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绿茶女配渣成太子心尖宠 > 第90章:一直都在报仇
    她不想在意,但是他做不到。

    解愠揉揉柳时兮的脑袋,也下了逐客令,三人都是识趣之人,也不打扰他们恩爱,告辞离开。

    不过离开之前,柳时兮隐隐约约地看到了解容眼中的意味深长。

    离开解愠,和他在一起。

    不知怎的,这一句话竟然在她的脑海中盘旋,久久不能散开。

    自然,她想的肯定不是离开解愠和解容在一起。

    一个长子一个嫡子,自古以来打的难舍难分。

    到了他们这里,就变了味呢?

    关系看上去好像还不错,解愠那种人对他的这位竞争对手竟然有说有笑。

    不行,她必须问问解启。

    “在想什么?”

    解愠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柳时兮抬头冲他微微一笑。

    “谢谢你。”

    解愠眼眸一眯,喉管发紧:“要谢,拿别的谢孤。”

    柳时兮懂了他眼神中的意味,小脸一红,羞涩地躲到他的怀里。

    或许他不会怪她,不过她还没坦白呢,她以他的名义,做了什么事情。

    “柳时兮,你是不是又背着孤干了坏事?嗯?”

    解愠一看她的小表情,大抵猜到她的脑瓜子里在想什么。

    “没有。”

    柳时兮直接否认:“我没有,你相信我。”

    “殿下,李嬷嬷求见。”

    柳时兮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好了,敢说完美做坏事,坏事自个儿找上门了。

    云飘飘能不能靠点谱,中了毒药呢,还让她老娘瞎折腾。

    看来是她毒的不够狠啊。

    解愠眉头一挑,手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捏一捏:“还说没干坏事,嗯?”

    “打就打了,能如何?”

    柳时兮冷眼相对,不服找她单挑啊。

    “你打晕云飘飘了?”

    柳时兮嗯了一声,再看时辰,已到她和哈吉而约定好的时间,她可没功夫陪一个老妈子对骂。

    “解愠,你帮我应付一下她,我还有事。”

    “你去何处?”

    解愠才问出声,柳时兮已经迈开步子离开,未曾搭理他的话。

    解愠无奈的叹气,这丫头,当真是被她宠坏了。

    既然上过 一次当,柳时兮敢去赴哈吉而的约,做足了准备。

    树影残阳,推开嘎吱作响的屋门,一股阴冷之气直直的冲着柳时兮的裸露在外的脖颈。

    “小美人。”

    熟悉的味道充入鼻腔,猥琐至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时兮一个转身,躲了开来。

    见到来人,紫真道长皱起白眉:“怎么是你?哈吉而呢?”

    柳时兮上下打量紫真道长,拖去道长的长袍,换上平常衣服,若明仁帝第一次见到紫真是这副难看的模样,也不晓得会不会被他给骗。

    “没小郡主长的比哈吉而水灵多了,我也不嫌弃。”

    紫真又往前扑上去,柳时兮一脚踹上去,足足踢了好远:“妈的,三秒男也配?”

    “你他妈的给本道长闭嘴。”

    忽然被人戳了痛楚,紫真的脸色霎时间变的青黑。

    “把她给我绑起来,分兄弟们一杯羹。看看解愠喜欢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感觉。”

    紫真一脸狠绝,手一挥,几个黑衣人从墙后面跳了出来,身形体大。

    “我好怕怕哦。”

    柳时兮装模作样的抖了抖肩膀,却直接挥出手上的鞭子,朝那几个黑衣人挥去。

    “小郡主,你中了我的五道散,最好乖乖认命,我还可以力道轻些,不让解愠知道。”

    “呕,三秒男不配说话。”

    紫真被时兮气的浑身上下打斗:“好啊,给我上,臭女人,今天让你横着出门。”

    柳时兮嘴角轻轻的扯起一道冷笑,打着响指:“一、二。”

    在着阴冷的环境中,配上她唇角上残忍的笑容,紫真腿脚突然发软。

    “三。”柳时兮轻启红唇,吐出这一个字,响指恰巧结束,紫真和那几个黑衣人,全部倒在地上。

    “柳,柳时兮,你对我做了什么?”

    紫真瞳孔放大,眉头紧缩,一张老脸上充满了恐惧。

    “你觉得呢?”

    柳时兮唇角又是一勾,响指再起,哈吉而从栅栏外走了进来。

    紫真瞪起老眼:“哈吉而,你居然和北眀郡主合作,你简直是西夏的罪人,可汗要是知道,你的母妃和兄长,一定会被处以鞭形。,”

    “闭嘴。”

    哈吉而一鞭子下去,打的紫真皮开肉绽。

    “你和赤丹儿两个禽兽,以我母妃和兄长做威胁,骗我做那种恶心的事情。丹药一事,密谋那么久,北眀皇帝还不见出事,西夏的罪人究竟是谁?”

    紫真痛苦的嚎一嗓子,痛的缩起背脊骨,哆哆嗦嗦的说:“要是被赤丹儿知道了,他会把你打死。”

    “放心,他不会知道了。”哈吉而露出恐怖的笑容:“以后西夏使团,由我主宰。”

    哈吉而抽出一把匕首,慢慢的走向紫真,高手一挥,对准某个地方。

    紫真此刻就是一只待宰的虫,怕的嘴唇发白,随着哈吉而的动作,高呼:“不要。”

    “诶,这么杀了他,太便宜了。”

    柳时兮击下哈吉而的剑,救紫真一命,笑嘻嘻的走过去,却比阎王还要可怕。

    “柳时兮,别忘了我们的交易。”

    哈吉而声音一紧,想要再杀紫真,又被柳时兮拦下。

    “他死不死我无所谓,但是他给皇上奉献的三颗丹药必须给我。”

    哈吉而收起心中的杀意,匕首指着紫真:“拿出来。”

    “没,没带在身上。”紫真咽了咽口水,话刚说完,哈吉而又给了一鞭子。

    “别给我废话,拿出来。”

    若不是嫌恶心,她已经上手自己搜了。

    紫真尖叫一声,抖着手从袖子里拿出三个锦盒。

    柳时兮捏着两个食指,接了过来。

    “你要做什么?”

    看着柳时兮的动作,哈吉而不自觉的睁大眼睛。

    柳时兮唇角带笑:“下毒。”

    哈吉而万万没想到,柳时兮费尽功夫和她合作只是为了给丹药下毒毒死明仁帝。

    既然如此,她可以早点告诉她啊,她很乐意效劳。

    哈吉而还是有点不相信的问:“柳时兮,你可要想清楚,要是被发现,这是死罪。”

    “对啊,为了不让自己发现,我这不是嫁祸给紫真了嘛。”

    哈吉而的睫毛微微一颤,手轻轻抖动:“原来,你一直在找机会为广场王报仇,是我误会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