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 第267章,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公孙束:“你觉得她想见我吗?”

    衣沐华犹豫点头,公孙束淡漠道,“不,她不想见我,如果真的想见我,不会离开,更不会不来找我。”

    西候夫人说自己离开不是因为西候,衣沐华自然不敢以西候做借口,安慰公孙束。

    公孙束起身,“也许我娘走是因为我,其实我早该明白的,只是一直骗自己。”

    话语中透露深深的凄凉,衣沐华不忍他难过,“你很好,你娘没有嫌弃你。”

    公孙束自嘲笑了笑,转身而走,衣沐华叹息一声,她已经将西候夫人的消息告之,至于找还是不找,全由公孙束自己决定。

    次日,天还没亮,外面就传来喧闹声,衣沐华起身看,发现周位正要走,公孙束正劝阻他,“周将军,一切以国家为重,您走了胡江不好守。”

    “胡江有您有衣沐华,用不着我周位正,我走了,还不至于限制你们。”

    周位正对衣沐华有芥蒂,不愿与她共事,衣沐华知他心结难解,暗想与其他走,还不如自己走。

    衣沐华走出房,“还是我走吧。”

    公孙束和周位正愣住,公孙束说道,“你们都是守胡江的人,少了谁都不可。”

    周位正态度坚决,非走不可,“侯爷抬举了,我们周家军可以不杀衣沐华,但要与她共事,万万做不到。”

    周孝正从旁边走出,义愤填膺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自己的私仇,陈军破了胡江,大平国就灭亡了,私仇真的比国仇重要?”

    周位正半眯眼,“你是谁,这轮不到你说话。”

    周孝正:“周氏列祖列宗以守大平国为自豪,你这样做死在给周家丢脸,周氏列祖列宗知道,定要骂你们不分轻重。”

    周位正:“你谁啊,张口闭口周家的,你又不是我们周家人。”

    周孝正:“我是大平国人,对你这种只顾私仇的人,看不过眼怎么了?你们做事主次不分,还不许旁人说了?”

    周位正凝视他一阵,“你,你是谁?”

    周孝正沉默,周位正走到他旁边转了两圈,又看着衣沐华,忽然间明白过来,“你,你没死?”

    周孝正不语,周位正一拳锤在他肩上,“臭小子,你没死为何不回周家,为什么还护着这人,你知不知道,她杀了你弟弟。”

    毕竟是亲兄弟,周孝正易了容,周位正还认得他的身形。

    周孝正:“正是因为你们这样,我才不想回去,周氏不再是那个为国效力的家族了,而是一个谋权的利益派系,这样的家回去还有什么意思。”

    周位正:“住口,你居然敢说这些,你,你真是太不孝了。”

    周孝正:“如果你想我回去,就留下,我们一起赶走陈军。”

    周位正摆头,“不可能,爹说过,绝不与衣沐华共事,你爱回不回。”

    他摔袖而走,周家军一走,城中就只剩公孙束带来的两万人。

    胡江占据地势,可以防守,却无法反攻。

    眼下大陈国占据乌塔乌兰两座城池,要想赶走他们,必须借助周家军的之力,周位正一走,他们便无力反攻。

    周孝正还想再劝,公孙束说道,“罢了,让他们去吧。”

    周孝正眉头拧紧,“没有他们,我们怎么反击?”

    公孙束说道,“我写信给西候,请他调些兵来吧。”

    公孙束即可修书,向西候借兵五万。

    衣沐华腿脚不便,三餐均由人送到房中,这日周孝正端了饭菜来,衣沐华尝了两口,公孙束也给她送来饭菜。

    公孙束见衣沐华吃,也不退出去,将饭菜放下,“我没吃,就与你一道吃吧。”

    衣沐华愣了愣,转向周孝正,“你还没吃吧,要不你,”

    周孝正起身,“我去拿副碗筷,一起吃。”

    衣沐华来不及阻止,他人已经远去。

    这是她的房间,不是饭厅啊,两人都挤在这算什么回事啊。

    公孙束淡淡道:“他倒是跟得紧啊,家也不会,在乌塔陪你。”

    “不是陪我,他是想在外闯出一番作为。”

    “是么,其他地方不去,偏偏选乌塔。”

    衣沐华想再说,转念一想,两人又没什么关系,她干嘛解释。

    就算周孝正冲她去,干龙闵候什么事。

    “怎么,不打算解释了?”

    “侯爷,你我是朋友,朋友之间有条界限,若想友谊长久就别越界。”

    衣沐华是放不下公孙束,但不代表他可以对她的生活指手画脚,她也没必要事事报备。

    一会后周孝正回来,手里端着一碗满满的白米饭。

    三人围坐在小小的圆桌上,十分局促,衣沐华觉得没胃口,吃了几口后放筷子。

    公孙束和周孝正异口同声问, “菜不和胃口吗?”

    两人互视一眼,又齐声道,“想吃什么,我给你弄。”

    公孙束看周孝正,“你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吗?恐怕她不吃辣这点,你完全不知吧。”

    周孝正挑眉,“人的口味会变的,侯爷知道的口味已经是两年前的了。现在的她,可以吃辣。”

    公孙束顿住,看向衣沐华,衣沐华干笑两声,“我不饿,不必麻烦了。”

    “短短两年时间,你口味变化得挺大啊。”

    “入乡随俗嘛。”

    在狱营里,厨子曾偶尔会加辣椒,她不吃也得吃,是以口味变了。

    周孝正幽幽道:“没人会停留在过去,希望侯爷也别记挂以前了。”

    公孙束笑了笑,“我自认为没有你潇洒,陪了两年的人,说不要就不要。”

    周孝正面僵住,公孙束又道,“你是走得无牵无挂,可怜思若公主牵肠挂肚,终日以泪洗面。”

    “那是她的事,

    “今日对思若决绝,他日就会对别人决绝。”

    “至少我没有含糊其词,拖着她,留下妄念,决绝总比脚踏两船强。”

    听到这,衣沐华不得不开口了,“周孝正,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才没有让他踏。”

    周孝正得意看公孙束,“听到没有,没你踏足的地。”

    公孙束冷冷看他一眼,“也不会有你的。”

    眼见两人又要斗嘴,衣沐华说道,“你们吃完就赶紧走,别在我这停留了,传出去,妨碍我名声。”

    衣沐华出言送客,两人这才端碗筷走。

    等他们走后,窗边冒出一个头,颜喜笑嘻嘻道,“姐姐,二男争一女,是不是觉得很幸福?”

    衣沐华白她一眼,“走开。”

    颜喜不走,“说说啊,一个是用枪的高手,一个是侯爷,被他们追逐,定然,”

    话没说完,一只绣花鞋朝颜喜面门去,颜喜头一缩,鞋飞出窗外两丈,颜喜知衣沐华恼怒,连忙溜走。