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流星之祸
    第二百二十四章   流星之祸

    世事出,萧雅轩现以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来龙去脉,其在众乡民的吵杂声及关注下那能静心静想。

    不过其还是想到了一位神差,谁?

    那就是上天庭的下派神差“福德正神”,对就是他“土地爷”!

    萧雅轩想,土地爷可是统管天下所有土地的,其一定知道此物所有情况,一定的!

    有了此想法的萧雅轩不时道:“众位乡民们,请安静,安静,现事以出,天色已晚,今日无论如何是不能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了,都先回吧,回吧?”

    “请大家相信我,给我三天时间,不过这三天内乡亲们就不要进行农耕了,都安于家中,不要乱走,一定不要乱走,那神奇物种是会移动的,请平时在外出时皆拿棍棒探路走之就好,一切都会过去的,好了,各自歇息吧,歇息吧!”

    天色已晚,乡民们对于如此说法能怎么样,一时没有答案难道就不走了吗?

    此事可不是龙飞及萧雅轩造成的,众乡民们有恐惧及寄托可以理解,但决不能拿恐惧寄托说事,不能拿萧雅轩有神法来压人不讲理啊!

    一夜很快过去,这一夜对于三界山中的乡民来说可谓都没有睡好,有胆子小的以经要下山躲避一时了,孙启生家的二老及婴儿更是如此,恐惧不用多说,悲痛才是主要的!

    清晨过后,萧雅轩在众乡民的关注下出了三界山,当然众乡民们以经知道了萧雅轩是要平土地爷出面,请土地爷给予支持帮助之。

    很快萧雅轩带着一些供品便到了山外的土地庙前,其虽身份特殊,可敬神程序是决不能少的,必竟是请求事,请神帮助!

    一切程序过后,土地爷可显身了,萧雅轩主道:“小女萧雅轩的给土地爷施礼了!”

    土地爷虽是上天庭神差正神,其也是要分人分事称爷的,于是马上道:“不知狐仙有什么事要本神帮助,本神愿意恭听!”

    萧雅轩道:“小女今日恭请土地爷是为三界山中的一事而来,现三界山中出现了一奇怪物种,烦请土地爷给予帮助指教解答?”

    土地爷道:“狐仙请讲,请讲,什么指教,如本神能帮之,我定帮,保一方生灵安定即是本神份内之事,请讲?”

    话说关于上古太岁躯体其该如何说讲,其只能欲念出,行为至,挥手间便施法,那画面可出现在了土地爷庙宇的一面墙体之上,画面可将山中的一切事情展现的十分详细。

    土地爷见后道:“狐仙啊,本神只知那活生物体实属上古原生物体,上天庭的“生物万象册”中有记载,此物名为太岁!”

    “此物等同于现世间万灵的初级体,也就是祖体,其生命有着无限的延展性,因为其还没有真正演变成灵物,所以其还没有进入到三界因果循环中。”

    “其一时属自生不灭体,按道理其不会出现于地表面之上,一定是那流星矿物质石激活了其的一部分机能,导致了其可能基因属性有了改变,此事真是麻烦了,本神也真不知从那里能帮到狐仙啊!”

    萧雅轩一时听的似懂非懂,其只知道这活生物体一时只在上天庭有记载,即叫太岁。

    其竟然是个不灭体,这可怎么办,也就变向的说其只要存在了活了,就不会有消失的一天,天地间竟然还有如此之生命体,难道就任由其发展伤人不成?

    土地爷是神,其可看出了萧雅轩之急,于是道:“狐仙不要急,万事皆有解决之法,太岁自生即不灭,其不灭不等同于不可控,现我可施法于那太岁躯体周边的泥土,使那太岁一时不可动,本神只能有如此神法,剩下的事可就是狐仙你要做的了,可非本神神法可控范围内之!”

    萧雅轩当然听明白了土地爷所说之话的意思,其一时能怎么样,一时只好请土地爷入山施法之,按土地爷之意试之一试!

    事态紧急,一神一妖可飞身到了孙启生家的地头前,因为二人皆有神法,太岁其有变色功能也无法掩饰所谓的躯体,是逃不过二人的眼观之。

    不时土地爷可施法了,这一施法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上古原生物体太岁躯体周边的土质改变了原有的透气属性,改变成了固土,也就是形成了如巨石一样的整体土,是不能任何生灵穿越的,就是空气一时也穿透不了之。

    萧雅轩待土地爷向其点头后,其可从口袋中掏出了法宝“四象方天戟”。

    其拿法宝要干什么,当然是要借上古太岁活生物体不能移动之机试之一试毁之。

    随着萧雅轩手臂的挥动,那“四象方天戟”的方天戟刃可直奔于了摊在地表面的太岁躯体。

    随着两者一接触,奇特性立即展现,方天戟之刃可深深的进入到了太岁躯体内,整个太岁躯体差一点就被方天戟刃一劈两半。

    那太岁躯体虽然被劈了,可其一时像没有受伤一样,没有什么所谓的动物生灵流血反应,反而随着方天戟的回收,其的两半躯体竟然很快的复原回了原有状态,深深的伤口自愈而合。

    一神一妖这下是看傻眼了,这“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土地爷及萧雅轩当然意识到了法器对那上古太岁躯体是无效的,于是萧雅轩的再次施法了,这次其用上了躯体内的纯阳之气,其是要火炼那太岁之,手挥动,手掌瞬间发出了两团火焰之光。

    两团火焰可谓将方圆两米的太岁躯体表面包围了,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刻钟时间到,燃烧终有时,当萧雅轩收法后,二人眼观上古太岁躯体表面出现了一层炭化黑。

    谁能知道那一层炭化黑下面的具体情况,这是不用猜疑的,一阵微风过,太岁躯体表面的那层炭化黑如同燃烧后的薄纸灰一样,被微风一吹而走,眼前的太岁本体还一如从前,只是见其有了微微的蠕动迹象,这就是太岁躯体的条件反射,其躯体一定是感知到了外来的刺激,是想遁地逃之。

    萧雅轩其能放弃吗?

    当然不能,其用上了最后的欲念,那就是要主唤出“四象神尊兽”,用上古“四象神尊兽”之力应对太岁之。

    话说“四象神尊兽”也是出于上古,还有神法在,真能灭之太岁吗?

    见“四象神尊兽”之阵法光可将那地表面中的太岁躯体吸出了,吸到了四象阵法中。

    “四象神尊兽”可分别的施法于了上古太岁躯体,结果是不尽如人意的。

    青龙尊首当其冲的吐出了龙珠,见道道闪电直奔于了太岁躯体,那闪电是穿透了太岁之躯体,可太岁躯体似乎对闪电有抗电击能力。

    朱雀尊的赤珠赤火当然如同萧雅轩主施法一样,太岁躯体表面有的就是一层炭化黑罢了。

    白虎尊发出千针吼,见千根虎毛钢针进入太岁躯体后而射出,瞬间太岁躯体上连伤点都没有。

    灵蛇玄武尊能怎么样,灵蛇口信刺入了太岁躯体内一搅一拔,那太岁躯体只是自循环的一蠕动,伤口不见,可以说其躯体如同没有被外界打扰一样,这可真是不拿外界事务当回事,一心活自己的。

    萧雅轩与土地爷可亲眼亲见,土地爷来了,其参与了,现应对上古太岁就不光是萧雅轩的事了。

    土地爷不时道:“狐仙啊,既然你我现灭不得那上古太岁,我看这样行否,您要是信我的,您就去一趟地府,请求那阎罗王帮忙,您应该有那个面子。”

    “地府内可有寒地冰窖,上古太岁原生物体不灭归不灭,可如果能收封了,那不一样达到了应有的效果吗,不是吗?”

    萧雅轩当然听出了道理,于是道:“对,好,那这里就先烦劳土地爷了,我去去就回,烦劳了!”

    萧雅轩的话音未落就是一个转身,这转身就直奔于了地府阎王殿,要是换成其它妖孽想入地府还真有些困难,萧雅轩是谁,其可与地府所有官差太熟悉不过了。

    地府阎王殿内的所有官差见萧雅轩可以说是内心发怵的,值班阎王爷是秦广王,其内心是真不想管地府权限以外之事。

    可现是萧雅轩以经入了阎王殿,加之其说讲的世事还真能与地府之权限扯上关系,其实昨日傍晚孙启生及其妻的魂灵体一到地府阎王殿内,阎罗王秦广王以知此事。

    那地府阳寿册上所记载的二人阳寿还没有到,这样的魂灵入地府后,一部分是要由阴差施法打回原生命体的,使之复活之。

    一部分自然进入到三界因果循环中,投胎转世便是,可当秦广王令阴差将孙启生及其妻的魂灵体打回到原生命体的时候,阴差是无法完成阎王令的,因为那孙启生及其妻的原生命体以经不在,还怎么打回,是打回不了的。

    这事件发生可出了三界因果循环范围内,地府阎王爷能不知晓吗,能不问寻情况吗?

    三界山中的各异事件阎王爷其早知道了,只是其真就没有主管之。

    现在好了,萧雅轩找上门了,秦广王见三界山内的狐妖萧雅轩主出头了,其只能为三界间的正常因果循环而帮之。

    地府阎王殿上的秦广王可亲自出马了,上古太岁还能活吗?

    太岁就是不能说话,不能做出语言上的表达,要是能,其一定想说句话,那就是地府阎王殿的秦广王能怎么嘀,我怕你不成!

    地府阎王殿内的秦广王真的灭不了上古太岁原生物体,但其有神法,太岁躯体在秦广王及土地爷的合力施法下被收封到了寒地冰窖中。

    因地府所控管的寒地冰窖内是没有生物存活的,这样一来导致了被收固于此的太岁躯体没有了给养,虽有辐射矿物质石在其体内,其想在疯长是不可能了,一时其只能进入到静体休眠期。

    这流星之祸要是没有萧雅轩的存在,不但三界山中的所有生灵会有灾难,慢慢随时间的推移,灾难只能扩展延续,要是没有主出头的神仙,真就不敢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