积是随其感应而改变的,这样一来就导致了孙启生的脚在踩空后没有了实地着落,也就是变向的踏入到了深坑中,大面积的无阻力的深坑中。

    另一只脚其想收回为时已晚,两只脚可谓一上一下的皆没有了支撑点,孙启生的身体能怎么样?

    孙启生躯体当然会一起随两只脚而下落,太岁躯体是有主准备的,会随生灵的躯体而改变,其为了能将生灵全部包裹,为了不让生灵有反抗及逃脱之机,其改变了摊在地表面形态,由原来的平摊于地面之上改为了立体深之。

    这下深近三米,方圆一米多的太岁体形成了,自然孙启生之躯体在地面上会消失,是无影无踪的消失于地面之上,一时的挣扎随着空气氧气的消失而结束。

    其手中的农用工具在脚踩空是以经脱手了,这也是一种条件反射,工具被抛到了二米以外之地。

    世事非非啊,身为三界间的高等生灵在有些时候真是不堪一击,生命消失只是瞬间之事。

    时间在飞转,出农工总有时,孙启生的家人到了傍晚见孙启生还没有回家,自然会寻找的。

    孙启生的妻子孙氏因没有意识到该事情的严重性,其趁天色还有亮,其放下襁褓中的婴儿独自寻之了,结果在看到地头有自家农用工具时,心一急,两脚很快也失去了平衡,可谓成了丈夫的陪葬品,来了个生死在一起的命运。

    孙家一时可没有了年轻劳动力及中年人,天色这时以渐黑,孙启生的年迈父母可急了,对于二老内心来说:“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儿子儿媳怎么都没回来,难道都出事了不成?”

    情急一下的孙家二老带着孙女以经坐不住了,不得不马上起身,其二老带着孙女可没有直奔于自家地头寻之,祖孙三人可直奔于了龙飞及萧雅轩的家,这举动可谓是理智的,因为三界山中的现居住居民皆知萧雅轩非凡人,是有法力神通的仙女。

    龙飞与萧雅轩二人可刚刚吃过晚饭,可谓同时听到了院门被急促的敲响,龙飞第一时间起身而打开了院门。

    龙飞与萧雅轩二人很快的通过了二位老人的说讲,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情况,面对二人内心来说也是:“什么情况,什么情况,难道三界山中又有怪事发生了?”

    想归想,一时最直接的方法可不是召集众乡民集体寻之,是萧雅轩要主用法力,其通过施法方能确定事情的具体情况及严重性。

    萧雅轩的欲念出,行为至,画面很快的呈现了,画面是从孙启生的一早出家门开始的,一切过程可皆在画面中一一展现,这里自然包括孙启生的妻子孙氏。

    事出有因了,萧雅轩的欲念变,画面当然转到了地表面中,画面一出方知原因,原来其家地头出现了一摊软体生物,那生物竟然是杂食生物。

    那生物虽一时还没有耳眼,鼻口,其真是怪物,什么都没有的存活着,一切靠外来生物体的主奉送而自然吞噬之。

    画面还没有停,画面随着萧雅轩的欲念再次转换了,那自然是要寻根寻源之。

    画面瞬间转换到了火流星上,这下众人似乎明白了一些,原来其的出现也与那火流星有关,竟与黑熊家族的异常长相行为出于一处,都是那流星体惹的祸。

    孙家二老通过画面可谓知道了内情,龙飞及萧雅轩的家屋内自然是哭声一片,这下好了,龙飞家成了众乡民百姓的关注地,不时其家周边内外可被围得水泄不通。

    通过语言上的交流后,众乡民百姓方知孙家人出了什么事,孙家一下子两条人命皆无,而且尸首无处可寻,以经成为了异生灵的腹中之食。

    众乡民在得知具体情况后,可谓内心皆出现了后怕反应,眼睛可都盯上了萧雅轩,那眼神自然是在向萧雅轩要答案?

    有些话不用明说,萧雅轩当然读懂了众乡民的眼神,因为事态真是严重,那太岁活生物体可是活的,是会移动的,怎么办,自己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