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大明合伙人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平夷大将军
    对于收复大员,沈浪不敢立即夸下海口,更没有向崇祯直接保证。

    毕竟,经过几百年的变迁,大明时期大员的水道、水域环境和现代有着很大的变化。

    开发程度也远远无法与后世相比,登陆作战的难度不小。

    从正史中郑成功收复大员的记载来看,眼下大明收复大员的最大难度不在岛上的荷兰殖民者。

    毕竟他们人数并不多,围都能围死他们。

    最大的难度还是跨海作战,以及寻找合适的水道登岛。

    当时,郑成功大军是有何斌这个熟悉水道的人带路。

    冒着风大浪高,以及暴风雨袭击的恶劣天气,才有惊无险的借助大潮横渡海峡,成功登岛,为后面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沈浪通过历史记载的资料,可以找到这条航道,也能知道这条航道的特点。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郑成功所率领的战船还是郑家的那些家底,这些船的排水量都不大。

    即便如此,荷兰人都不担心这条水道的安全,放松了警惕。

    因为他们不认为战船能够通过,在这里很容易搁浅。

    而郑成功是在何斌的帮助下,借助每个月初一和十六日这仅有的两次大潮的机会,才勉强渡过。

    若今日大明率军收复大员,首先考虑的肯定是排水量大得多,更加先进的蒸汽帆船为主力。

    若是这样,这条水道很可能就不能用了,哪怕涨潮都不够。

    不能照搬郑成功的战术,沈浪便只能从长计议,所以才没有信誓旦旦的向崇祯保证多久能收复大员。

    崇祯知道沈浪的性格,从不夸夸其谈,做事很稳重,需要十分力,他就会花十二分力去准备,这比那些只会空谈的文官不知道强多少倍。

    所以,每每遇到大事,他也更愿意第一时间找沈浪来商谈。

    “兴明,此事就按你说的办,朕立即下令黄蜚所部水师南下福建,并令李天龙率勇卫营两万五千南下福建。”

    说完之后,崇祯又沉吟了一下,道:“郑芝龙、黄蜚、李天龙,这三人互不从属,又是地上,又是水里,若没有人弹压,想让他们通力合作,恐怕是有些困难啊。”

    “此次是我大明朝廷的名义正式对西方洋夷作战,大意不得,要打,就要打得漂亮,要让这些跨越万里之外来奴役我们的洋夷见识到我大明的厉害。”

    沈浪意会,连忙道:“陛下说得极是,微臣自荐,愿往福建。”

    “李天龙是微臣的老部下,不会有多大问题。”

    “出征辽东时,黄蜚所部水师也归微臣调遣,对微臣也是信服的。”

    “还有那郑芝龙,微臣与他也打过交道。”

    “这三人我熟,应该能够促使他们通力合作。”

    听到沈浪如此说,崇祯畅快的大笑道:“知我者,兴明也,朕即刻任命你为平夷大将军,全权负责调集福建、广东两省之力为我大明收复大员。”

    “至于期限,朕不给你限制,更不会催促逼迫,你自行拿捏。”

    “是,微臣领命。”

    崇祯又立即补充道:“兴明啊,朕知你作战悍勇,不惧危险,以致时常亲临前线。”

    “此次却是万万不可,海上凶险万分,切记不可以身犯险,坐阵福建指挥即可。”

    “谢陛下关心,微臣谨记于心。”

    崇祯又笑道:“此去福建路途遥远,让大军先行,你不用急着动身。”

    “还有,此去耗时日久,你把娖儿也带上吧,朕可不想宝贝女儿刚成亲不久就独守空房,她母后也会怪罪朕的。”

    沈浪稍微一想,也点了点头。

    随即,崇祯就派人去召见李天龙,并当面授命。

    至于身在山东的黄蜚,崇祯先亲自用无线电下达了命令,让他尽快准备,正式传令的圣旨则会派人送到山东。

    中午,崇祯留下沈浪夫妻二人在宫中用膳。

    当得知夫君又要出征时,朱媺娖虽然尽量掩饰,但神情中的失落还是无法瞒过崇祯的眼睛。

    随即,崇祯便笑道:“娖儿不必担心,父皇还给驸马下了另一道旨意,此次出行,一定要带上你。”

    朱媺娖神色一喜,连忙起身行礼道:“娖儿谢过父皇,请父皇放心,娖儿绝不会拖累夫君,更不会影响此次关乎我大明江山社稷的大事。”

    崇祯点点头道:“勇卫营将士多为北方人,此去南方作战,恐有诸多不适。”

    “正如兴明所说,士兵的思想工作要做好,情绪要适时排解。”

    “军中不是成立了文艺队吗?此次也一同派遣过去,娖儿也精通音律,正好由娖儿来打理。”

    “而且娖儿身为公主,既可代表着朕,又可代表兴明,必然给能全军将士以莫大鼓舞,士气大振。”

    听到此话,朱媺娖顿时激动起来,看看父皇崇祯,又看看自己的夫君沈浪。

    两人都郑重的向她点了点头,给予了肯定。

    “娖儿一定努力,绝不会让父皇和夫君失望。”

    其实,在史料中看到大明的悲惨命运以及华夏的百年受辱,身为皇女的她,早就想为这个苦难的民族做些什么。

    即便不能如穆桂英和秦良玉这般巾帼英雄,也要尽自己的一份力,不能孤守家中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提心吊胆的等着出征的夫君平安归来。

    周皇后握住朱媺娖的手,语重心长的道:“我的娖儿已经长大了,知道为你的父皇和夫君分忧了,母后甚感欣慰。”

    “不过此去路途遥远,非常辛苦,娖儿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朱媺娖认真的点点头:“母后放心,娖儿不怕苦,不怕累,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娖儿也会时常想念母后,还有父皇的。”

    即将要分别,但这顿饭并没有悲伤,只有不舍。

    沈浪不是个喜欢拖拉的人,从宫中回来后,就开始准备。

    翌日,便率领千余人的亲卫队先行出发了。

    不过,朱媺娖不会骑马,所以夫妻二人乘坐的是蒸汽汽车。

    以防途中出现故障,朱慈烺将手中所剩不多的存货中调出了五辆,同时配备了五个最好的司机。

    这样,既可以全程给沈浪服务,同时又可以再次检验一下日月之光的性能。

    毕竟京师距离福建可是有着三四千里的路程,从北方到南方,需要经历各种环境,非常适合给蒸汽汽车进行更全面的检验。

    至于李天龙的大军,还需要待各种物资粮草准备就绪后,才能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