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绿茶女配渣成太子心尖宠 > 第87章:害她, 我弄死你
    “我,我怎么了?”

    青玉睁开猩红的睡眼,头疼的炸裂,好一会儿,过去的记忆才慢慢的回到脑海中。

    柳时兮眼眸一红,张了张嘴,又不知道怎么与她说。

    “你还好吗?”

    想了许久,柳时兮只蹦出了这几个字。

    “还可以。”

    青玉见着柳时兮的沉重的面色,有些疑惑:“已经是第二天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云小姐呢?”

    呼吸在一刹那停住,柳时兮的手指猛然一顿:“你昨天,见到云飘飘了?”

    “是啊,我在白云客栈,她去找你,她才知道你已经搬到程府去了。她与程府不熟,不好去,正好知道我也要去程府等你,便邀我一同前往。她人呢?”

    柳时兮艰难的扯起嘴皮,安慰青玉:“我昨天没见到她,应该是先走了。你好好睡,我还有事。”

    “你要去哪里?”青玉的心里忽然浮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想去抓时兮的手,却扑了个空。

    转身的那一刹那,柳时兮面目散发出无比的怒意,像是一个张牙舞爪的狼。

    她既然心喜解愠,他们更一同为她庆过生辰,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已经搬去程府的事情。

    白云客栈那么大,青玉住的并非是之前的房间,又如何碰到。

    青玉出事之后,她又巧妙的敲门,这一切,难道都是巧合?

    害她不成,便想从她身边开始逐个击破,不过是为了一个男人而已,怎么能如此的不要脸。

    柳时兮的牙齿紧咬,手指渐渐的我在一期。

    “云飘飘。”

    吐出这三个字,柳时兮顿时停住脚步。

    “余千影,保护青玉,不要让任何人见她。”

    余千影寿解愠的命令保护柳时兮,他本不应该听话的,最后想了想,还是答应道。

    没有后顾之忧,柳时兮一脚踢开云府大门。

    正是清晨,守门人尚在瞌睡之中,突然的惊醒,直接摔倒在地上。

    “你,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僵局府。”

    柳时兮怒眼一扫:“云飘飘呢?”

    “放肆,将军的大名是你能说的。”

    “云飘飘呢?”

    柳时兮的语气犹然转换,一把匕首抵在守门人的脖子上,死盯着他。

    守门人哆嗦着脚步,从柳时兮身上散发出的恐怕气息让他浑身颤抖。

    “我,我不知道。”

    柳时兮的匕首往前一抵,刚有动作,数十个侍卫瞬间将柳时兮包围。

    “云飘飘呢?”柳时兮再问。

    侍卫已做出攻击的准备,柳时兮嘴角一扯,宛如带着死灵前来的众神。

    柳时兮出手,借力打力,不过数下,十几个侍卫全部倒在地上。

    匕首指着其中一个侍卫的脑袋:“最后一遍,云飘飘呢?”

    “找我何事?”

    云飘飘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她身上只披着一件纱衣,头发未挽,脚步匆忙。

    柳时兮见她,不说一语,上前一击。

    云飘飘将军的名号并非浪得虚名,当下与她扭打在一起。

    柳时兮心含愤怒,云飘飘心中有愧,几个回合下来,竟然败入下风。

    侍卫想出手,被云飘飘拦下:“小郡主,北眀禁令,寻常女子不得会武,你今日没有由头在云府大闹,可想过传出去的后果?即使不为自己想想,也为殿下想想。”

    云飘飘不提解愠还要,一提到他,柳时兮的理智已经被冲毁。

    一般女子不得会武的屁话还用她说,她竟然敢明目张胆的闯云府,就没想过后果两个字怎么写。

    结果说她不成,还拿解愠压她。

    呵呵,这特么的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

    “妈的,你给老娘闭嘴。”

    柳时兮杀了一个回马峰,云飘飘来不及躲避,脸上多出一道猩红的血迹。

    云飘飘捂着脸,脸上传来剧烈的疼痛,即便心有愧疚,此刻也是满身怒意。

    “柳时兮,你究竟想做什么?”

    云飘飘逐渐握紧拳头,手不自觉的收紧,却发现她力气却紧,身上的力气越小。

    “柳时兮,你下毒?”

    “不然呢?”

    柳时兮冷眼一挑,又上前一刀,这一次,直达她的喉管。

    “你给我住手。”

    远处,传来一个年迈但是中气十足的声音。

    边上的侍卫看柳时兮这下是真的下了杀心,再看到李嬷嬷快速走来,直接上去拦下柳时兮。

    她为何下毒,不就是仅以功夫来说,她不是云飘飘的对手。

    打了好几个回合,这下又被十几个护卫拦,柳时兮一时没能得逞。

    云飘飘大步往后退,她堂堂云麾使,经理战争,统领万人大军,竟然被区区郡主杀的毫无还手之力,云飘飘顿时觉得脸上毫无光彩。

    又想运力杀像柳时兮,但是又提不起一丁点的力气。

    “来不给我拿下。”

    李嬷嬷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对着侍卫一脸凶相的指着柳时兮。

    李嬷嬷是当今皇上的奶娘,皇上夺下江山之后便把这座宅子赐给了她、

    云飘飘也争气靠着自己,硬是成了唯一一个女云麾使。

    柳时兮听此,却是丝毫不惧,猜到她的身份后,扯起一抹冷笑:“云小姐中了我的毒,你想让她早点死?”

    李嬷嬷有些不可置信,但是看云飘飘的脸色着实不对,只好让侍卫住手。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不把解药拿出来,我让你五马分尸。”

    柳时兮冷着表情上前一步,李嬷嬷护着云飘飘往后迈。

    “你个老不死的没资格跟我谈,我要和她一个人谈,不想让你宝贝女儿命丧黄泉,赶紧给我滚。”

    “我是当今皇上的奶娘,你敢这么和我说话,我一定要让皇上把你碎尸万段。”

    “我怕你活不到那个时候。”

    柳时兮的匕首指着云飘飘,往里屋挑了挑,让她进去。

    李嬷嬷要拦,云飘飘却没让。

    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拿出丝帕遮挡住自己的伤痕,与柳时兮走了进去。

    刚到里屋,柳时兮的匕首直接堵在云撇捺的脖子上。

    云飘飘毕竟是经过过生死大局的人,一时间也不惧:“柳时兮,你若杀了我,可想过后果?”

    “别跟我扯别的,你信不信,我就算杀了你,解愠也会力保我?麻烦撒泡尿照照自己,人老珠黄,一大把年纪还想吃天鹅肉。云飘飘,你贱不贱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